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1966年,南张户村三百个社员牛肉中毒后

[复制链接]
avatar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66年7月22日,农历六月初五,正值晋南“三夏”大忙时节。就在这当口儿,万荣南张户村第一生产队一头外号叫“老虎”的大犍牛死了。这头大犍牛是头好牛,体形高大,力大无穷,却有怪脾气,高兴时非常温驯,可一旦耍起牛脾气,谁也拢挂不住。

那天复播秋田时“老虎”拉耙,一整晌都温温和和的。谁知临下工时,看到别的牛都摇着尾巴回家了,唯有它还套在耙上,牛脾气就发作了,一头从堰头上跌下去摔死了。

牛死了总得杀掉,生产队队长便派三个社员去宰杀。这三个社员都是屠宰的门外汉,忙了整整一天,还加班到深夜,才算把牛杀好,把牛肉煮熟。他们把煮熟的牛肉放进室内,码在一个大筐里。没人能想到,一场大祸由此而起。

第二天一大早,南张户村的街巷里传来卖牛肉的吆喝声。这是三个杀牛的社员在叫卖。

“六月六”是新女婿拜会老丈人的日子,所以一听到叫卖声,价钱还格外便宜,人们便你一斤他二斤争着买。闫利明的母亲也跑到巷道里割了半斤,回到家瞒着小儿小女,独独给挣工分的大儿子利明切了一盘夹馍吃。可是吃完“馍夹肉”,宝贝儿子脸色变得惨白,抱着肚子直叫疼。做母亲的吓坏了,急忙用小平车把他送到保健站。

村卫生所里早已是一片混乱,大人叫,小孩哭,挤满了病人,而且,各家各户、各条巷道仍不断有病人向卫生所涌来。年已五旬的老医生黄隆源立刻意识到村里发生了不寻常的事件。

接到紧急电话,城关公社党委书记杨泽川一面向县委书记闫广洪报告,一面亲率公社医院医护人员紧急赶往南张户村。

此时,县委书记闫广洪正在地区开会,他接到电话,立即通知县人民医院前去抢救。同时,相距八里路的邻县西村公社(现已划入万荣县)医院也急速派来医护人员增援。

三支人马赶到之时,南张户村的医疗地点已由窄小的卫生所转移到放麦假的小学校里。教室已改作病房,患者有躺着的,有倚墙靠着的,正由村干部、党团员照料。

建在校址上的村舞台被临时改作重症监护室,舞台出口的走道上,病人呕吐物遍地,浊臭熏天。黄隆源和助手小闫已经汗透衣衫。

医疗队来不及喘息立即投入战斗。经过取样化验,初步确诊系为牛肉感染的沙门氏菌中毒。

公社党委组织了临时指挥部,由公社党委书记杨泽川担任总指挥,公社医院院长陈天虎担任副总指挥,负责全面抢救工作。

食物中毒者如此之多,急需大量的特效药品氯霉素。杨泽川向县药材公司发出紧急告急。

接到紧急电话,药材公司经理李克剑一方面指令将库存药品火速送往南张户村,另一方面派出人员前往运城采购。

采购员小王在大街上拦住一辆开往运城的50型拖拉机,赶天黑前带着所需药品回到万荣。

南张户三百人中毒的消息,在相距二里地的邻村北张户村也传开了,大队党支部书记杨贵林顾不得吃饭,急急赶到南张户村。看到医生和干部党团员都忙着抢救患者,顾不得也没地方吃饭,杨贵林向总指挥杨泽川书记主动请缨:“杨书记,这时候了,大家还没吃饭?让大家到我们北张户吃饭,我们村管饭。”

北张户村村民听说要管救人医生的饭,都争着请医生们到自己家吃饭。当天,社员们又顶着烈日垒灶烧火,为医护人员另起护灶。

从农历六月初六起,一直到南张户村三百病患全部治愈,在这七天里,都是北张户村村民为医护人员提供饭食。

城关粮站站长贾仰增走进改作病房的教室时,看到里面连个床位都没有,患者有的靠墙坐着,有的干脆就躺在地上,便迅速从粮站调来了几百张新苇席。

事发第二天,农历六月初七,相隔五十多里的稷山县人民医院以及相距四百多里、当年曾参加过抢救平陆六十一个阶级弟兄的临汾人民医院,也紧急向万荣南张户的无名小村庄奔来。医护人员像战士投身战场,奋不顾身、昼夜苦战。

农历六月十二日,最后一个病人张大娘痊愈出院了。至此南张户村三百个牛肉中毒者全部恢复健康。

当天,大队召开了隆重的庆祝大会,特邀临汾、稷山、西村等所有参加抢救的医护人员参加,万荣县药材公司、城关粮站、北张户村等也应邀出席。

作为社员代表的黄畅山老汉走上主席台,激动地说:“咱村这事多亏发生在新社会,三百人没有伤亡一个人,要搁在旧社会,不知要死多少人啊,还是咱社会主义好啊!”

打了一辈子石头的石匠陈元龙也上台说:“咱得了个病,毛主席就派来这么多这么好的医生,是共产党毛主席救了咱的命啊……”

时间的长河流过了六十个年岁,历史的车轮驶过了六十度春秋,但这首爱的颂歌一直在南张户村传唱,并将一代一代永远传唱下去。

166057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