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古今人物] 商汤在垣曲的传说

[复制链接]
河东老景 未绑定微信 发表于 2021-8-30 11:40: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运城垣曲上亳城村北有个古坪叫汤王坪,方圆有千亩地,中间矗立着一座古碑,碑上镌着“殷商烈祖成汤圣王居毫故都”十二个大字。这里就是成汤最初建都的地方。
                              初都西毫


汤王姓子,名天乙,原是一个叫商的部落的酋长。公元前十九世纪,夏朝最后一个帝王叫姚履癸。他暴虐无道,被称为桀王,桀即凶暴之意。为了救万众于水火,子天乙就联合有莘部落酋长伊尹,向姚履癸发起讨伐。公元前一七六六年,两军决战于鸣条岗。结果夏军溃败,桀王被俘,夏朝灭亡。人们拥戴子天乙为帝,号称成汤,即救苦救难的君主。

成汤称帝之后,他的朝代叫商。既然改了朝,换了代,总该先有个立足的地方,于是就把多年来屯兵誓众的垣曲毫邑作为他的初建都城。史学家称为西毫。考古学家顾颉刚老先生生前曾有一句定语:“汤建都西毫,就在垣曲。”


当年的毫都,内有坊,外有关,城墙高筑,宫殿雄立,护城河曲曲弯弯,井字街纵纵横横。现在的官道北村就是当年的北关。药堰村就是当年的西关,上毫城村就是当年的南关,西沟村就是当年的东关。那时四关都有街,街街都设防。护城河就是现在的汤王沟和西沟。《韵府》所载:“垣曲有亳原,汤尝誓于此”。《广舆记》云:“垣曲有汤誓地,周围百四十余步,至今民不敢耕其地,古碑尚在……”一九五三年在开凿王亳水渠时,从半坡的土层中挖出许许多多古代兵器一铜箭头,说明这里确是汤王屯兵誓众之地。

                          亳亭纳凉


“落暮空亭回,山城象外幽。涛声千涧落,雨色二凌秋。”这是清代乾隆年间垣曲知县汤登泗“雨后登景亳亭”写的一首诗。


当年亳都的东北方,有一条大岭,象一条巨龙从东往西蜿蜒十余里,到亳城便是尽头,显然是亳都的天然屏障。也是一道龙脉。尽头是一个高圪瘩,汤王就在这个高圪瘩上建起了一个富丽堂皇的大楼阁,供观景、乘凉、议事之用。这个地方就叫亳亭,也有人叫它乘凉寨。


汤王伐桀有天下之后,整整大旱七年,赤地千里,一片焦土,庄稼不成,寸草不生,井泉干涸,河水断流,原来的青山绿水变成一片煞白。到了夏天,别说啼饥枵腹,光热就把人烤焦了。


这一天,又是暑日当头,酷热难熬。汤王和那些文武大臣上了岭头亳亭,一边纳凉,一边议事。只见汤王双眉紧锁,心情如吞了铅一样沉重。他举目四望,原来墨绿墨绿的麻姑山,现在枯黄枯黄,连一点绿气也没有了;原来云障雾遮的黛嵋山,现在赤身露体,连一点岚气也没有了;原来轻歌妙舞的亳清河,现在象一条僵死的蛇,连一点活气也没有了。再俯首看看都城,一层蒸气笼罩全城,简直成了一个静死的世界。


议事开始了。话题是祈天求雨,拯救众生。大臣们你一言,我一语,无非是祷告神灵,速降甘霖。只见一位巫师开了口:“黎臣罪深延祸,遭此奇旱,欲想祈天求雨,必以人头作祭,方感上苍。”汤王闻言便问:“何以人头作祭?”巫师答:“须拿七七四十九颗人头作献品。”汤王又问:“弗必为也,可否以别物作代”巫师答:“弗能”,汤王说:“祈雨求天,本为生灵,岂能不见甘霖,先斩黎民?万万不可。”巫师说:“欲降甘霖,舍此别无他法”。汤王想了想,拈须而语:“我是万乘之尊,万民之主,万事由我一人担当,既是需头作祭,那就献上我这颗头颅吧。”汤王此言一出,众卿愣然。一时鸦雀无声。


白水泉清


议事完毕,众卿散去。汤王没有回宫,只觉心烦意乱,口干舌燥,便自言自语地说:“若此地有一清泉该多好!”话刚落音,只见一位内侍匆匆前来禀报:“启奏吾王,刚才吾王的乌骓追风驹实在渴急了,听到吾王叹息之语,飞奔山腰,奋蹄猛刨,忽然一股清泉,汩汩而喷。”汤王闻奏,惊奇地说:“果有此事,实乃朕的好造化。”内侍捧来泉水,让汤王品尝,甘冽可口。汤王偕王妃来到泉边,见泉如马蹄形一潭清水,泛泛而涌。乃以手加额说:“上苍保佑,赐我神水。”继而唤过内侍取来文房四宝,在一旁大石上书写“白水”二字。言道:“此白水系我马刨而来,就叫它马刨泉吧。”这个泉神仙所赐,圣王所钦,实为一“神泉”、“圣泉”。此泉至今还在,是一处饮水思源怀古说古的好地方。


金乌西坠,玉兔东升,夜幕笼罩了城下岭头。汤王心事重重,独自徘徊。“欲救众生,必须求雨,欲求甘霖,必须杀身,看来只有如此,别无他法。”汤王苦思冥想,一串串问号涌上心头:舍身求雨灵验吗?帝位应传给谁?朝政该托付给谁?四夷被灭后,天下之大,版图之阔,都城应该迁于何处?尧涝九年,汤旱七载,这是何故?


夜深了,汤王因心烦意乱,毫无睡意。他坐在那把龙椅上想呀想……。这时候,讨厌的蚊子却在他耳边飞来飞去,嗡嗡直叫。汤王抬手在耳边扇了扇说:“你们这些讨厌的小东西,在这里胡搅什么?快到别处去吧,再不要到这里来了!”


从那时起,这块地方便不见蚊子了。不妨,你现在到这一带去瞧瞧,仍是不见蚊子。

林祈雨


那是良辰吉日,片片祥云挂在天空。


汤王祈雨的队伍,浩浩荡荡来到平原这个地方。本来这里桑林郁郁、禾黍离离,茂林蔽日,暑月同秋,可现在却桑柘枯禾、黍绝迹,林下如焚。两相对照,汤王不禁潸然泪下。


汤王今天穿的是布衣布鞋,帽子也是粗布的。他迈着稳健的步子,上了祭坛,来到了祭桌前。祭桌上,只有一个香炉,别的什么供品都没有。汤王便决定用自己的鲜血和头颅作祭,什么猪呀、羊呀就都免了。祭坛前边堆着一大堆干柴,周围站了一圈彪形大汉,有的手里举着旗帜,有的拿着未点燃的火把,那是准备点燃干柴用的。原来汤王决定杀身的方法不是引颈就戮,而是引火自焚,想以自身之浓烟直达天庭,让天帝感慨他谢罪救民的诚意而能立降甘霖。只见汤王拈了一大把香,燃着插在香炉里,就地跪下祈祷:“诚告上苍,我为人主,罪衍在我,愿受惩罚;百姓无辜,受我连累,天帝见怜,早降甘霖。”祈祷完毕,站起身来,向那堆干柴走去。


这时,东边天际一朵朵白云集聚成了团,逐渐由白变黑。


汤王站在柴堆上,眼睑下垂,安祥地等着点火。四旁的文武百官、内侍随从、黎民百姓们都低头啜泣,不敢仰望汤王一眼。


此刻东风起了,天边那团乌云慢慢向西移动。


点火的时刻就要到了,执火把的大汉开始行动了。人群里发出了“呜呜”的哭声。风越刮越大,乌云已到了平原上空。只见点火人双手打颤,迟迟不愿见到大火燃起。但圣命难违,咬着牙还是把柴燃着了。


火舌越窜越高,火焰越来越旺,风助火威,火乘风势,霎时间祭坛一片通红。眼看汤王就要被烈火吞噬,突然一声霹雳,大雨倾盆倒下。烈火被浇灭了,汤王得救了,旱象解除了。于是人们欢腾起来,说呀、笑呀、唱呀、跳呀,高兴得发了狂。

                         汤门除奸


亳亭岭上有一个大壑,叫汤门壑,是汤王除奸的地方。


汤王是个爱民如子的圣王,最恨为非作歹、奸贪害民的恶吏。他手下的臣宰无不清正廉明,好自为之。不想偏出了个大佞臣,叫西乞无父。这个西乞无父,无恶不作,坏事做绝。古人都很迷信风水,西乞无父认为,汤王能够得天下,全凭了亳都这块发迹的风水宝地。于是,他便暗中与巫师勾结,想方设法要破坏亳都的风脉,然后从中取事,阴谋篡权。巫师对他说:“亳都风水,全在乘凉寨这条岭,蜿蜒十余里,活象一条龙。如把这条岭拦腰截断,汤王也就没戏了。”听了巫师的话,西乞无父昼思夜想,终于想出了一条毒计。


一天,西乞无父谎奏汤王说,乘凉寨北去六七里,岭下深埋着一只金鸡,那是仙人所藏。谁要得到它,可以趋吉避凶,长生不老,江山永固。汤王闻奏,就命他带上人役去挖掘。西乞无父看着汤王中了计,便兴致勃勃地督使士卒使劲去挖,恨不得一下把这里的龙脉挖断。谁知白天挖一天,晚上又平了。一连数日都是白天挖,黑夜填,怎么也挖不开一个壑来。西乞无父觉着奇怪。要看看到是底哪里的邪门?有一个晚上,他躲在暗处偷偷地观望。到了半夜,一阵清风刮过,壑口便平复如初。他并没看见什么人影,却隐隐听到两个人的说话声,一个说:“要想挖断这条岭,非得赶紧督促人役白天使劲地挖,晚上点燃谷糠火烧不可。”西乞无父听到这个点拨,就赶紧督促人役白天使劲地挖,晚上点燃谷糠火烧。没过几天,果然挖了十多丈宽、八九丈深的一个大壑,这个壑,后人叫它“汤门壑”。

                        汤王伐葛


亳都西南十余里,黄河北岸的一片小平原上,有个寨里村。这里是葛伯的封地,葛伯就在这里定居建寨,名叫“葛伯寨”。葛伯虽然与汤为邻,但为人处事完全与汤不一样。汤王是最仁慈爱民的国君;葛伯却是暴戾成性、视人命如草芥的恶煞,在他的眼里杀个平民百姓如同踩死一只蚂蚁。


一天,葛伯带领随从,架鹰牵犬去打猎。到了莘野,就是伊尹隐居耕田的“有莘之野”,现在叫莘庄。看见一只玉兔,葛伯弓搭箭,一箭射去,玉兔带箭逃走。葛伯驱马追,追过亳清河,进入汤地,就是现在的小赵村。到了这里,玉兔不见了,却见一个十二三岁的童子,左臂挎着篮子,右手提着一只瓦罐。葛伯已是又饥又渴,见了童子,跳下马来,令随从夺过童子的饭来就吃。童子是给耕地的爸爸送饭的,不料遇到这伙强人,便哭着骂着。这一下惹恼了葛伯,拔剑就把童子杀了。


葛伯越境杀童子的事,汤王很快就知道了。汤王生气极了,就罗列葛伯许多罪状,调集军队去攻打葛伯。葛伯罪恶累累,葛民早就恨之入骨,只是敢怒不敢言,一见汤师到来,便积极行动起来,里应外合,内外夹攻,一下子就把葛伯消灭了。为了纪念这位无辜被杀的童子,后人就将童子被杀之地叫“童子坪”。


79446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wechat_login qq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