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散文] 家乡的“火烧子”_安新明

[复制链接]
avatar 发表于 2023-4-15 10:17: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去年冬天,住在运城市区的一个要好朋友发来微信,说想吃我们稷山的“火烧子”,问我看能不能寄过去。我当即回复:“甭管了。”随即,我联系了翟店镇翟西饼子部,准备了20个饼子,并联系去运城市区的司机师傅捎了过去。下午,朋友高兴地发来信息:“饼子收到了,还热着哩,谢谢。”

稷山饼子,传承百年,稷山人叫“火烧子”,尤以翟店街里味真地道。小时候,去翟店逛老街时,空气里总是弥漫着打火烧的香味,令人垂涎欲滴,不管饿不饿,都要买一个尝尝。稷山县城南门口,外地客人川流不息,一下客车,都会好奇地说:稷山县城的空气味道不一样,真香。

20世纪60年代,我过生日,都是父亲掏两毛钱,用两个饼子的面,给我打一个8寸大的馉圈。捧着热乎乎、香喷喷的馉圈,享受着过生日的快乐,饼子就这样深深烙进我的心里。

我上中学时,班里大部分同学家里没给多余的零花钱,想买饼子吃,很困难。有时,他们会从家里带来馒头,每月放礼拜,以及寒暑假,节余了不少面,就到学校事务长那领了粮票,再用粮票到饼子摊兑换饼子吃。

这些年,大孩子、二孩子均在外地工作,时不时我会给他们寄些稷山饼子,尽管如此,有时他们还会打电话说想吃饼子。他们知道稷山饼子,放三天五天不会坏的。快递饼子,一是麻烦,二是费用太贵。大孩子在上海工作,一个饼子连买带快递到上海,价格相当于翻了几倍,但孩子还是好这一口家乡的味道。

这些年,我断断续续住在上海招呼孙子孙女上学,发现那里的饼类食品也是花样繁多,葱油饼、夹心饼、半边烧、酥饼、烙饼……但我还是会怀念稷山饼子的香、酥、脆。那是刻在骨子里的味道,也是刻在味蕾中亘古不变的乡情。
198717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wechat_login1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