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任良杰:那年热天逮蚂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27 10:19: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那年热天逮蚂

作者:任良杰

我小时候特别调皮捣蛋,上树掏鸟窝,下河摸鱼虾,小伙伴们送我外号“草上飞”。记忆中最深的,还是那次逮蚂蚱。从认识蚂蚱到逮住蚂蚱,又到放生野外,给我的童年生活增添了无穷乐趣,也让我悟出了一些学识和道理。

那是大热天的一个午后,我提镰拎筐去地里给羊割草。正当我低头弯腰割得起劲儿的时候,忽然前边齐膝深的草丛中传来一阵“唧唧吱、唧唧吱”的鸣叫声。

我十分好奇,循声张望,这是啥动物大白天在叫呢?还叫得那么悦耳动听?于是,我蹑手蹑脚往前移动,不知是不是惊动了它,叫声立刻停止。我只好圪蹴下来,耐心观察。


没过一会儿功夫,它又扯开了嗓子。这次我伸长脖子,集中目光,终于看清是一只飞虫振翅鸣叫。我瞅准机会,猛扑过去,不费吹灰之力逮住了它。真是一举两得,我一手拎着满满的草筐,回家能给父母“交差”;一手紧紧抓着飞虫,又有意外收获。

当晚,我看着“战利品”,情不自禁地告诉父亲逮住了一只会叫的飞虫。父亲扫了一眼说:“这叫蚂蚱,皮肤有的呈翠绿色,有的呈黄褐色,跳来飞去,生性好斗,角须灵敏,后肢如钳,是捕猎高手,专吃小飞蛾等虫子,也啃食庄稼叶子和茎芽。”听完他的介绍,我才想到,怪不得刚才在路上它挠得我手心胀疼。


这个新鲜的小动物,令我产生一连串的遐想:蚂蚱的叫声颇有名堂,它拖着长长的音调,发出高高的频率,表达着不同的意思,是不是在警告别的同性?这是我的地盘,你别侵入,快点滚开;又是不是在吸引异性?我在这儿,你快来吧,让我们拥抱爱情;也可能是蚂蚱群英聚会、摩拳擦掌,正在开大型精彩演唱会呢。

说来凑巧,家里正好有个用竹条编制的精巧小笼子。我把蚂蚱放在里面,之后用一根细铁丝将笼子悬挂在墙钉上。起初两三天没听过蚂蚱鸣叫,它仿佛用厌恶的态度来对付它的主人,用绝望的眼神来抗议它的主人。它不吃不喝,蜷缩在笼里一角,无精打采,奄奄一息。

我担心它饿死,就找来一些树叶和禾鼠草之类的塞进笼子,甚至用小勺喂它喝水,然而这些都是徒劳的。幸亏我的焦急被母亲发现,她劝我说:“养不活的,放了它吧,外边田野里才是它的家。”我一向习惯听母亲的话,就毫不犹豫地把它放生了。

多年以后,时常回想逮蚂蚱往事,我悟出一个道理:不管何种动物,只要离开赖以生存的故土,以被“囚禁”的方式去适应新环境,是不符合自然规律的。


就像老虎养在圈中,它的野性随着时间流逝就会消失殆尽。没有野性的老虎不是一只真正的老虎,只有把它放归山野丛林,上蹿下跳,威风凛凛,才无愧“百兽之王”。

鸟在笼中,恨关羽不能张飞;人活世上,要八戒更需悟空。从这副绝妙对联中是不是也有所启迪呢?爱护动物,从我做起。生态平衡,和谐共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