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

开启左侧

[随笔] 矿山人当年过春节_王忠明

[复制链接]
avatar 发表于 2023-1-17 20:09: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是“六零后”,生长在垣曲历山脚下,父母是中条山有色金属集团公司胡家峪铜矿的普通工人、家属。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青葱少年时期过春节的时光仍记忆犹新。每年进入腊月,特别是过了腊月二十三“小年”,家中由我去购买猪肉、豆腐、粉条、胡萝卜、盐、酱油、醋等普通商品,而烟、酒、鞭炮、糖果等“主货”,肯定是需要“户主”亲自购买的。

记得每年春节,父亲都会买上三挂300响~500响的大鞭炮,看心情买上1包到几包100响的小挂鞭,买上10多个“二踢脚”。礼花炮比较贵,家里极少会买的。

除夕这天,母亲既要赶做新衣服收尾,又得忙着做年夜饭,包饺子、炒热菜。这天我的主要任务是到距离家200米左右的矿里机关食堂买夜宵,一般我都是要在售卖窗口前排队等待,开卖后买上一份炸带鱼、一份凉拌莲菜、油炸花生米、猪头肉。矿里每年这天晚上都要在机关办公楼对面、板涧河南岸俱乐部举行焰火晚会,矿领导要用手提喇叭,给在场的职工家属说几句吉祥的话。

看完焰火回到家,母亲就把白菜或者芹菜、白萝卜加猪肉馅的饺子包好煮出来,家常热菜也炒好,加上我买的夜宵,都摆在了桌子上。

父亲是抗日战争参加刘邓大军战斗在太行山时的基干民兵,虽然没上过一天学堂,却在给八路军运送**、抢救伤员空闲时学了一点扫盲文化,讲究各种规矩,是一个“仪式感”很强的人。

面对一年中十分难得的,餐桌上有几样带荤的“硬菜”,我和姐妹们早已馋得直吞口水,肚子也不争气地咕咕叫着。

父亲这时往往不苟言笑,十分庄重、虔诚地命令全家人站直身子,他起头,高唱经典歌曲。吃饭中间,父亲还不让大家吧嗒嘴、说话,不让在盘子中乱夹菜,只能夹自己跟前的。吃完年夜饭,父亲拿出一大挂鞭炮,拆开包装,到自家平房院门口点燃,再拿出几个二踢脚放完。总是要我央求好一会儿,父亲才会给一小挂鞭,要求我必须拆开零放。第二天早上,我一听到左右邻居燃放鞭炮,就跑出家门,到响炮的地方捡拾未燃响的,二次利用。

早早起床的父亲,会再拿出一大挂鞭到家门口亲自燃放后,让母亲在屋里煮前一天晚上就包好的饺子,把昨晚剩的菜再端上桌。

早餐完毕,父亲将糖果、瓜子、水果都摆在桌上,准备接待前来拜年的邻居、同事。一般大年初一这天,矿里机关、各辅助单位留下值班人员,大部分职工都放假了。矿里要组织团拜、大观园、踩高跷、划旱船、锣鼓表演等娱乐活动。那些文艺骨干分子在这天尽情表演,给矿山带来许多欢声笑语。

矿山人过春节既欢乐又短暂,“破五”的鞭炮,似乎便是他们新一年征程的发令枪。
189213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wechat_login1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社区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