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在景德镇与关老爷的遇见

[复制链接]
avatar 发表于 2022-5-13 11:4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1月中旬,单位组织前往江西瓷都景德镇,考察学习新文艺群体与新文艺组织两方面的先进经验。关公文化研究院外联部主任梁莎莉得知,叮嘱如果时间允许,顺便了解一下那边的关帝庙活动情况,最好能带回联系方式,为她计划当中的联络调查工作提供方便。这样,我们就多带了一份任务出发了。

巧的是,当我们一行抵达景德镇,刚进入酒店大厅,迎面就看见一尊两米多高的关圣木雕站像伫立在大厅迎宾台旁边,好像专门在迎候他这些河东老乡的到来。

我心想,酒店这么敬重关老爷,看来,寻访城里的关帝庙会很方便的。但是,等询问陪同我们参观学习的景德镇文联创联部张主任时,他的回答让我有几分意外:“我们这里的人们多崇拜观音菩萨,也没有看到有关帝庙。”我已经留意到,接我们的中巴车驾驶座前面的台面上,就是一尊镀金观音菩萨像。后来进一步观察到,当地的商店里也少见作为财神供奉的关公塑像。有的话,供的也是财神赵公明。

这寻访联络的心气一下子低落了下来,尽管心里还是半信半疑着:难道这里的人们都不敬奉关公吗?

当天晚上,我们参观了由以前的国营宇宙瓷器厂旧址改造而成的“陶溪川·CHINA坊”国际陶瓷文化产业园核心景区,行走在不同创业柜台那各式各样的青花瓷创意制品之间,站立其间的关老爷塑像突显眼前,让我的精神为之一振。大概是看到我目不转睛的专注神态,铺面小老板便移步上前搭话:“先生要买这个吗?”

听着就觉得不对味,因为在家乡的关帝庙旅游品商店里,是应该说“请一尊关老爷像”,以表虔诚之意的。心里思忖,看来,他们确实缺乏对关公信俗文化的了解,应该与缺少关帝庙这一文化形态的熏陶有关吧。如此,怕是真的没有关帝庙可寻了。

就在我已放弃寻访关帝庙的念头后,没想到却在见证景德镇远古历史文化的瑶里古镇景区,与关老爷有了一个意外的遇见。

瑶里古镇旧名窑里,与安徽接壤,唐代就因瓷窑出名而得名。这里还是新四军的抗日根据地,沉淀了太多的历史文化气息。当我沿着喧响着清澈流水的河岸,欣赏着错落有致的传统徽派建筑,颇有梦里水乡的感觉时,又经过一座佛寺和一座祠堂,看到往后的街面房舍,多是仿照旧房子的造型色调新修建起来的,便失去了继续观赏的兴趣。随机拐进一条逼仄的小巷道,一边探望左右支巷里面真正的老房屋模样,一边踩着高低不平、磨得发亮的青石板路铺就的慢坡,拾级摸上村后边的山坡边沿。迎面是一畦一垄石头包边的梯田状的菜地。就在准备转身返回的时候,视线扫过一间孤立的小而旧的房子,它方正的砖瓦结构,和前面的房子隔着一条路,置身村外的感觉,颇像许多地方建于村边地头的土地庙,莫非……

走过去,果然是一个没有门墙的小庙,两边是一些闲置的农具家当,纵墙正中,在一方石板支起来的供桌上,并列一大两小三个香炉,对应的墙上,挂着三组中开的红布帘,两边有对联一副:“敬神敬祖应真心;做人做事要诚实。”横批“平安是福”。看见微微分开的缝隙里,似有塑像,便下意识撩开中间的红布帘。壁龛里,端坐着一尊着黄褐衣衫、戴红尖顶带耳脸帽子的佛像(后来咨询文友振川,说应是某位藏传佛教祖师,看装扮,可能是格鲁派,也可能是红教宁玛派)。其右,是抱着净瓶的观音坐像。心里就想着,左边神龛里面会不会是关老爷呢?揭开半边红布帘,果然是一尊戏剧装束的关老爷握刀站像。这应该是我在景德镇遇见的第一座供有关老爷的庙宇,尽管小得几乎没有了一点庙宇的建筑威仪,但敬奉者的真心虔诚之意,我已经完全感受到了。

再一处遇见,是在忠洁侯庙。

忠洁侯庙就坐落在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青花瓷装船运出景德镇的昌江古码头岸边上,当地人叫埠头。站在埠头上,回头透过雨帘,一堵白墙灰瓦的祠庙门脸突兀出现眼前,更显出江南水乡的韵味。层叠瓦檐下面,有一块横刻“敕封”、竖刻“平浪王”字样的石质匾额镶嵌在墙体间。门楣上,是青灰石面雕刻着的“忠洁侯庙”。忠洁侯为南宋神宗所封,即三闾大夫屈原,所以该庙又叫三闾大夫庙,就坐落在三闾古街道上,正面对着昌江。当我们一行冒雨拾级而上,迈过门槛,以木质结构构架起来的廊殿相连的内庭正中,有一方凸字形天井,投下来的天光,正好照亮了开放式大殿中央一尊颇为高大的屈原青铜站像。我非常敬慕这位辞赋之祖,更喜欢他闪烁思想光辉的《天问》,中学课本里面的“车错毂兮短兵接,左骖殪兮右刃伤”等佳句也浮现脑海。就因为在遭受昏君流放后,不忍面对国破家亡的不堪,便刚烈地奋身一跃,葬身汨罗,被后人尊奉为四大水神之一,立祠纪念。

等我和大家一起,向这位不世忠臣和伟大爱国主义诗人行注目礼后,就看见塑像身后紧靠大殿后墙的一张不大的供桌上,并列供奉着三座三十公分上下的神像。光线比较暗,走近后,才看清左侧站着的正是红脸长髯的关公关老爷。他身着黄底红绿云、龙、水图案花纹长袍,右臂露出绿色铠甲,做出手握青龙偃月刀的姿势,但刀已经不见;左臂前伸状的袍袖口,手也已经不见,留着一个衔接的孔洞。不过,这并不影响关老爷一贯的岿然神韵。

再依次看过去,中间是观音菩萨像,右侧是小许多的站在一条大鱼身上的白衣佛站像。

如果说在瑶里古镇那座僻静的小庙里,可以视作关老爷与观音配祀那尊藏传佛教某祖师,那么在这座屈原祠庙中,他们又一起置于后座,都成了配祀的神位。而在屈原塑像身后左右两侧的神龛上,还分别有正式的配祀神英佑侯萧公、平浪侯晏公、平浪王杨泗大将军等一米多高的彩绘塑像。

不管怎么说,能在一座正式的庙宇内再次遇见关老爷,说明这里的民众,也是有关公信仰的,心下甚慰。

另外,在以国营景德镇市雕塑瓷厂老厂区改造的瓷器一条街上,我还有一次与关老爷的遇见,也值得记下来。

一开始,我也和大家一样,一家接着一家陶瓷店铺转着,淘着能看上眼的工艺品小玩意。当转入下一家类似过道的小店里,不经意间,先是看见了一尊大约五十公分高的关老爷陶瓷站像,眼前顿时又一亮,赶紧拍照。抬头又看见另外数尊关老爷不同款式或站或坐的塑像,邻近还并列着福、禄、寿三神位祇塑像。我一边接着拍照,一边向年轻女店员打听关帝庙的信息。她说没有吧,没有看到过。然后问我要不要请一尊回去,保佑发财。

噢,知道说“请”,看来有点意思,便又问道:“知道关老爷是财神,可是许多商店和你们一样,只是把关老爷像作为商品,为什么没看到有商家供奉呀?”她说不太懂这个,让问里面一位老者。

过道尽头,里面是一个空间比较大的房屋,地上和架子上,是许多各式造型的瓷器彩胎或白胎,其中多是关老爷握刀站像。过道左侧,有一张工作台,台前坐着的老者,正透过老花镜,在给一尊白色瓷胎的关帝塑像着色。通过交谈得知,这是他的店。他退休前在厂里,退休后自己开店,大半生都在绘制青花陶瓷和各种彩釉人物塑像,其中就包括关老爷塑像。他说这个地方因为生产瓷器的行业需要,旧时代人们主要祭祀的是窑神,保佑瓷器烧制成功。现在也多是敬奉观音和福、禄、寿等神祇,很少看见敬奉关公的。这话,和张主任说的基本一样。

出门看小店的名字,居然有两个:爱陶人瓷业和文雅陶。

如果说感觉最为隆重的遇见,应该要数在前往三宝国际陶艺村参观考察新文艺群体和新文艺组织工作特色的时候。

当车驶入一处山谷间,数十家不止的工作室布满道路两边,每一家工作室的庭院布局、装饰设计都别具一格,尤其是把各自设计制作的瓷器作品置于屋前路边,显示着各自标榜的审美情调,颇见个性,风雅不俗。

猛然间,一尊又一尊关老爷握刀站像迎面而来,闪现在车窗外。定睛细看,他们与其他各种青花瓷人物塑像一起,错落有致地站立在右侧一堵院墙上。车随即停了下来,才知道是“三宝美术馆”装饰出来的一段长长的院墙。这许多造型不同的关老爷塑像,真的是让我再次眼前一亮。在临别景德镇前,这又一次的遇见,足以说明,关公这一历史人物的民俗形象在这里的文化影响程度。

看来,景德镇之行,因为时间原因,没有机会进一步了解寻访关帝庙了,但是通过这频繁的遇见,可知,或许这里当真没有一座标志性的关帝庙,但是几乎每家瓷器店都可看到关老爷塑像,已经说明民众精神寄托层面的需求,也就证明关老爷或以财神爷的信俗面目,或以忠义仁勇的文化精神,早已潜移默化地融入当地民众的日常生活当中。与福建闽南地区相比,虽说缺少关公信俗支撑下的关帝祭祀文化现象,不过这种自然的生活形态的折射,或者又正好能够考量出另一种真实的信仰、敬奉的诚意吧。

回来后,整理照片资料,当翻看到高岭瓷土矿遗址所在地那座横跨疃龙泉、供奉“江西福主许真君”的“玉岭云峰”庙内的碑刻资料,并放大辨析清乾隆三十六年刻立的《重建庙亭记》碑文文字,没想到当真遇见了心心念念的关帝庙:“水口一村之庇也,亦一村之胜也,有庙焉,有亭焉,有阁焉。向忠烈庙在此,关圣庙在南,后移于忠烈并立,而南庙之址缺焉,亭亦颓毁无考。”还有重修忠烈、关圣二庙并新建真君庙后焕然一新的状貌:“况三庙对峙,与亭相连……”由此可知,今日的景德镇市、昔时浮梁县域内的高岭,是有过关帝庙的,当时的匾额是“关圣庙”。

由此亦可见,自己能在景德镇处处遇见关老爷,是有历史踪由可循的,足见关公文化在这里的影响,也是源远流长的。

至此,梁莎莉主任托付的事情,也总算是有了一个着落。尽管不可能给她提供跨越时空的联系方式,但说道说道这些生活当中的经见感受,遥想一番曾经香火缭绕的庙貌及祭祀的盛况,也不失为对一种特定地域当下关公文化现象的考察与感知吧。

李云峰/文
162622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