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小说] 血书狱中留 仇在胆边生_商盐往事连载(4)

[复制链接]
avatar 发表于 2022-5-22 11:13: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洪文先凑过来,红着眼睛说:闵老板一家都吊死在大牢里了,官府的说法是他们畏罪自杀,但我打听清楚了,他们,他们都是被人活活勒死的!(洪文)

也不知道为什么,听说闵荷一家人殒命,我心里竟然坦然了许多,仿佛明知不可能改变的结果终于来临,再也不用拼死挣扎了。可惜了,闵荷那么好的女孩子,竟然就这么早早的去见了阎王,又是死得如此不明不白。

二哥,你说句话呀,哭两声也行。(铁头)

哭有什么用?(我)

二哥,你已经昏迷三天了。三天前的夜里,你被人装在麻袋里扔到大门外,头上的血流得满身都是,郎中说你再也醒不过来了。(钟成)

闵荷不能就这么死了。(我)

二弟,先不说闵丫头的事儿。这几天,我和老三撒出去不少网,总算收回来一点有用的消息,不出意外的话,暗算你的应该是连霄观的狗道士。(洪文)

谁也不能让闵荷活过来了。(我)

二哥,这事儿奇怪得紧,方圆寺和连霄观向来水火不容,这些狗道士怎么会跑到方圆寺的地盘,而且对你下手?(钟成)

我用尽浑身的力量压下暗暗上涌的气血,回神看了看眼前的三位兄弟,难得他们对我这么关心,但痛失闵荷依旧叫我说话的力气也难使出来。

方圆寺的老和尚说的对,人死不能复生。大哥,闵老板一家葬在哪了?(我)

二哥,这事儿明摆着是程家那两个杂碎干的,连霄观咱惹不起,这两个杂碎,你一句话,我就去扒了他们的皮!(铁头)

我满脑子都是闵荷把我欺负急了之后露出的笑脸,眼眶里实在热得发烫。洪文、钟成和铁头三人见我如此,再也不吭声了,只有佩儿“呜呜”轻声哭着。

闵老板一家葬在哪了?(我)

在城西乌金山,闵丫头的大伯把他们一家人葬进了祖坟,你就别担心了。(洪文)

佩儿,让老陈头套车,我去给闵荷上柱香。(我)

第三章

血书狱中留 仇在胆边生

宴客楼的事似乎结成了霜,整个盐湖城都被蒙上了一层静漠,以往热闹非凡的街道此时人影零落,就连沿街的店铺也都虚掩着门。

车轮狠狠地轧在青石路上,风干的硬茬被碾成碎末,遇到雨雪天合成石糊渗进石缝中,久而久之,这青石路已是温润如玉。我把脑袋贴在马车的窗棂上,顺着两条长长的车辙望过去,一个贼眉鼠眼的褴褛汉子已经跟了我们一路。性格使然,尽管遭遇了一系列祸事,我还是痴心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惜总有一个声音萦绕在我耳边——闵荷不能就这么死了,闵荷不能就这么死了。来到城西树林,那褴褛汉子居然还跟着,我挑帘朝马上的洪文一甩头,那汉子便被拎了过来。铁头上去先是一通拳脚,那汉子居然没说一句话,等到钟成握着匕首在他眼前晃,这小子才“喔喔啊啊”了两声,看着像个哑巴。钟成回头看看,见我没反应,那把匕首就捅进了汉子的大腿,听他一阵哇哇乱叫,还是没有一句像样的话。洪文从马上跳下步步逼过去,那汉子偷眼把我瞧仔细了,便把手伸到怀里,洪文赶紧抢了两步,一脚送在他下巴上,眼瞧着是晕死过去了。连载(4)

163484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