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随笔] "马树"的胸怀(随笔)_李水仙

[复制链接]
社区1号 未绑定微信vip vip-forever 发表于 2021-9-1 10:24: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不管怎么说,“马树”都是个特别的个体,虽然不知它的官名,随着乡亲叫了多年,在这里也不必打破砂锅问到底。只是领受它的一点精神,给予平凡的我们一些激励。

就从初秋说起吧!也许一场不错的秋雨,平白无故地,就会打破“马树”安静的禅心。然后,绿意烂漫里,接受秋天的问候和招抚,不经意间,涂抹起淡雅的黄晕。

可以说秋天的“马树”,饮点秋风,不再是碧绿的形态,它是透亮的黄色,并且早早扬起秋天的醉美。它有着轻盈扁长的叶片,有着柔软的腰身,有着未曾倾轧的宽容,有着彬彬有礼的问候。它摇曳在枝影婆娑间,展现着一份优雅。

究竟哪阵儿秋风?一霎时,扫荡了“马树”盛披的黄妆,并且扫荡得果断干脆,了无牵挂。霜降前,“马树”就以一身清爽的站姿,准备迎接西北风的洗礼。

此时,天地满溢的秋风,空中由轻到重飞流的阴冷,搅得“马树”的邻居们、梧桐、白杨、榆树、柿树,没明没黑地扭动它们的枝叶,不失时机地晃悠着空中的秋千。它们叽里呱啦,与深秋和初冬争着叶多叶少,叶黄叶绿的是非,但“马树”安然静立。

满树的绿叶、黄叶、红叶,只要打会儿瞌睡,闹会儿疲倦,准会让残忍的秋风生生地从高枝间撸下,铺陈在树下,织成大地的锦衣。

和大众比起来,“马树”是光明磊落的。光就光吧,它不再需要什么虚饰和掩藏,枝杆握举,像枝毫笔,有种剑指苍天、手绘蓝图的气势。

79546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wechat_login qq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