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我的党员妈妈——董明吉作品

[复制链接]
社区1号 未绑定微信vip vip-forever 发表于 2021-7-15 17:36: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社区,走进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x
我的妈妈张巧便,生于1936年11月9日,是一位有着68年党龄的老党员。妈妈除了耳朵听不见以外,腿脚硬朗、精神矍铄,洒扫庭除、洗衣缝补、做饭炒菜、刷锅抹碗、刷牙洗漱等生活小事基本能够自理。

妈妈原本姊妹两个,姐姐大6岁,14岁出嫁后第三年得了痨病,舅厦奶到处问神打卦,却没能挽回大女儿的命。妈妈从此就对封建迷信老一套深恶痛绝、恨之入骨。妈妈小时候,舅厦奶给她缠脚,转脸妈妈偷偷就放开了,还动员小伙伴们一起抵制这种旧习。


妈妈13岁时,新中国成立了,她和邻居姐妹们走上街头庆祝欢呼。14岁时,政府号召女孩子上学可以不掏钱,也不用管老师饭等,给了多项优惠措施。


妈妈上了三年小学以后,我舅厦奶去世,妈妈只好停学。一年后,夏县女子高小要免费招收女学生,妈妈和好友续金叶一起参加了考试,结果都顺利考上了。上学不到一个月,舅厦爷生病了,妈妈只得回家,再也无法继续上学。

1953年,妈妈17岁了,挑起了家里的重担,在照顾好舅厦爷同时,走街串巷发动妇女们利用夜校学习文化。就在这一年,妈妈在党支部书记晋义中的介绍下,前往县城的火神庙参加了7天的中国共产党入党培训班,并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那时候,党员不多,女党员更是凤毛麟角。妈妈还被选为村妇女副主任,经常参加村里面组织的妇女翻身解放宣传活动,和村妇女主任吴凤英一起,号召妇女们破除封建迷信等旧规陋习,呼吁妇女们走出家门,走向社会。

我爷爷和我舅厦爷在一个生产队,两家相隔一条巷,关系非常好,都是贫苦家庭。两位爷爷商量后,在邻居的说和下,妈妈和爸爸于1955年结了婚。当然,妈妈是带着舅厦爷一起来的,这样两家人合成了一大家。当时结婚都是坐轿,妈妈作为党员干部,为了抵制旧风俗,把坐轿换成骑马,那可是极为轰动的爆炸性新闻,在村里引起不小的震动。

1956年,妈妈还代表夏县妇女,去临汾参加了一个月的拖拉机驾驶员培训,回来后在好几个乡镇进行大面积耕地,光荣地展示了“半边天”的风采。在当时,乡下人还没有见过拖拉机长啥模样,妇女开动拖拉机耕地,那可是山摇地动的大奇闻,十里八村的人都赶来观看,羡慕不已。

1957年,我出生以后,两位爷爷整天喜眉笑眼,对我疼爱有加。可惜的是,在我不到两岁时,两位爷爷先后去世。爸爸在外从事兽医工作,妈妈除了参加生产队劳动和妇女工作,还要照料一家子。

从我记事起,晚上就没有见过妈妈踏踏实实地睡觉,更谈不上白天午睡。我半夜起炕撒尿,妈妈不是在煤油灯下“嘶、嘶”地纳鞋底,就是“啪、啪”地织棉布。我问过妈妈:“你整天不停地干活,不累呀?”妈妈边做活边回答:“你一个月要穿烂一双鞋,我不做,你穿啥呀?一家子吃啥穿啥呀?累字在我身体里没有位置!”

妈妈是我们孝敬老人的楷模,她常讲:“你奶奶可是咱家的大功臣,要不是你奶奶做饭、纺棉花、看孩子、驾牲口磨面,承包了一些琐碎的家务活,我都不知道这一大家子该怎么生活下去。有你奶奶支撑着家,孩子们回家,不至于门上挂着锁,你们倚卧在门墩上打瞌睡。”还真是,我们几个放学以后,家门总是开着的,心里感觉暖暖的。从我记事起,妈妈在蒸馍时总是蒸两种馍,一种是大家吃的玉米面馍,另一种是专门给奶奶蒸的大麦面馍,或者小麦和高粱面混合的二面馍。妈妈说奶奶年纪大了胃口不好,吃玉米面馍吐酸水,必须格外照顾。

1971年,我大妈生小儿子时难产大出血去世,大伯一家老小一下子陷入困境。妈妈果断地将已分家五年的两家又合成一大家。两家11口人吃饭好解决,但织布、做鞋、穿衣是一大难题。妈妈就把我几个未成年的妹妹集中起来,手把手地教做鞋、织布、做衣服、拆洗被褥、做饭炒菜等。农忙时节,她邀请姑姑、老姨等亲戚朋友共同打理家务共渡难关。这么多的人口,只有大伯和妈妈两个劳力,虽然生活拮据,但我们家依然没有成为生产队的欠款户,老人没有缺衣少食,孩子们也没有挨饿受冻、穿破衣烂衫,更没有辍学。

妈妈时时以一个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处处以一个共产党员的形象感染身边的人。上世纪七十年代,计划生育工作刚刚起步,多子多福的观念在人们心中根深蒂固,妇女们根本无法接受绝育手术。妈妈一家一家跑,做妇女们的思想工作,可是一点效果也没有。有人提出:“打铁先得自身硬,你也是四个子女的母亲,你先带个头试试,我们坚决服从!”这一军将得妈妈醍醐灌顶,她二话没说成了第一个走上手术台的人。当时开展的是针灸麻醉,麻醉的医生都是在外地刚刚学习回来的,技术不是很娴熟,妈妈积极配合,并鼓励医生:“我相信中医针灸,相信你技术高超!”医生顺利地完成了麻醉工作和结扎手术。在妈妈的带领下,一大批妇女实施了绝育手术。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的女儿出生后,正是计划生育非常严格的时期,妈妈动员我:“我和你媳妇都是共产党员,我们给乡亲们作表率,男女都一样,女儿也是传后人,为咱们这个‘五好家庭’光荣牌再增光添彩吧!”我媳妇做了绝育手术,领取了独生子女光荣证,妈妈满意了。

1995年,村里集资建学校,妈妈说:“我虽然没有工资,但我是党员,我带头捐500元,你们三个(我爸爸、我媳妇、我)虽然工资都不高,但是,每人也必须捐500元,明天天黑以前全部交给建校领导组!”在以后的各种捐款活动中,妈妈总是走在最前面。

1998年,妈妈得了突发性耳聋,一夜之间失去听力,给生活带来不方便,出现了严重的精神抑郁症。妈妈耳朵听不见,没法交流,我们只能用手比划,实在不行,只好拿来纸笔交流。

我家院子里有几棵桃树、石榴树、葡萄树,每到成熟季节,妈妈都要把硕果分成若干份,送给邻居张大妈、五大叔,还有她娘家自家屋几个弟弟。我说:“咱们的质量太差,能拿出手吗?”“没事,他们不会嫌弃的!”

妈妈生活中很朴素,很少买新衣服,总是拾掇儿女们穿下来的旧衣服,穿不烂根本舍不得扔。妈妈经常说:“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我不穿的一件旧秋衣,妈妈看见了,缝缝补补又穿了几年。

妈妈爱干净,头要天天洗,澡要天天擦,脚要天天泡,春夏秋冬雷打不动。因此,天黑以前,热水必须提前放到妈妈的房间。我劝妈妈:“头不要天天洗,您在生产队里的时候,也是天天洗吗?”“不洗我难受,那个年代忙得像撵贼一样,哪有时间洗澡,你就是想洗,哪有现在的太阳能?夏收的时候,把洗脸盆里面舀上水,在太阳底下晒一天,晚上收工回来把身子擦一擦,哪里还有更高的奢望。”

妈妈还是“幽默”的源泉。大妹董彩菊有过敏性哮喘,听说舅厦奶原来就有这个毛病,医生说有一定遗传因素。妹妹给妈妈说了以后,妈妈说:“医生完全胡说八道,你奶奶为啥不传销给我,怎么可能传销给你!”妈妈把遗传说成了传销,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妈妈有文化,从来不相信封建迷信那一套。一天,她在老祖宗遗像前烧香磕头,我问她,妈妈慌慌张张回答:“我这是在给你爸你爷说我们生活很好,不是迷信,是让你爸在天之灵不要挂念,我们现在生活得很好不让他们操心。在咱们这个家,你两个爷爷活了63岁,你奶奶活了72岁,你大伯活了63岁,你大妈活了36岁,你爸爸活了71岁,我今年86岁,算是咱家老寿星了,我现在不是不想死,我是丢不下来之不易的好生活和暄虚细软的大白馍呀!”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每个党员发放了一套供学习的书籍,妈妈看见了如获至宝,天天认真看、细细读,不时自言自语:“现在的社会真是好呀!怎能不感谢毛主席带领我们翻身得解放,怎能忘了伟大的中国共产党的英明领导呀!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7月1日,党组织为党龄50年以上的老党员颁发“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当禹王镇、禹王村的干部和工作人员给妈妈戴上金光闪闪的纪念章时,妈妈非常激动:“我老了,不中用了,不能为党工作了,党组织还没有忘记我们这些老党员呀,感谢党组织!”

世上只有妈妈好,妈妈唠叨也是宝。



妈妈,您的唠叨是一首深邃的诗,悠远纯净、和雅悠长,等到儿女长大了才能读懂;


妈妈,您的唠叨是一首抒情的歌,婉转悠扬,轻吟浅唱,只有自己当了父母才会理解。


妈妈的唠叨像春风,此起彼伏,温馨蜜意;


妈妈的唠叨像夏雨,忠言逆耳,行峻言厉;


妈妈的唠叨像秋风,掷地有声,温柔慈祥;


妈妈的唠叨像冬雪,冷酷无情,纯洁柔情。


有了妈妈的唠叨,就有了亲情的味道,有了妈妈的唠叨,就有了家的感觉。


妈妈,您就敞开心扉地唠叨吧!


妈妈,您的亲人们衷心地祝愿您:远离疾病,健康长寿!


妈妈,您的儿女们诚心地祝愿他们的党员妈妈天天快乐,时时开心,健康长寿,永远幸福!


76825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