收起左侧

《春秋》的“断烂朝报”价值可以抹煞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5 18:22: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作为“五经”之一的《春秋》,是孔子笔削过的“鲁史”,而王安石说《春秋》经文是“断烂朝报”,这就把“史书”与“朝报”联系起来了。

讲讲王安石所指斥的“断烂”。说它“断”,不无理由。

《春秋》经文,是被孔子“删削”过的,原文本是按年、月、日依次记事的,其时事是互相联属的,它被删被削之后,自然也就“断”了。所以《春秋》中有不少年、月下面是空文,全无记事。

但是,话说回来,《春秋》毕竟是一本“经书”,其价值远非“断烂”一词可以抹煞的,试以如下理由说明之。

第一,《春秋》经文,只是只言片语,这只能是《鲁春秋》的“标目”或“索引”,而不能也没有取代《鲁春秋》之内文。从先秦诸子的各家文章看,诸子与各国“行人”引述《春秋》所涉之史事者不少,他们并非仅据《春秋》经文之片言只语发论的,他们是读了原著的。左丘明之所以能写出《左传》来,把“经文”所涉史事交代得头头是道,就证明了原始史料的存在。

我们知道,在简牍时代,书册翻检很艰难,孔子读《易》,尚且“韦编三绝”;读“史”,更易脱简。有此一本“要目”在手,何等方便!孔子编辑这个“标目”,是一种创造性劳动,“子夏之徒不能赞一词”,原因在此。

第二,从新闻学的角度看,《春秋》经文既尊重客观事实,又表明编者的评判,其字斟句酌、分寸尺度、爱憎立场、是非判断,均精确到了后人难以企及的地步。孔夫子说的“笔法”“义理”,今天仍在用。

从新闻史的特定角度看,《春秋》《左传》中的这些“史实”,原本都是当年的“现场记录”,是“新闻”,而且还是及时向“国际”通报的当日“要闻”,后来才变成了史料。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新闻史”应该把眼光放宽些,放长远些,不要只看到唐人的“邸报”就止步。

就新闻从业精神而言,要当个“出现场的实录记者”,是要冒很大风险的。无畏和求实的精神,是该发扬光大的。它又岂止是史官与记者的责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