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赵红耀:门前有棵银杏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27 11:40: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门前有棵银杏树

作者:赵红耀

若不是一粒杏黄色的果实砰然落下,这一株孤寂的翠绿仍不会引起我的注意。夕阳下,一抹金晕氤氲着它秀颀的身姿,树叶的边缘浸染了隐约的铜色;微风轻柔,撩逗着它婀娜的裙裾,万褶飞扬,自带绮丽。五十余年的伫立,它从青涩到碧颜,今非昔比,却依然优雅文静,富有朝气。

据说,大院建设之前,这株银杏就守在这里。当初,在大门的左右各栽植了两株;如今,它是幸存的唯一。它默默地见证了大院的历史变迁,见证了物是人非的沧桑变幻。

银杏树紧邻着门房,像是门卫忠实的跟班。二十多年前,它还很孱弱,一阵微风的偷袭便让它惊恐得浑身哆嗦。那时,远处有炊烟缭绕,周围有牛欢马叫,黄狗紧依门蹲坐,门卫悠闲摇着蒲扇,花茶伴着纸烟的火星,门外小河荡来清脆的蛙声——无需编织,已经是很美的童话。


今天,月色依旧,蛙声依然,门卫换成了小伙儿,银杏树不再单薄,婀娜婆娑的枝叶,缀满了许多银果——无需画画,已经是很美的图画。

我那时傻傻地问:“银杏咋不结果?”

看门的老常说:“没有40年,它结不了果。”

“哦,那它能活多少年?”

“多少年?听说过有活了上千年的。”

惊叹!数千年的历史,在人类这里已是浩如烟海,在银杏那边却是寥寥数篇。

院里的树种众多,这株银杏是最孤单的那一棵。它的枝节短小、翠叶密稠,以致鸟窝都无法筑就。不过也好,避免了顽童上树寻蛋,惹得它伤筋断骨。


别的树都茁壮蓬勃,枝条肆意地竞争着,向长空敞开胸怀,向大地献出绿荫,引来乘凉的人群,留下诸多感慨和笑声。唯有这株银杏,独自忍受着孤寂,谦卑地紧缩着身躯,阳光下的投影只有局促的一小圈,连看门狗都不屑于挪进树荫里。

有一次狂风过后,桐树、杨树、苦楝树饱受摧残,残枝满地。我以为银杏树也在所难免,谁料只有它依然挺拔、平安无事。那天,我特意量过银杏树浑圆的躯干,竟然有五拃,粗细接近一米。

银杏树最得意的杰作在秋季。一月前还是青翠欲滴,经由几阵秋风的抚摸、几场秋雨的滋润,层绿渐褪、鹅黄渐沁,灿然的金黄突兀在眼前。这黄,是那么纯粹、那么醉心。


在万木萧条、百花破败的时候,这璀璨的金,赋予了秋以最高的荣誉、最美的气质。但,即便再惹眼,它也无法抵住寒霜的骚扰,无法不响应自然的警示。风无情地嘶吼着,卷起片片金箔,虬劲的枝条强忍着辛酸,空中徒留下无奈的叹息。

看门的老常终于没等到银杏挂果,他退休的时候,望着朝夕相伴的银杏树,满眼的眷恋。他是无儿无女的鳏夫,这里的一草一木都附带着他的全部感情。


我问,你咋这么偏爱它。他说,银杏树就是“您幸福”的意思呀!原来,把美好寄托给爱物,于心灵是一种安慰,于人生是一种愿望。人,算是自然界的奇迹,但终究一生数十年,不及银杏树的十分之一,人类的期冀和聪明,总是在造物主面前惭愧得失意连连、忧伤凄凄。

银杏树因为长得慢,造化便赐予它沉稳踏实的品质。它算是一种寿星树,有“公种而孙得食”的说法,赢得了公孙树的美名,也因为它俊美挺拔、极具观赏价值,才和牡丹、兰花同享“园林三宝”的殊荣。


好的物景,总能启发深邃的想象,自然免不了文人墨客的礼赞。大诗词家苏东坡用“一树擎天,圈圈点点文章”来赞美它,女词人李清照用“风韵雍容未甚都,尊前甘桔可为奴”来评价它,大才子郭沫若表态“梧桐虽有你的端直而没有你的坚牢;白杨虽有你的葱茏而没有你的庄重”。可见,荣誉不是争的,想得到他人自发的赞美,必须得有充足的资本。

银杏的果实称作白果,自古以来就有极高的食用和药用价值。无论做菜还是做汤,它珠圆玉润、黄澄澄亮晶晶的样子很能催开人的食欲,难怪有“灵眼”和“佛指柑”的别称。


李时珍认为银杏有“入肺经,益脾气,定咳喘,缩小便”的功效。在清代的考场规定考生不能中途如厕,凡应试秀才、举人和进士的学子都怀揣着它,“闻而食之,以截其便”。

一株银杏,因自身上乘的品性和丰厚的底蕴,顿时与国学文化、中医药文化和美食文化有了脱不清的干系。

十多年前,这株银杏树终不负光阴重托,开始孕果。今年挂果尤其多,绿丛中嵌着点点杏黄,像羞涩又顽皮的小精灵。不时有小精灵把持不住大地的诱惑,借着微风的依托,悄然直下,“砰”的一声,引得眼尖的人们争相寻觅,地上便散落了惊喜的欢呼。

老常数年前已离世,想到他一生漂泊,不知弥留之际,是否还牵挂着这树银杏——他曾经的期待、曾经的相依。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