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古今人物] 运城李家大院的女人岳氏、武氏、澹台氏(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9-27 12:0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彤华垂耀之岳氏

第十四代李敬伦(信)之妻岳氏在娘家未出嫁时,其贤其孝为人交口称赞。

到了十五岁,岳氏嫁与李敬伦(信)为继配,其言行温顺和婉,性情温恭谨慎。侍奉公婆,尊礼而行,每天早晚向老人家请安,端茶送水以承其欢心。她能体察人意,不等吩咐,事情已经做好。夫妻相敬如宾,从不违背丈夫的意思。她为人大方勤快,率领家人养成做事从不懈怠的家风。

岳氏之前的张夫人,生有一男一女,女孩有四岁多,男孩即道在,未满二周岁,岳氏抚养他们,就像自己亲生的一样。岳氏自己生一男孩即道荣。

缝制新衣,岳氏总是让道在先穿,家中有好吃的,岳氏不让道荣先吃。她就是这样,从不偏爱自己亲生的儿子。

有时婆母生病,岳氏必然侍奉汤药,到后来婆母病重卧床,以致婆母病危之时,岳氏又跪对北辰,以求佑安。直到婆母去世,岳氏多日汤水未进。

婆母去世后,岳氏忍痛设立灵帐以祭奠。悲痛之情好似以椎刺心,装殓得非常周详,丧礼应做的都做到,祭祀时清洗打扫样样周全,对祭拜的礼仪毫不敷衍,虽然婆母的音容与世相隔,但祭祀之礼非常诚心。所以不论在春天、秋天总是以新鲜的黍稷和美味祭献,以表其诚。家中男婚女嫁之事她都操尽了心,使丈夫很少有内顾之忧。岳氏的仁义之举,使家族亲戚都得到惠顾,其高明的理家谋略,其美好的品德,使村民非常敬仰。

民国八年(1919年),道在被推举为众议院议员。道在见岳氏年事已高,不想就任,而岳氏教诲他说:“读书所以济世,正宜补救时艰;拨乱首重安民,岂可休闲丧志。有弟道荣在家,你必速去,勿挂念我。”道在听从岳氏的吩咐,便去赴任。古人云:子位显而母贵。但岳氏深明大义,贵而不骄,虽然家中富裕,但仍然非常节俭,与往常一样依然保持着她那淡泊的风格和谦恭的美德。

在礼崩乐坏的年代,岳氏在一片荒芜中显得格外出类超群。岳氏去世后,徐世昌颁赐“彤华垂耀”匾额以赞扬逝者。

懿德千古之武氏

第十五代李道升之妻武金枝,虽为女辈,却能秉承李家遗风,尊老爱幼,和睦邻里,体恤贫困,施舍救济。逢年过节,她总要带领四个儿媳给长工们送去酒肉饭菜,毫无怠慢吝啬之意。凡左邻右舍,甚至外乡家境贫苦、饥寒交迫者,或家逢哀事无力葬埋者,只要上门求助,武氏必然全力相济。

武氏死后,阎景村的村民曾赠送“懿德千古”村匾一块,至今还是有口皆碑。

谦虚安详之澹台氏

第十五代李道行的继配澹台玉环是河津大户人家澹台倬次女。她为人谦虚安详,性情文静端庄,处世合规中矩,办事井井有条,对人慷慨宽厚,对李道行前妻(因产后偶感风寒,早卒)所生之女(馨华)视若己出。侍奉公婆,晨省昏定,皆能尊礼而行,深得公婆喜爱。澹台玉环嫁到李家三年未曾生子添丁,她感到犯了七出之条,而李家又有不准纳妾之家规,为使李家香火延续,让李道行另娶,便决然自写休书上递给公婆,声称“永不改嫁”。

尽管公婆和李道行坚决反对,但澹台玉环决心已下,并从李道行卧室搬出住在后院。后来,在公婆的劝说下,澹台玉环与公婆以女儿相认,并住在前院,抚育李道行前妻生的女儿小馨。她从不以主人自居,而是与佣人一样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正因为她的这份谦卑,使得她与李家上下的关系都处得十分融洽。

1907年李道行去英国格拉斯哥皇家实业专业学校,学习纺织技术,期间与英国女子麦克蒂伦相识,1911年两人结为伉俪,1914年李道行携麦克蒂伦回国。麦克蒂伦生有两男三女,1918年去世时,五个孩童最大的8岁,最小的不满周岁。澹台玉环不忍心这五个孩童失去慈母之爱,便向婆母讲明,愿担负抚养五个孩童的重担,以解婆母及兄长李道行之忧。


婆母听后,心头一颤,拉着澹台玉环的手哽咽着说:“好孩子,这些年你在李家受委屈了。今天你能这样做,我替李家谢谢你了……”李道行知道此事后,便领上五个孩童来到澹台玉环面前,双膝跪下说:“我道行今生有负于你,我一生除了天地君亲师,未曾跪过什么人。

今天,我和五个孩童要替九泉之下的麦克蒂伦给你磕个头。”说完就毕恭毕敬地磕了一个头,五个孩童也跪倒在地给澹台玉环磕头,并哭着喊澹台玉环“妈妈……”。从此,澹台玉环便开始尽心抚养五个孩子,为其缝织衣衫,做饭熬汤,精心照料。如有其身体不适,澹台玉环衣不解体,体贴入微。


有一次,澹台夫人正在给孩子们讲舜的继母“姚婆”的故事,正好小叔子道临走了过来,便笑着对澹台夫人说:“你就是姚婆,你还讲姚婆的事哩!”澹台夫人笑着回答:“我虽然是姚婆,但我从不做姚婆的事。”1926年,澹台玉环因劳累过度病故。

德风善霖之英籍麦氏

第十五代李道行的继配麦克蒂伦是一位英籍女子。1907年,李道行留学英国,住在格拉斯哥市码头一个旅馆。旅馆老板膝下有一女,名叫麦克蒂伦,年方十七。随着生活中的交往增多,李道行与麦克蒂伦两人互生爱慕之情。1911年,李道行书信征得父母同意,便与麦克蒂伦在英国结为伉俪。(麦氏生于1890年,卒于1918年,21岁与李道行结婚)

1914年,麦克蒂伦不远万里随李道行回到李家,给这座古老的大宅院带来了欢乐和生机。自从进了李家门,麦克蒂伦很快融入到这个大家庭的生活中。她入乡随俗,不留披肩发,不戴高毡帽,不穿连衣裙,整个衣着打扮及生活起居都依照李家媳妇的样子去做。


她虽然生于英国,但其天性温良,性情和顺,知书达理,敦厚淑贤。她不仅精通英文,而且还说得一口流利的汉语,并略通中国历史,弹得一手好钢琴,还会拉手风琴。她在婆婆王氏的帮助下,学会了缝织衣服和做中国饭菜,孩子们的衣服都是她亲自缝纫。

麦克蒂伦最拿手的是做西餐。每逢过年过节,她都让李道行及早准备好鸡、牛、羊肉等,摆好刀叉、勺子等西式餐具,亲自下厨做好丰盛的西餐,宴请家族孩子们到家里用餐。她慎思勤劳,做事从不悖理,从不懈怠。侍奉公婆尊礼而行,勤谨持重,和颜悦色,因此颇得二老喜爱。公公李敬修病重期间,她在床前细心照料,亲奉汤药,家里人无不称赞。

麦克蒂伦生有两男(大煐、大钵)三女(联英、联苏、联家),全部自己扶养。

麦克蒂伦教育子女特别严格,从不因小事姑息迁就。要求儿女对父母之命速行时省,事毕返命。

麦克蒂伦规定,所有子女在太阳落山前,必须回归家门,如果天黑前还不到家,门就上锁了,任凭怎么喊叫也不开门。一次,儿子大煐(英文名“三得儿”)、大钵(英文名“半得儿”)从私塾院逃学回家,她知道后,极为生气,便让大煐、大钵跪在院内的三省台上,以祖宗家法教训之后,又取消了两人两个月的零花钱。

还有一次,大煐、大钵不吃麦氏制作的面包,而是背着麦氏去“敬信义”商铺买点心吃。麦氏知道后,便让大煐、大钵面对祖宗牌位跪地一个时辰,最后通过让两人打扫院内的垃圾来赎回自己的过错。


麦氏告诫孩子说,在任何时候都不该肆意花钱,要小心处理自己所拥有的一切。要学会运用财富造福其他人。她反对子女早婚,并以此为戒,如有登门求婚者,她必婉言谢绝。麦氏认为,商议儿女婚姻大事,应该首先考察女婿与儿媳的品性操行,以及对方治家的礼法,不要只是一味贪图对方的富贵。

由于麦克蒂伦信奉耶稣,李道行专门在院落南边的“一心”窑洞内设立了耶稣神像,平日里麦克蒂伦定时到窑洞里向耶稣祷告。

李道行前妻之女馨华(奶名小馨),在麦克蒂伦初来时,对她充满敌意,不愿与她接近,麦克蒂伦不以为忤,待馨华反而恩谊备至,衣食住行无不细心照料。(
张刚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