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古今运城] 蒲州古城遗址记录了一段文明的进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1 16:08: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蒲州古城是华夏文明的发祥地,三皇之一的“虞舜”出生于此,中华文明史上许多重大事件也发生于此。遗址位于山西省永济市黄河东岸,传说中的“舜都蒲坂”即指此地。现存的遗址由明代内城和唐代外城两部分组成。唐时最为繁盛,曾两建中都,它东与《西厢记》故事发生地普救寺相依,西与名扬天下的鹳雀楼相望,是长安的咽喉,为兵家必争之地,屡毁屡建。由于历代不断地修葺,今人才有幸能看到蒲州古城遗址的概貌。
蒲州古城遗址记录了一段文明的进程

遗址规模很大。据《蒲州府志》记载,蒲州古城高八丈、方圆一千六百步,是山西境内大型古城之一。由于黄河泥沙日复一日地堆积,城外的护城河、城内的道路和古建筑渐渐被泥沙覆盖,现仅剩古城墙、西城四门瓮城、鼓楼等遗址还露于地表。

蒲州,经历过多少风风雨雨,记录了多少人事变迁,遗留下多少耐人寻味的故事:隋末唐公李渊曾是蒲州的主人;安史之乱,名臣郭子仪利用蒲城,收复长安,平定叛乱。站在鼓楼,眺望四周,古城的轮廓依旧清晰可辨。对于古城、断墙、堡垒等古建筑,笔者有一种无法言语的特殊情怀,张望着具有历史厚重感和沧桑感的古城,怀古之情油然而生。墙体斑驳、苍凉、死寂,但当笔者抚摸着这缺损的完美时,内心涌动着澎湃的激情。遥想当年,金戈铁马,古城墙上冷箭嗖嗖,古城墙下士兵奔跑,战马呼啸,笔者仿佛看到了将士们血肉模糊身躯,听到了横尸城墙内外的孤魂的号叫……在古城墙的砖缝间,笔者欣喜地发现顽强而柔弱的小草在风中招手,它们是在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它们是在盼望古城旧貌换新颜?一时恍如隔世。

城外的蒲津渡,自古为天下黄河第一渡。黄河上最古老的铁索浮桥就在蒲津渡。这里出土的四尊大铁牛,被誉为“世界之最”,是盛唐繁华的实物见证。开元年间,唐玄宗下令铸造蒲津渡桥。这项巨大工程花费了大唐一年的财政收入,耗费的铁量占当时全年产铁量的五分之四。有意思的是,大铁牛旁伫立着身着大翻领衣服的贵妇。陪同参观的遗址管委会主任和有关学者告诉笔者:这衣服可以说是西装的雏形,始发于我国唐朝;四尊大铁牛刚出土时,通体油光发亮,仿佛打磨过一般。然而,出土面世后,很快就锈迹斑斑,面目全非。

听说唐贤颜真卿在蒲州当过太守,这让笔者想到曾经临写过的颜真卿的《祭侄稿》,在这部被称之为“天下第二行书”的《祭侄稿》中,颜真卿写到过蒲州。颜真卿追叙了常山太守颜杲卿父子一门在安禄山叛乱时,挺身而出,坚决抵抗,“父陷子死,巢倾卵覆”,取义成仁之事。季明为真卿堂侄,效忠王室,归葬时仅存头颅。颜真卿援笔作文之际,悲愤交加,情不自禁,一气呵成。此帖现藏台北故宫。想不到这次竟找到《祭侄稿》的诞生地。根据当时的礼制,府邸的方位大抵可考,笔者当即提议在府邸方位立碑纪念,为永济留下文化遗产,让天下文人雅士有凭吊之处。

时光流逝,再坚固的古城墙也终将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中。今天,我们张望古城墙,实质上是在张望一面历史的镜子,
一个文化的记忆,一段文明的进程,因为,没有文化背景和底蕴的发展,终究是轻飘和苍白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