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在龙门大地寻觅(散文)_杜刚辰

[复制链接]
杜刚辰 未绑定微信 发表于 2021-10-9 16:48: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河津,古称龙门,以禹凿龙门而得名,秦晋锁钥要津之地。

2020年初秋(8月27日),古耿大地,一派生机。因妻公干,充当赶车之人。闲暇,游黄河龙门,本想再次领略黄河的雄浑与激越,为正在完成的《黄河龙门》一文画上句号。

出县城,车行108国道,感觉燃油不足,就势拐到路边的加油站里,行车过程,看到西辛封加油站,这个名字让我心中一个激灵,这不是志书里记载的司马迁故里吗?在商店仔细打探,老板告诉我,是的,过马路立一村牌楼,就是西辛封村,第一个巷就是司马后裔。我听了很是兴奋,没想到,歪打正着,踏破铁鞋得来全不费工夫。车过牌楼,驻车仔细欣赏两边楹联:“户溢芬芳村披锦绣天开旷代升太平;名传寰宇气贯长虹地毓千秋太史公。”这气势,估计全中国唯一。

在司马后裔家门口,我们看到紧闭的大门,门上并没有上锁,而是用门栓插着,开门喊叫几声,无人应答,我们随退出院子,另想办法。在商店见一出嫁妇女,原来她也是司马后裔,只是留恋故土,没有远嫁。在她的指点下,我们沿着种满玉米的地埂向西行走200米,就是一块巨大的墓冢,青纱伴芳草,悠悠千岁间。不是村人指点,我也是寻觅不到的。好在,近年司马后裔在此集资搭建了石碑亭,安置了焚香炉,为司马后裔祭拜建起了平台。

过后我想,这偶然中包含了多少必然,在这冥冥之中,似乎有一种神秘力量向我招示,把我引导到这里。千年历史,岁月悠悠,你和历史没有缘分,多少次也就是擦肩而过,你和历史有缘,他就站在那里,等着我们的相逢。你首先要对历史文化的热爱,另外你对这一历史的了解,千年的历史让我们在这里邂逅,这个可遇不可求的机遇,就是文化向我们的偏爱。

谁知,在打探的过程中,竟有人说,对面村庄东辛封村就是卜子夏文化园,有祠堂公园,这又是让我们一惊。卜子夏(公元前507-前420)是春秋末晋国人,孔子高足,《论语》的主编,是历史上传播孔子儒学第一人。他在龙门西河设教55年,去世后也安葬在这里,看历史资料,今有子夏墓碑、卜子夏祠堂等遗物。他设立学堂培养了段干木、魏文侯、李悝、吴起等一大批治世英才。一句“四海之内皆兄弟”成为旷世经典,写进联合国总部。近年,子夏文化研究打造“西河论坛”,成立西河流派。海内后裔多次到东辛封祭拜先祖,形成东有曲阜,西有河津的中国文化圣城双子星。子夏文化现象,支撑了黄河龙门历史文化大厦,为我们寻觅历史坐标奠定了基础。

在龙门大地寻觅(散文)_杜刚辰

子夏祠坐落在辛封村文化园北,汉代即有。历代多次重建,现有正殿三间及部分碑刻,正殿门廊上书:“负笈孔子门下孜孜学经一十八载协师撰春秋,设教文侯地域累累传艺五十五春扶君度战国。”可惜门上加锁,我们无法进入里面。

岁月悠悠,王朝更替,千年师表,万世楷模。在华夏文化历史中,他总是占有厚重的一页。这个地方,东西辛封太过厚重,一个村庄似乎是承载不了历史的厚重的!河津,运城,不,山西都应该全力打造这一独一无二的文化圣地。可惜,隔河相望,对面的韩城太史公园规模宏大,气势夺人,我们还在犹豫盘桓,让历史淹没在岁月的烟尘中。山西人不知道,运城人不知道,甚至多少河津人也未听说过。

在依依依不舍中,我们告别文化圣地,驱车到达黄河龙门文化景区。这里经过大规模的改造,在文化旅游热潮中,建起了仿明清文化一条街,只是游客寥寥,加之疫情影响,业主生意惨淡。中午时分,饥肠辘辘,我们走进一处饭店,老板热情迎接,真是稀客。吃饭过程中我们看到墙上的一张民国26年的龙门禹王庙全景,很是珍贵。于是,爬上凳子用手机翻拍,效果不错。龙门历史遗迹文化在日军侵华中几乎被完全摧毁,历史在抗战中几乎断代。史料记载,历史上的龙门两岸人民怀念大禹,为大禹立起了塑像,建起了庙宇,民众自发地祭祀崇拜,古代建筑遗迹艺术价值、文化价值无法估量。可惜日本侵华,为争夺黄河要津,锁钥之地,为西进打开通道,不惜血本,拼命争夺。我国军人誓死捍卫,国军牺牲290多人的生命,气壮山河,可歌可泣。入侵八年,日本在此没有西进一步,龙门之地为全国抗战做出了巨大牺牲,也激励了全国军民的抗战决心。但是由于炮击、拆毁,两岸的庙宇基本毁坏殆尽,只留下历史上的传说,此张照片据说是日本档案中的珍品。
在龙门大地寻觅(散文)_杜刚辰
在黄河岸畔,我们欣赏朱德、贺龙、习仲勋雕塑,感悟那个高鼻梁的加拿大外籍八路军白求恩,抚摸杨得志兵团西进渡河雕塑群,心情激动澎湃。滔滔黄河,巍巍青山,历史为他们矗立了高大的丰碑,让后来者永远铭记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所做出的巨大牺牲和历史功绩。

我们缓缓而行,寻觅东岸曾经的禹庙,在原108国道公路桥对面,正在改建曾经的禹庙。我们拾级而上,走进禹庙。这是个被改造的隧洞,据说是当年错凿的铁路桥隧道,深不见底,现在被利用为禹庙的后宫,意向万千,神秘而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我们在杂乱的脚手架下穿梭于禹庙的深处,隐约看到一些小的塑像,似乎在昭示着什么,我们再无前行。正值午后,外面热浪扑面,里面凉风习习,这位千年的水神,在这里安家落户,也是正当其所,老有所居,让我们欣慰。多少年来,他似乎是飘荡着,游弋着,无处安身。滔滔黄河之地竟然没有他的安身之地,总是让信众忐忑不安。天地宇宙间,人、鬼、神均是一理。
在龙门大地寻觅(散文)_杜刚辰
走出庙宇,向北是一通向下化方向的鸽子庵隧道,曾经是津煤外运的主要通道,记得当年我们学生实习,重车南来北往如舟楫河流,煤尘飞扬,污染严重,并无半点美感。今天正在改造拓宽为旅游专线,那个让我们心驰神往的梯子崖就在隧道的那一边,近在咫尺,却无缘相见,留下些许遗憾。据中国古代地理总志丛刊《元和郡县图志》中记载:“倚梯故城,在县西南一百五十里。累石为之,东北两面据岭临谷,西南两面俯眺黄河,悬崖绝壁百余尺,其西南角即龙门上口也。以城在高岭,非倚梯不得上,因以为名。城中有禹庙。后魏孝文帝西巡,至此立碑。”据说,这个“天下黄河第一挂壁天梯,已经开发成景区,景区里还有浪漫的桃花谷,原生态设计,溪流瀑布,如诗如画,我们期望着下一次的相会。

有联赞曰:“莫谓人弗杰,周卜子,汉马迁,隋传仲淹、明表敬轩,那几家硕士高贤,洵足接千秋道统;漫言地不灵,东虎冈、西龙门、南来飞凤、北迎卧麟,这一带山清水秀,亦堪壮三晋观瞻。”

作者:杜刚辰,网名水木人生。山西省作协会员,盐湖文化研究会理事,现供职于山西水利职业技术学院。喜欢以文字构建精神生活的大厦,浇灌生命之树常青。
80713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