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村魂_杨星让

[复制链接]
杨柳(星让) 未绑定微信 发表于 2021-9-5 21:09: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池塘不大,但很精致。一根杂草也没有,修整的干干净净,让人感觉到清爽适意。一圈还用不锈钢护栏围着,不是一层,而是两层。两层护栏有落差,也有距离,中间用白色瓷砖铺就,正好一个人可以沿池而行。
村魂_杨星让
临池而坐,身后一墙之隔便是戏台,台下人声鼎沸。而这儿一片静谧,躁动的心情一下子就沉静下来,似乎置身于人间仙境。西南角生长着一株大柳树,依偎着护栏,是垂柳。这儿应该是一棵千年古槐呀,董永与七仙女就是槐树为媒,《天仙配》也叫《槐荫记》。想一想,觉得还是垂柳好。如果是千年古槐,就会让人想起那个土地公公。而这垂柳,则是七仙女。你看那瀑布般垂落而下的柳条,多像七仙女的发絲。那柳枝拂抚着水面,是七仙女在对镜梳妆打扮呢。
村魂_杨星让
柳树很高大,但给人的感觉是柔软的,纤细的,她是七仙女的化身。她那飞瀑般倾泻而下的柳絲,倒映在水中,染绿了池水,令人心醉。

这口池塘是有故事的。

相传刘秀当年被敌兵追杀,跑到这里时人困马乏。见此处有口池塘,便想饮饮马解解乏。不料刚刚下过雨,池水混浊不堪。刘秀叹了口气道:"这水怎能饮用?"说着随手用马鞭在水中一搅。这一搅,奇迹出现了,这半边池水顷刻清澈透亮。刘秀大喜,撩起水洗了把脸,又让马儿饱饮一番,人马立刻精神焕发。刘秀跨上马,飞弛而去。从此,不管下多大的雨,涌进池塘的水有多浑浊,刘秀饮过马的这一边,永远是清澈见底,而另一边则是混浊的。池塘边,还有当年刘秀饮马留下的马蹄印。

年少时,出于好奇,曾和一位要好的同学专门寻访过传说中的池塘,还有那个马碲印。那池水果然是东清西浊、泾渭分明,斜斜的似乎有一条分界线,传说中的那个马碲印也隐约可见。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我对这一切如梦似幻,不知是真是假。那位有好东西就要分享,甚至把各自家里带来的馍,也要交换着互相品尝的最要好的同学,五十多年再未谋面,音讯全无。他的模样,已经在我的脑海中模模糊糊,有时候我都怀疑我生命中是否真的遇见过这个人。但他的名字却刻印在我的记忆里。

一位老妇从我身旁走过,我起身向她打听。她告我这人的家离此不远,就在敬老院旁边的巷子里。我踅摸半天,也没找见敬老院的门牌。正踌躇间,迎面走来一位老者,面色红润,衣服整洁,一看就是生活安逸,心情舒畅。上前询问,老者不是这村人,而是住在这里敬老院颐养天年的老人。跟随老者,知道前面的建筑便是敬老院,旁有一巷,按照老妇指引的方法走到巷底,直接走进了他家。客厅里有三位男子在喝酒,我说出他的名字,一男子指着对面说他就是。他问:你找他干嘛?我自报家门,他噌地站起来,攥住我的手,拉我入座,给我倒了一杯红酒。他的老伴笑盈盈地端上一盘馍,那是小时候记忆里的馍,嗅出了麦香的味道。他说,自家种的小麦,自家磨的面,自家用柴火在大锅里蒸出来的。馍的香味诱惑着我,不客气地拿起就吃。那么大一个馍,剩下一小块实在吃不下了才作罢。

起身告辞,送我到巷口。握手作别时,他的眼眶泛出了泪花,我也鼻子酸酸的。走了几步回过头,他还在巷口站着。我挥挥手让他回去,但他仍站在那里,一直目送着我。走了好一段路回过头去,他还在那里站着。又挥挥手,可他不动,就那么固执地站在那里。我快步走到池塘边,转身迈上台阶。

回到原地坐下,面对着那一泓碧水出神发呆。

这一切都是真实的,我不是在做梦。

可我的心里还是有点虚,因为公路旁一闪而过有一个村名叫灵池。光是这村名就令人遐想,我不会是张冠李戴了吧?

俏丽池塘,水碧似玉。一圈的不锈钢护栏,犹如银质的托架,中间镶嵌着一颗祖母绿宝石。风儿轻轻,柳丝依依。成群的燕子在水面上翻飞起舞,追逐嬉戏。时不时掠过水面,泛起层层涟漪,勤劳的燕子则在衔泥筑巢。

我贪恋地注视着池塘。

池塘在农村,以前是随处可见。毎个村庄都有池塘,甚至不止一个,那是用于蓄水供人畜用水的水源。就是我们那个小村庄,也有着两个池塘。小池在大队部门前,我记事时就有了。后来人口增长,小池已经满足不了村民的用水需求,大队决定再打一个池塘。选址很奇怪,不是平地,而是一处高土崖。要打池塘,先要把这个土崖搬走,工程量无疑加大了一倍多。只有三四百口人的小村庄,举全村之力,男女老少齐上阵,利用冬季农闲时节,硬是把土崖搬掉,开挖成了一个大池塘。大池比小池足足大了三、四倍,解决了村民的吃水问题。
村魂_杨星让
村子里打了深井,村民们吃上了干净的井水,池塘便渐渐弃用了。起先池里还有水,慢慢的就只剩下淤泥了。池边野草丛生,蚊虫横飞,甚至有人将垃圾倾倒其中。不知道何时池塘填平了,盖起了村委会,安装了健身器材,成了乡亲们休闲健身娱乐的场所。

不光是我们村,我到过的许多村庄,以前司空见惯的池塘已难觅踪迹。偶尔有那么一两个,也没有水,池塘已经没有了蓄水的功能和必要了。村村有了深井,家家按上了自来水,拧开龙头水便哗哗哗地流淌出来。县西还用上了引黄水,浇地都不是问题了。
村魂_杨星让
那消失的池塘,是村民在天寒地冻数九隆冬的日子里,挥镬舞锨,用小平车一趟趟推出来的。再早些年,那是手提肩挑,一筐筐担出来的。

轰隆隆的推土机抹平了乡村的池塘,也抹去了乡村的一个符号,一种记忆,一缕乡情。给我们留下的只有乡愁。

在江南水乡,湖泊纵横,池塘星罗棋布。水,装扮了江南的灵秀。在北方黄土高原上,只有撒落在村庄里的池塘,才有水,才能给村庄带来一点灵气。池塘是村庄的眼,是村庄的魂!

如今池塘,踪迹难觅。

以后人们讲说起池塘,只怕真是一个传说了。

但是,这个村庄的池塘还在,而且被细心呵护着。池塘有名,叫做清和池。我不知道这个名称的由来,我是看到池边立着的一块石牌,上边写着清和池,记述了村民在淘池时,从池底挖出了一块石匾,上书"董永故里"四个大字,落款为明朝嘉靖年间。这块石匾重见天日,坐实了这个村就是董永故里,也得到专家、学者的认可,国家认定为非物质文化遗产董永传说故里,经典传说天仙配的发源地。

董永卖身葬父,孝感天地。孝亲敬老成了这个村的村风。一年一度的孝亲敬老亮衣赛被大会正在戏台下进行,广场上搭满了花花绿绿的棉被和整洁鲜亮的衣服,上面的小牌子上写着老人及儿女们的名字。这个村的亮衣赛被会已经举办了二十多届了。
村魂_杨星让
亮衣赛被评选结束后,村里要对孝亲敬老的好儿女披红挂花进行表彰。村里还请来了市蒲青年团演出助兴,中午还要请全村六十五岁以上的老人会餐。儿女们和志愿者们正忙着包饺子呢。

"池塘边的柳树上,知了在吱吱地叫着夏天……"   

对,是柳树,不是榕树,北方没有榕树。现在是初夏,也还没有知了叫。

燕子翻飞,蛙声一片。对,是蛙声。多少年没有听到过了,青蛙的叫声竟然如此的美妙动听,此起彼伏,演奏着一支悦耳的小乐曲。

"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放眼望去,远处是一片片麦田,麦苗绿油油,像一块巨大的绿毯,麦苗正在扬花灌浆。

改一个字。

麦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留恋的再看一眼池塘,我要起身返程了。

哦,忘了告诉你,这里是万荣县皇甫乡前小淮村——董永故里!
村魂_杨星让
79710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