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古今运城] 血战运城纪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9-20 12: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李逸民
血战运城纪实

张小奎说:“这就对了。”

何保、赵光亮、高满囤嘿嘿笑了。

总攻前的运城前线,除了指战员们紧张忙碌做准备,还有一支不带枪的队伍也在忙于准备。他们就是从各县来的“支前”抬担架大队。

天刚黑,我军向北城墙打炮。

覃春芳紧张了!白天我军阵地平静,他认定是反常现象,如今一听炮声,他想自己没猜错,今晚将有一场鏖战!

他拿起电话要雷文清,雷文清正在北城门洞召集各营长开会,电话铃响,拿起一听是覃春芳。

雷文清满脸笑容:“哦,覃司令,我是雷文清。”他手握电话,“嗯,嗯”听了一会儿,回答覃春芳:“你问共军刚才打炮。老一套,又像昨天晚上那样,佯攻。现在炮又停了,不见他们行动,又没事儿了。我们正在开会布置,是的,不管共军佯攻不佯攻,一定加强防范!城墙上部署也作了调整,各连的防区都增加了预备队,万一共军爬上城,预备队从侧面堵击!绝没问题,请覃司令放心!什么?钟师座已经联系上了,援军明天可到。”

“好呀,我说过钟师座不会不关心运城……”

覃春芳听到这里,“轰隆”一声巨响,像打雷,又像地震,脚下一晃动,很快过去了。

电话立即中断,听不见雷文清声音。

覃春芳“喂喂”呼叫两声,不见对方回应,以为电话出故障,正要放下,雷文清声音又响了:“覃司令!覃司令!”

覃春芳应声问道:“刚才怎么回事儿?”

雷文清颤声回答:“情况不好,共军轰开城墙!”

“什么?重炮轰的?”

“不,炸药!”

“什么位置?”

“北门东边。”

“赶快堵住!”

“是。”

雷文清扔下电话,急令各营长带领预备队坚决堵住爆破口。

雷文清认为天黑以后我军向北城墙打炮是佯攻,没有说错。

这次佯攻是遵照“前指”预定计划实施的,我军以佯攻给敌人造成假象,集中多门火炮,齐轰北城墙东段。北城墙东段下部,有我潜入城壕挖的洞,准备从这里爆破。而敌人认为我们打炮是佯攻,竟放弃火力还击。

在炮轰中,我军组织小分队传送炸药,为了快,排成单列长蛇队形。流水式向洞里填装,很快完成三千公斤装药任务。一声令下,开始起爆!震耳欲聋的响声中,一刹那北城墙东段轰开二十多米的缺口。

至此,雷文清才猛醒过来:刚才打炮并非佯攻,是掩护填装炸药,为起爆扫清道路。猛醒已晚,大错铸成,悔之不及!雷文清只有孤注一掷,倾其老本,拼命堵爆破口。

覃春芳得知北城墙被轰开口子,急出浑身冷汗。一面命令作战副官调三六九团预备队急往北城墙增援!同时亲自给安执中打电话,要求安执中带领预备队从西北城角往东打,协助雷文清堵住爆破口。接着给谢克俭打电话,让邵斌带领他的晋南新编自卫队、宪兵警察以及各县的保警队,全部急往北城墙爆破口增援。

我军早有准备,爆破成功后,不等飞起的尘土砖块落地,潜伏最前沿的二十三旅各突击队,如同离弦之箭,以最快速度飞扑轰开的爆破口。

紧随其后是陈永春的尖刀连。

紧跟尖刀连是李勇的先锋营。

紧跟先锋营是高峰率领全团。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相关帖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