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古今人物] 廉吏张鹏翮的人生“坐标”

[复制链接]
avatar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清代的河东盐运使张鹏翮(音hé)与狄仁杰、姚崇、包拯、况钟、于谦、海瑞、于成龙并称为“中国古代八大清官”。康熙帝赞其“天下廉吏,无出其右”,雍正帝赞其“志行修洁,风度端凝。流芬竹帛,卓然一代之完人”。张鹏翮之所以能够成为一代廉吏楷模,是与其良好的家风家训、自我修养、关公崇拜分不开的。

张鹏翮其人

张鹏翮(1649-1725),字运青,号宽宇,四川遂宁市蓬溪县人。康熙九年(1670)进士,身仕康熙、雍正二朝。历任兖州知府、刑部主事、苏州知府、河东盐运使、浙江巡抚、刑部尚书、河道总督等职,最后官至文华殿大学士(正一品)兼吏部尚书。张鹏翮工诗善文,著有《冰雪堂稿》《治镜录》《治河全书》《关夫子志》等书。后人为之辑有《遂宁张文端公全集》。

家风的影响

张鹏翮出生于四川蓬溪的一个书香世家。明末清初,蓬溪战乱迭起,瘟疫肆虐,其父张烺背着母亲躲避于深山老林,从此漂泊他乡,多年后才回到蓬溪。逃难中,张烺把年幼的张鹏翮带在身边,不忘对他谆谆教诲:“遇高年者,尊之敬之;遇幼弱者,爱之恤之,勿致等于途人焉。”每到一地,张烺就带张鹏翮拜师学习。张烺本人也是一位积善好施之人,在蓬溪,凡造桥梁、舍药材、施棺椁、修学宫、怜贫救孤,他都积极参与。

在良好家教的影响下,张鹏翮从小就“自行修洁”“端静如成人”。有一次,他在读到一份谈论朝廷官员行贿受贿的奏疏《陆宣公奏议》时,感叹道:“伊尹一介不取,孔明淡泊明志,先圣后圣,其准则同。”他决心向历史上的廉臣学习,洁身自好,为国家建功立业。

康熙八年(1669年),张鹏翮乡试中举,次年登进士,步入仕途。在为官的55年中,张鹏翮清查科场弊案,出使俄罗斯,治理黄河,官至宰相。他始终坚持“清风素节”的为官做人之道,“终身一茧衾;食无兼味,亦无田庐”。

家族的烙印

张鹏翮十分重视对家族后代的教育。他督促长子张懋诚主持修订《张氏族谱》,并亲撰谱序,编纂《家规辑要》来规范、约束家人及后世子孙。他教育后代,治家“务须摒除恶习,力于勤俭”;修身要“存孝悌之心,行仁义之事;出为忠臣,处为端人”;为官“不得以贿败官,贻辱祖宗”“律己公廉,执事勤恪”。他还仿“周公得禾,孔子受鲤”之意,以“懋勤顾问,知遇崇隆,清正仁厚,进德立功”十六字为行辈字派,命名子孙。这既是一种期望,又是一种家族的烙印,将清廉家风注入张氏子孙的血脉,代代传承。

正是受到张鹏翮的影响,其后代为官者多清白吏。其子张懋诚历任奉天辽阳知州、通政使司通政使,被誉为“性忠直、有气节”。其孙张勤望历任宁国府知州、山东登州知府,时人称誉“所至卓有循声,无愧贤良”。玄孙张问陶,诗画造诣很高,与袁枚、赵翼合称清代“性灵派三大家”,被誉为清代“蜀中诗人之冠”。张氏家族以科举起家,200余年保持门第不坠,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清风素节、忠孝仁义”的家风。

廉洁盐运使

在清代,河东盐运使的全称是“河东陕西等处都转盐运使司运使,加敕管盐法道”。关于张鹏翮担任此职,有诸多历史文献记载。《山西通志》载:“张鹏翮,字运青,四川遂宁人。康熙二十四年,以进士累官河东都转运运使,莅任三年,清望著闻,擢京卿以去。”《清国史》称:“以东抚荐,升河东运使兼理盐道。”《大学士谥文端张鹏翮传》曰:“出知兖州府,有廉干声。以卓异擢河东盐道,修盐池,鹾政大举。”

张鹏翮一身正气,清正廉洁。为官重民生疾苦,深受百姓爱戴,离任时官吏、百姓、盐工拦路哭留。抵任后即退还室内华丽陈设,生活俭朴,勤理政务。张鹏翮不论在哪里做官,都要给府邸的厅堂请一尊关圣帝君塑像,周仓持刀威严旁立。神座的侧面,摆一书案。每逢有下属、亲友因私请托时,他便指着塑像说:“关帝君在上,岂敢营私徇隐?”有些交谊甚笃的人,硬要求得好的差使,张鹏翮微微一笑,诙谐地说:“周将军手中的青龙偃月刀很锋利,你不惧怕吗?”以此来打消登门请托者的邪念妄想。此事见记于《榆巢杂识》:“遂宁张文端公鹏翮,平生极敬关夫子。任总河时,于行署厅事中,供奉关帝像,傍周将军持刀侍立。自设几案,端坐办事。有时集僚属商略,稍有不当,即拱手曰:‘关夫子在上,监察无遗,岂敢徇隐。’间有干渎者,即曰:‘周将**利,尔独不惧耶?’”可见,张鹏翮对关公精神景仰至深,可以说,关公精神是其公正廉明的精神支柱。

张鹏翮不仅自己崇拜关公信奉其精神,更注重关公精神的引导、教化作用。《关夫子志》就是他在河东盐运使任内完成编纂的。《关夫子志》二卷,卷一为图像、本传、年表、世系、辞命、封号、纶佛、祠庙、祀典、古迹、灵异;卷二为艺文。全志收录材料很丰富,具有相当高的学术研究价值。《关夫子志》序中曰,“夫子者,孔子之盛德而甚美之称也”,而称关公为关夫子,是因为“天理之不泯于民心,而三代之直道尚存也。充是心也,以之事亲则孝,事君则忠,交友则信,如万斛源泉,取之不尽,而用之无穷,则是侯之大有造于名教也。称之曰夫子,谁曰不宜?”可见,张鹏翮把关公精神作为他所追求的人生目标。

廉能盐运使

张鹏翮调任河东盐运使两年多时间,其能主要表现在对盐政的治理上。他一上任就着手修复盐池和疏浚姚暹渠。河东盐池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周围有黄河、汾河、涑水河、浍河等四大水系和中条山山脉,加之盐池又是晋南盆地的最低点,比黄河水面还要低80余米。在清代,运城的年平均降雨量超过1000毫米,盐池自古又以“主水生,客水败”,洪水冲进盐池,卤气不能上翻,盐业生产便遭到很大破坏,产量大幅减产或不能生产。张鹏翮深谙“理盐先治水”的道理,“故环池有墙,傍墙有堰,皆所以障客水而护盐池者也”。张鹏翮修复盐池就是修复塌陷的护池禁墙和四大滩七十二条防护池堰。疏浚姚暹渠,天旱可以注水入池,雨涝可以通泄无碍。这两项重大举措,便利了河东盐池的正常生产。

在修复盐池和疏浚姚暹渠的同时,张鹏翮针对河东盐池的“行商”进行了改革,采取了“核引通盐”“力请豁免加课”的措施。对上“上议巡盐使者,力请豁免加课”,后经巡盐御史李时谦和郝惟谦的疏请,取消了“加课”,减轻了盐商的负担。对下,“闻人言货贿,辙厉声叱之不少假”,整肃盐政。凡此种种努力,终取得了“鹾政大举”的好效果。

管理盐政是盐运使的法定责任,张鹏翮在任内除履行盐运使职责之外还对运城城池进行了重修。“运城兴废乃盐事大政”,据《山西通志》载:“鹏翮尝念乙丑(1685)之役,督筑成隍,砖砌四面,为运城根本,其功尤称俊伟。”面对新修的运城,张鹏翮感慨道:“予万里孤臣,荷特达之知,简拔督鹾,黾勉循分,以尽掌荚理财之实,去其不便而行其便,慎修厥政,期于有成以对扬休命,岂持修城一事已哉。”所以修城旨在“去其不便而行其便”,以利于顺利推行河东盐政,理好盐务。

康熙二十三年,张鹏翮被保举为“廉吏”,调任河东盐运使两年多时间,以“廉、能”著称,其人格内涵就是把关公精神作为他的精神支柱,把关公精神作为他人生追求的目标。

赵 波/文
162719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