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邻里三嫂 (散文)_杨星让

[复制链接]
杨柳(杨星让) 未绑定微信 发表于 2021-9-18 18:49: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南 村 嫂

  南村嫂娘家是南里村,母亲便称呼她“南村的”。母亲常常指使我:“到你南村嫂家借个簸箕去。”

  南村嫂家是个大家庭,弟兄六人,二十几口热热闹闹一大家,南村嫂是老大媳妇,侍奉公婆很是孝顺贤惠,妯娌学她样,于是一大家和和睦睦。

  几十口人的大家庭,生活负担自然沉重。作为长子长媳,肩头的担子不言而喻。六几年,南村嫂家买了一架弹花机。家庭人口多的优势就发挥出来了,全家动员,人人上阵生意很是红火。就是这架弹花机,养活了这一大家子人,而出力最多的是南村嫂。

  南村嫂婆婆生育了六男一女,南村嫂是六女一男。长女、二女都比她们的六叔大,儿子与他六叔同岁。儿子娶过了媳妇,到南村嫂跟前极孝顺。

  村里人说:这是南村嫂积下的。

  子孝媳贤,南村嫂安享晚年。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那天南村嫂上炕,突然歪倒,再也没有醒来,享年七十有三。
      
                         东 巷  嫂

  东巷嫂家住在东巷,母亲便叫她“东巷的”。

  母亲对东巷嫂极为佩服:“你东巷嫂识文断字,不像我们这些睁眼瞎。”

  农村老婆婆里,像东巷嫂这样有学问的人,的确如凤毛麟角。

  东巷嫂不是一般的识几个字,而是能读会算,老婆婆们在一起干活(无非是剥玉米、拣麦种之类),便是东巷嫂给她们说古道今的时候。东巷嫂讲的不是道听途说,是她从书报上看来的。

  东巷嫂有五女一男,最小的是男孩。许是东巷嫂的遗传,儿女们都聪明伶俐。但东巷嫂重男轻女,只有最小的男孩上完大学。

  六子在县上当干部,家也安在县城。接父母到县城住,老俩口不习惯,总想回村。六子无奈,只好送回。他父母一生辛劳,住了一辈子破屋烂厦,孝顺的六子给盖起一座新房,老俩口高高兴兴住进去。谁知新房潮湿,老俩口煤气中毒。

  父母双亡,六子悲痛欲绝。

                            满  菊  嫂   

  满菊嫂是邻村庙后人,所以猜测她姓解(也许不是),因庙后村大多姓解。

  据说满菊嫂与丈夫是在修水库时认识的,这就有点自由恋爱的意思了。男方家只有孤儿寡母,两孔寒窑,家境可想而知。满菊嫂过门时,衣柜、箱子都是借来的,装点一下门面而已。就连她那身上马衣裳也是借别人的,进了门,就换了下来。

  宴席自然节俭,杀了一只鸡,是我父亲主厨(主字可省,大约就他一人)。父亲只是熬相公时学过做饭,其水平不敢恭维。

  满菊嫂裁剪缝补针线活做得极好。扎花、捏花、剪花,心灵手巧,且出手极快,谁家有事都要请她。进入腊月,满菊嫂更忙:裁衣、纳鞋、绱鞋、纺线、织布……唯独没有自家的。

  队里男劳力少,满菊嫂便干男人活。犁耧耙耱甚至赶车,她样样在行。就连一些匠人活,她也能干两下。

  母亲曾笑说:“满菊,你啥都能干,就是一样不会,不会骑车子。”

  满菊嫂不会骑车子,她家也没有车子。

  满菊嫂去世时,不到六十岁。
邻里三嫂 (散文)_杨星让
作者:杨星让,笔名杨柳。山西省万荣县人,中共党员,1953年生。1969年毕业于阎景中学,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在临汾工作,1984年调入《运城日报》任副刊编辑,2013年退休。山西省作协会员,运城市作协原常务副主席。
80166
一切为了群众 社区微信达人vip vip-year 发表于 2021-9-19 05:20:52 102839y2oxfl8m8lpoeoe2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