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姬朝欣:儿时的年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8 11:31: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儿时的年味

□姬朝欣

2019年,新年已将近,年味已飘香。

年味是什么?年味是家乡人准备过年时忙碌的身影和欢喜的笑脸,是家乡腊月闹市的喧嚣和繁荣;年味是家乡麻花的喷香,是家乡苹果的果香;年味是飞云楼前的热闹场景,红灯笼、红春联和那吉祥的年货。

腊月的阳光照在脸上,愉悦了我的思绪,撩拨了心境,不由得勾起我对那美好年味的回忆。

记忆中,儿时的年,总是暖暖的。小时候,虽然物质匮乏,但香甜美味吉祥的年货,却充满了浓浓的欢心和喜悦!

儿时的年味,是门前那棵老树上的柿子做成的柿饼。

在农业强县的大好形势下,在万荣独特的自然环境中,家乡的柿子出落得果肉橙红、汁多肉软、甜蜜入心。霜降过后,历经严寒的柿子愈发甘甜,营养也极为丰富,当是做柿饼最好的原料。新鲜柿子晒成柿饼时,果肉所含的葡萄糖和果糖会渗透到表皮,形成的葡萄糖结晶,才是柿饼的精华,再装入瓷缸里,上面盖好柿子皮,放在阴冷处,等着出霜。


经过48天等待,自然凝结的糖霜洁白得像初冬的雪,非常漂亮,甘甜透彻。所有环节都无添加剂,吃到的每一口都是原味。胖乎乎、软糯糯,咬上一口,韧韧的口感,水汪汪的糖心甜美到了极致。做好的柿饼一般不让吃,等到过年,小孩偷偷咬上一口,会甜过那个初春,将那年味沾在嘴唇上。
儿时的年味,是挂在房梁上的篮子里的麻花。

家乡习俗,过年家家户户都炸麻花、炸油饼、炸红薯油角、炸豆腐片等,各个家庭都不同,但油炸麻花几乎是每一家都要做的事情,因为春节招待亲戚朋友主要食品就有麻花。

记忆里,炸麻花是一个重大、神圣、喜悦的事情。数量的多少标志着生活的富有程度。手巧的女人在这几天备受欢迎,挨家挨户帮着和面、搓麻花。炸麻花前先要选取上等的白面,盐、花椒叶、面、鸡蛋、底油的比例要合适,还要醒好面,这麻花炸出来才会酥脆,吃着就非常香。炸麻花时,有烧火的、取柴火的、搓麻花的、在油锅旁下麻花的、从油锅里捞麻花的。


麻花是否熟了,捞麻花的尺度得掌握好。咬一口麻花,咸香美味,齿颊留香,关键是多吃还不上火。炸好的麻花放篮子里吊在房梁上,从这一天起,满屋子总是有诱人的香味,那真是一种享受,一种诱惑,一种对年的急切期盼啊!

儿时的年味,还是一双期盼了很久的虎头鞋。

一生当中穿过的鞋无数,印象最深的还是小时候过年姥姥做的虎头鞋。虎头鞋上,一个威风凛凛的老虎头,有耳朵、鼻子、眼睛、嘴巴和胡子,额头上还有一个“王”字,形象逼真可爱。姥姥说孩子穿这种鞋不仅为了实用好看,更主要的是它还是孩子的护身符。老虎是百兽之王,能驱邪避灾,孩子将来眼明、耳灵,它更能为宝宝守护平安。


虎头鞋宽敞的内部空间和宽阔的鞋底,既有利于幼儿脚丫的生长发育,又可以防寒保暖;既能满足孩子脚丫的安全防护,又能使鞋子大面积接触地面,帮助孩子脚踏实地、稳步行走。如今姥姥不在了,我也很少看见那虎头鞋,只有将它尘封于记忆之中……

儿时的年味和记忆都渐已模糊,但那根麻花,那口柿饼,那双虎头鞋会一直萦绕在心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