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骄傲的“盐化蓝”(散文)——张晗

[复制链接]
1号小编 未绑定微信 发表于 2021-11-5 09:38: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90年7月,我来到这个世界,对于儿时的记忆,大多是零碎的。

爸爸是一名军人,6岁以前的我跟随着爸爸妈妈生活在部队。等到了上学的年龄,因为那时大西北的教育相对落后,所以我回到了山西运城,跟随着爷爷奶奶一起生活。

爷爷奶奶都是盐化的职工,这些职工大多来自五湖四海,当年的口号是:哪里艰苦去哪里。爷爷奶奶都义不容辞地服从大学的统一安排来到了山西运城。

听爷爷讲,他刚来运城的时候,一到傍晚盐池一片漆黑,只有那零星的煤油灯闪烁着微弱的光亮。爷爷是广东人,来到这边语言沟通很困难,这让他十分想家。每天他都会拿着二胡坐在盐化三厂的大坡那里,看着一堆堆的盐垛和芒硝,拉着《北风吹》,让风把自己的思念带回家乡。

爷爷奶奶当年都是盐化的干部。那时的盐化是蒸蒸日上的厂子,盐化的工作服,标准的蓝色,当时大家都以有一身“盐化蓝”而骄傲。他们每天都很忙碌,下班回来时,身上都是浓浓的硫化碱味道,但这种味道,却使人拥有一种自豪感、幸福感。

盐化当时资金力量雄厚,有自己的医疗教育体系。我就读的盐化小学大部分学生都是盐化子弟,但也分双职工、单职工。双职工子弟免除一切学杂费,单职工免除一部分,而且每天还有厂里专车接送上下学。那时我无比羡慕那些每天厂车接送的同学,因为奶奶家离学校只有不到500米,不需要坐车,所以每天只能看着厂车来来去去,和车窗边的同学隔空对话。那时的日子,简单快乐。

记忆中的盐湖,让我印象深刻的还有盐化四厂对面那片酸枣林。一到周末,我就会和大院里的朋友一起相约去那里摘酸枣,酸枣树布满了刺,但丝毫阻挡不了我们摘枣的热情,衣兜里、裤兜里、帽子里、手套里都塞得满满的。几个小朋友满脸的灰尘,再伸出脏兮兮的小手看看谁摘的酸枣好看,再比比谁摘的数量最多。

每每独坐呆想时,彼时盐湖虽然不像如今处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但却承载着我们那一代人满满的快乐。回不去的是童年,忘不掉的是那段最纯真的记忆。

82315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