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薛丹枫:愿你归来仍是少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25 11:39: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愿你归来仍是少年

作者:薛丹枫

不知何时流行起了这么一句话:“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它如同季风过境般横扫了网络的每一个角落,也不难想象毕业的留言簿上它的身影会是怎样泛滥。

是啊,少年。

谁不想长久地做一个少年呢?没有维持生计的苦恼,不用捏出逢迎的假笑,躺在草坪上做着未来的梦,心飞得比天还要高。不顺眼的人就横眉冷对,不顺心的事就勃然大怒,抑或泣涕涟涟。


今朝鲜衣怒马,一日看尽长安花,管他明朝一切的好坏真假。所谓少年意气,就是要遨游四海,广交八方朋友,仗剑天涯走一遭的。带着无穷的精神气,携着锐意进取的欲望,他们仰天大笑出门去,在百舸争流的大潮中展现出年轻人特有的澎湃激昂。

不屑于阴毒狡诈的钩心斗角,也没有冰冷残酷的丛林法则,他们沐浴在阳光下放声大笑,或在滂沱大雨中骑着马绝尘而去。路人们都议论纷纷,按捺不住的是艳羡的眼神。他们窃窃私语着,看啊,这就是年轻人。

是啊,少年。

这总是个让人看到就心潮澎湃的字眼。年轻不是一种资本,但完完全全是种出于本能的骄傲,明亮得晃人眼球。因为年轻,所以无所畏惧;因为年轻,所以无拘无束。青春蓬勃的朝气,充溢着一张张尚未褪去稚气的脸庞。他们的目光明亮而澄澈,穿云箭一般坚定的指向远方。


他们披荆斩棘,也曾被风霜洗礼,但他们始终坚信未来能够成功。哪怕碰上失败——不,年轻人的字典里绝无失败,那只是以后无数次成功的一颗小小的垫脚石。敌人被他们踩在脚下,望着他们绝尘而去的背影哀叹:唉,那就是少年人。

少年,少年。面对这两个字我长久的驻足,问自己:何以少年?

大部分人还来不及走出半生,就早已改了少年模样。有多少少年打点好行李,鲜衣怒马离开故土闯荡江湖,还尚未拼出一番事业,财产便被山贼强盗洗劫一空,漂泊半生后回到故乡,可谁也找不到当年那个骄傲少年的一星半点痕迹。


又有多少少女逃避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与心上人天涯海角走一遭,可当认清了心上人“士也罔极,二三其德”的真正面目后,后悔早已来不及,只好在郁悒不欢中度过一生。

更多的少年,他们没经历过歹徒的洗礼,也没经历过心上人的背叛,在“走出半生”的路上经历了不尽相同的坎坷与波折,最终还是磨平了棱角,丢掉了少年的意气风发,锋芒毕露,变得沉郁而安定。用老祖宗的话来形容就是和光同尘。

然而这又何尝不是一种智慧呢?在社会的染缸中,没有“走出半生,仍是少年”这个选项。当初那些走进迷宫的少年被撞得头破血流、鼻青脸肿,面前只有两条路——要么一了百了,要么试着去蜕变。在摸索的过程中,他们不尖锐地表示“我不喜欢”“你不对”,不再竖起锋利的荆棘来守卫“我的领地”和“我的权利”,不再为把对方变得张口结舌而沾沾自喜,他们变得含蓄、内敛、深沉,甚至不介意一时的退让和隐忍。


剩下的年轻人,依旧在对墙发起一次又一次的冲撞。因为年轻,他们相信墙是敌不过他们的。他们脸上蔓延着辛辣的讥笑、嘲讽的神情,像是在说“懦夫”,而那些蜕变了的年轻人只是微微笑着,不予肯定也不予否认。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的是,那份执拗的坚持并非被岁月夺去,而是被自己深深藏进了心底。

一颗光洁的明珠,若整日将它高高举起,向使人夸耀,定会使它蒙上灰尘,光芒受损;不如将它藏在只有自己知道的那一隅,在风雨交加、电闪雷鸣的夜晚,他仍为你散发着柔和的光亮,成为你心灵的避风港,为你指明前行的方向。

所以,面对“走出半生,仍是少年”,我默默地质疑:何以少年?但如果你衣锦还乡,驾着汗血宝马还注意遵守交规;路上钱财被蟊贼盗走,只是略微惋惜的慨叹一声便接着赶路;走进乡里遇到乡亲,操着许久不用的方言语气温和地打个招呼;在我的窗前驻足,将两枝路上折的梅花递给我时,我便看进你的眼睛。走出半生,你不缺的是眼角的皱纹和眉间的霜雪,但当我看到它们映衬着的那一双平静如水而又不乏清澈的眸子时,我便明白,你就是当年那个少年。

于是我也莞尔一笑,朗声答道:“这不是东街那头的张大狗吗?哎哟,走了这么久,总算是回来了!”

这,大概就是对“何以少年”这个问题,最好的答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