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国风日报》与三位运城人

[复制链接]
avatar 发表于 2022-5-13 10:23: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国风日报》与三位运城人
《国风日报》 资料图片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由于“西安事变”以和平方式解决,国共两党合作得以再度实现。当时,党组织决定在西安复刊《国风日报》,旨在利用这份民间形式的报纸,宣传抗日,促进团结,动员全民族力量,共同抗击日本侵略者,让《国风日报》成为抗日斗争的舆论阵地,报社社长仍由原创办人景梅九担任。

复刊后《国风日报》的工作人员,从采访主任到副刊主编,还有校对主任等都由共产党员担任,而报社总编辑则由原万泉县桥头村人屈斗山担任。复刊后的《国风日报》,秉承坚持抗战、颂扬抗日将士的信条,对蒋介石、阎锡山的倒行逆施给予有力抨击和无情揭露,是一份唤醒民众、以笔为枪、团结抗战的优秀民间报纸。而与《国风日报》关系密切的主要人物中,除了创办者景梅九是安邑人外,还有两位是万荣人。

《国风日报》的创办者,安邑人景梅九

景梅九,1882年出生在山西省安邑县城关镇,原名定成,字梅九,笔名“老梅”。景梅九曾在省城太原的晋阳书院上学,后到日本留学,他是老同盟会会员,参加了辛亥革命。1911年3月(清宣统三年),景梅九在北京创办了不属政府管理的民间报纸《国风日报》。当时的《国风日报》,每日出一大张,主要是宣传反对帝制,激烈抨击攫取辛亥革命胜利果实、又极力复辟帝制的窃国大盗袁世凯。

在袁世凯复辟帝制宣布称帝那天,景梅九非常气愤,遂策划《国风日报》出了一期空无一字的“白报”,表示强烈抗议。事后,《国风日报》被无理查封,景梅九也被逮捕,直到袁世凯死后方才获释。

虽然国风日报社社址在北京,但不时发表一些通讯、论文,矛头锋芒直指山西“土皇帝”阎锡山的封建专制统治,尤其是景梅九,经常以“老梅”为笔名,撰文揭露阎锡山的种种罪行,得到社会各界人士特别是山西人的称赞。而阎锡山则把景梅九和《国风日报》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后来不久,《国风日报》在政治和经济的双重压力下被迫停刊。

景梅九共参与和创办过20多个报刊,但在广大民众中影响力最大的还是《国风日报》。辛亥革命和抗战时期,许多社会贤达和进步人士,都夸赞《国风日报》可抵十万大军。

鼎力支持景梅九和《国风日报》的万荣人冯钦哉

《国风日报》被迫停刊后,景梅九曾一度心灰意冷,意志消沉,生活上非常潦倒。过了一段时间,景梅九在一些老朋友的帮助下,几经辗转来到古都西安,得到运城老乡、万荣人冯钦哉的鼎力支持和无私帮助。

冯钦哉是当时的万泉县南薛朝村人,他曾是“西安事变”主将之一的杨虎城将军部下,其时的职务是师长。景冯二人结识后,因政见一致,又是运城老乡,便很快成为挚友。冯为了在政治上庇护、生活上照顾景梅九,就暗中安排,让景先生住到自己在西安的办事处(地址在西安东木头市)。

冯钦哉经常在外地征战,少有的几次回西安时,见景梅九整日无所事事、寂寞无聊,觉得非常痛心和难过,多次以老乡加朋友的双重身份,启发开导景梅九,要他“振作起来,尽量做一些有益于民族利益的事。”正是在这段时间里,景梅九又以“老梅”为笔名,为《民意报》写了不少宣传抗战、反对投降的杂文,在西安各界,尤其是在陕西省的山西商人中影响广泛,报纸销量也大幅度增加。

担任《国风日报》总编辑的万荣人屈斗山

复刊时的《国风日报》,办报条件十分困难。经过景梅九、屈斗山等人的反复奔走协调,终于购得《民意报》停刊后搁置不用的部分设备和一副各号铅字,并选定位于梁家牌楼的三晋会馆作为报社社址。

复刊后的《国风日报》,分为经理、编辑两部。经理部由山西人董林哲主持日常工作。编辑部由景梅九的老朋友、原报社编辑屈斗山担任总编辑,编辑主任是徐国馨。

屈斗山(1893—1945),原名柄椿,字斗山。《国风日报》创刊之初的1923年,屈斗山就与景梅九同心协力,在报社编辑部工作,并担任主笔。

由于《国风日报》是一份民间进步人士创办的报纸,因而不仅得不到政府当局的任何资助,反而常因发表针砭时弊的文章而受到极力打压和无理查封,处境异常艰难。在报社几乎难以为继的情况下,屈斗山曾多次典当自己的衣服、物品,为报社人员发工资。

抗战期间,《国风日报》在西安复刊后,担任总编辑的屈斗山,工作热情极为高涨,即使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依然抱病为报社撰写社论、杂文。因《国风日报》中有许多山西人,尤其是因景梅九、屈斗山等都是运城人的缘故,《国风日报》经常报道晋南地区军民抗战的事迹。1938年以来,永济、万泉、荣河、猗氏等地的抗战斗争取得胜利的消息,就常常见诸《国风日报》,晋南地区抗日军民因此获得了很大的鼓舞。

景梅九和屈斗山在《国风日报》开设的副刊“十字街头”,因坚持宣传抗日,宣传民主,反对对日妥协投降,在广大读者中影响深远,成为一个唤醒民众共同抗日的舆论宣传阵地。但是,这样一份深受民众欢迎的民间报纸,却引来了国民党反动势力的无比仇恨,他们经常寻找各种借口迫使《国风日报》“暂停刊”,有时短短一个月中,被罚款、被停刊就达三四次之多。

但是,正义必将战胜邪恶。全民族取得抗战胜利已经七十多年了,可当年《国风日报》在抗战期间所发挥出的文化抗战的巨大力量,永远留在人们的记忆之中,留在全民族的抗战史册之中。

尉培荣 丁秦生 冯寄宁/文
162582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wechat_login1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社区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