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左侧

[散文] 父亲的热泪(散文)——杜彦峰

[复制链接]
avatar 发表于 2022-1-8 09:15: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浏览和使用更多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x
父亲个性隐忍,记忆里,无论家里遇到什么大事难事,从未见过父亲流泪。但近一年时间里,我却看到父亲几度落泪。

父亲第一次落泪是在2020年大年初一。本应是全家人欢聚一堂共度佳节的美好时刻,由于武汉出现疫情,一家人沉重地边吃饭边观看电视里的疫情报道。父亲突然放下筷子,满眼泪水地说:“看看我们国家一声令下,医生、部队立即奔赴疫区治病救人,这只有我们社会主义国家才能做得到啊!”

父亲第二次流泪是山东烟台栖霞市发生金矿事故后,相关部门迅速组织展开救援,历经千难万险,11名矿工最终被成功救出。看着施救的感人画面,父亲再一次热泪盈眶。他哽咽着说:“还是我们的党和政府好啊!”

20世纪60年代末,父亲自山西省委党校本科毕业,被分配到山西省委清档办公室工作,后转至忻州定襄县委办公室工作,1973年被调回我们晋南这个小县城的县委党校工作,几十年如一日,解惑授业,笔耕不辍,直至退休。

父亲不善言辞,但逻辑思维非常清晰,如今年近耄耋,依旧坚持每天听新闻、看书、读报和写诗。

从教几十载,父亲上每一节课前必认认真真地备课。我曾经不解地问父亲:“讲课的内容基本一样,用之前的教案不是既省时又省力么?”父亲看了我一眼,不慌不忙地说:“党的事业都像你们这样投机取巧的话还能长久吗!”一席话讲得我面红耳赤,不再吭声。

由于每次都悉心备课,父亲的党课讲得声情并茂,颇受学员喜爱。他总能把哲学与政治经济学理论有机地结合起来,并穿插生动有趣的实例故事,常常引得课堂上掌声阵阵。一直以来,父亲最自豪、最引以为傲的,就是站在讲台上挥洒自如地讲授党课。

1971年,父亲加入中国共产党,从那时起,共产主义理想信念便在他心中扎下了根。父亲一直在用言行,履行对信仰的追随、维护、坚守与实践。

上个礼拜天,我回家看望父母,一进家门,看见父亲眼睛又湿湿的,吃了一惊,忙问原因。母亲叹了口气说:“你爸许是真的老了,这些天总抱着手机落泪。”我走到父亲身边,看见他正在手机上关注疫情信息,以为他是忧心在封控区的家人,就安慰他放宽心。

父亲擦拭着眼睛说:“我不担心,我是看各省的医疗援助到了,心里激动的……”

听着一个老党员的心声,我扶住父亲的肩膀,笑了。

145867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