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姬朝欣:婷爷爷在夏天离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12 10:05: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婷爷爷在夏天离去

□姬朝欣

去广州出差的那几天,正值夏天,一连几天下着淅淅沥沥的雨,阴冷无比。在启程回家时,接到电话,说婷爷爷病危,“什么?”我浑身一抖,一股寒意涌上心头。

婷是我家姑娘,在东北一所大学读书。婷不止一次说,这世上最疼爱她的,莫过于她的爷爷了。

婷的爷爷是一个温和、宽容、善良的老头。婷小的时候,他总带着婷在院子里喂小猫、小狗,舞弄花花草草,手里簸箕和笤帚不停地扫着。和孩子们在一起,他的眼里透着暖暖的光芒。晚年的他喜欢炫耀自己的孙儿和孙女,说着孙辈们在学校的各种优秀表现。

婷上大学后,每晚下自习都会接到爷爷的电话,“今天上的什么课,你那儿天气怎么样?喝水了吗?”……从小到大,婷爷爷总是极力地呵护着、甚至袒护着婷,婷和爷爷之间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年纪小小的婷把积攒的零花钱给爷爷买药,给奶奶买衣服,是爷爷奶奶的贴身“小棉袄”,让我这个做母亲的也常常为之“嫉妒”。

退休以后,婷爷爷固守着自己的家园,宠爱着每一位儿女。一家之长的他,坚强、慈爱、包容,给了大家庭每个成员博爱的力量!

住院的那些日子,是我们和老人最亲近的时光。病房人少时,他给我们讲起辛勤坎坷的人生:年轻时在绛县山里教书,每晚要步行几十里山路,一个人住在大山,遇到狼嚎就挥几下发声的“火腰子”……又讲在粮食局的那些事儿,说等他病好后,要继续编辑他的文章集《甜蜜的岁月》。


他说他人生中遇到许多好人,一遍一遍地讲他们的故事。他想让我们永远记住那些帮助过他的人,让我们懂得感恩。每当这个时候,我总能看到他眼中闪烁的亮点。

从广州回来,我就直奔医院,看着骨瘦如柴的婷爷爷,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病房里监护机的滴滴声一下一下刺着每个人的心。婷爷爷痛苦地直抓胸口,我们坐在床边轮流给他按摩手、胳膊、胸口。望着气息奄奄的婷爷爷,我们忍住眼泪为他按摩,鼓励他要坚持住、要挺住!

婷爷爷丢下号啕大哭的我们,走了,丢下爱他和他爱的婷撒手人寰。病魔无情地夺走了他的生命,门前的花圈挽联,诉说着他不平凡的一生,也倾诉着我们全家无尽的悲痛。婷瞬间变得沉默,变得懂事,变得温顺不任性。我想,婷爷爷一定会在天上看着婷,依然是从前那样关爱、那样慈祥。

进了家门,再也听不到他问我们吃饭了么;再也听不到他叮嘱我们工作认真一点,不要出问题;再也听不到他唠唠叨叨地让儿子少喝酒……空气里似乎还弥漫着他那熟悉的气息,柜子里还摆放着他的一堆奖章和证书。但是,婷爷爷已经离开这个家,离开了我们……

愿婷爷爷在天堂里快乐幸福,您的婷会长大成熟,会感恩生活,懂得回报社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