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吆 喝——薛丹枫散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1 11:19: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吆 喝

薛丹枫

小时候住的地方总有许多吆喝声。

那时固定的摊点不多,多的是骑着三轮车走街串巷的小贩。他们骑着车进入每一个小区,然后再嘹亮地吆喝几声,吸引人来买。买家无疑是很高兴的,基本不必远行就把买东西的事解决了。

而吆喝就显得分外重要:流动的小贩没有招牌,它就是小贩的招牌。吆喝声一出,大家就知道是谁来了,于是拿碗的拿碗,提篮子的提篮子,都齐齐整整的。因而它是不可小觑的:吆喝声儿小了人听不见,太大了又怕招人烦;吆喝快了要讨正挑着的买家嫌,慢了又怕听见却还没来的人转头就忘。心细的小贩还会用些技巧,加点音韵,拖些长腔,听的人舒舒服服好不痛快,不由自主就迈出门来了。

卖菜大爷的吆喝声我印象最深。我们小区每天来卖菜的有两位:中午是一位大娘,下午是位大爷。大爷个子不高,手上脸上满是沟壑,声音哑哑的,但他是小贩中罕有会用扩音器的,因而他不需一直吆喝,只要录一遍就行。但这一遍也不是说随随便便的,他要把每种菜名都吆喝进去,每句都是规规整整的七个字,且最后都用“菜”字结尾,所以听起来不像是吆喝,而像是在念诗。


大体上是这样的:“麻椒岩须(芫荽)小油菜,黄瓜海柿(西红柿)洋白菜,西葫芦土豆韭菜莲菜……”最后一句不是七个字,他就念得快些,把“葫芦”俩字连在一起,听起来还是一样和谐。而且更奇妙的是,他的吆喝还会更新迭代:我所记得的这版已是第二版了,他前头还有一版,比这版还要齐整,全是七个字的,共有四句,听起来简直像是七言绝句!

还有一位卖甑糕的大爷,一周来我们这儿一次。每次我一听见他来了,就赶紧向爷爷奶奶要上五角或一块钱,拿上一只碗冲了出去。他的手总是哆哆嗦嗦的,但每次舀来的甑糕分量都特别足,两三顿才吃得完。他的吆喝是拖了长调的,每个字出来得不紧不慢,但是胜在音量大、很清楚。我一听到“卖——甑糕——”就循声跑去,可跑了一会儿,还没找到时声停了,这时我会耐心地拿着碗站定,等着他下一声响起。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有特色的吆喝。收破烂的人每周日清早来,雷打不动,“收——破——烂——”的声音比我的闹铃还准;卖韭花的人不只喊一句“卖——韭花——”,还总要补一句“新鲜——韭花”……

如今,我总会想起这些吆喝声,然后会心一笑,就像想起了多年的老朋友一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