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习俗 (散文)_杨星让

[复制链接]
杨柳(杨星让) 未绑定微信 发表于 2021-9-16 11:52: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说:五里不同风,十里不同俗。这话似乎有一定的道理。比如说,正月初三万荣是新女婿走丈人家的日子,俗称“走初三”。但到了运城就是“走初二”,而初二在万荣是“鬼节令”,人们不出门。有新坟的,初二是一定要上坟的。

  这就是习俗的不同。

  正月里禁忌多。

  我们杨家,比别人还多了一个禁忌:正月十三不出门。(这个不出门,不是不让出大门,而是不能出村去走亲访友。)

  我们这个小村,几乎清一色姓杨。因此,每年的正月十三,全村静悄悄的,没有过年的欢乐气氛。偶而有顽童燃放鞭炮,便立即遭到大人的叱责:“高兴什么?老先人都战败了。”

  相传,历史上杨家将在金沙滩那悲壮一仗,就发生在正月十三。这一天,杨老令公碰死在李陵碑前。从此,正月十三就成了杨家的忌日。

  小时自不待说,每年正月十三,父母是不会让我出门的。我工作以后,每年正月离家时,母亲都要叮嘱:“咱杨家正月十三不出门。”

  后来我调回运城工作,父母在兄嫂处。每年一到正月十三前一两天,母亲准会打来电话叮嘱:“咱杨家十三不出门。”

  我自然唯唯应喏。

  几十年来,母亲每年都要这样嘱咐我,一年也未遗忘过。就是去年正月里,母亲还这样叮嘱:
  “咱杨家十三不出门。”

  今年正月里,朋友邀我小聚,我心里忐忑不安。我知道运城人的禁忌,老人去世,三年内不能去别人家。朋友说他不讲究这些,再三相邀,我便去了。

         席间,一位朋友说他母亲去世三周年了,过几天要回老家给母亲立碑,邀我去。这位朋友平日待我似兄长,安葬母亲时帮了不少忙,我不假思索就答应了。


  朋友说:“正月十三,我安排车接你。”

  我一下愣住了:怎么偏偏是正月十三?

  这位老兄也姓杨。我结结巴巴地说:“正月十三咱杨家不出门呀。”

  朋友回答是没有听说过,我便哑口无言了。

  日子一天一天临近,我的心情一天比一天沉重。

  前一天晚上,我竟彻夜失眠。天快亮时,我才迷糊了一下,但马上就醒了,赶忙起床穿衣。我知道,朋友接我的车快来了。

头很痛。勉强洗漱完毕,吃了点东西,头还是晕晕乎乎。我告诉妻子,妻子知道我这几天为此事犯愁,便说:

  “咱妈不让你去。”

  母亲是个很慈善的人,极疼爱自己的儿女,特别是我。

   我知道,就是我违拗了母亲的意愿,母亲也不会责怪我的。

  然而,这是我没有了母亲的第一个春节,第一次没有人叮嘱我。可是,我能忘了那嘱咐了我几十年的声音么?

  妻子见我实在为难,便说:“要不我替你去?”

  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虽说进了杨家的门,就是杨家的人,但总比我差一点吧。

  妻子代我去了。

  我如释重负,心情顿时轻松起来,头也不痛了。


习俗 (散文)_杨星让
作者:杨星让,笔名杨柳。山西省万荣县人,中共党员,1953年生。1969年毕业于阎景中学,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在临汾工作,1984年调入《运城日报》任副刊编辑,2013年退休。山西省作协会员,运城市作协原常务副主席。
80103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