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我的父亲,我的大学——赵卫刚作品

[复制链接]
散文小屋 未绑定微信 发表于 2021-5-31 12: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社区,走进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wechat_login qq_login

x
我的父亲,我的大学

赵卫刚

父亲叫赵锡辛,1944年出生,2004年去世。他敢闯敢拼,1986年辞去镇氧气厂的工作,与人合伙贷款买回一辆大卡车跑运输。通过辛勤劳动,我家也成了村中的富户。

然而我初中时,父亲由于轻信别人被骗十几万元,从此家中生活日渐拮据。为了还款,父亲卖掉老宅和辛苦种植培育多年的苹果园,但相比欠款还是杯水车薪。尽管如此,我家五个孩子,父亲对我们的学习非常支持。“只要想读书,砸锅卖铁也供你们。”这是他常说的话。

1995年,我高考遭遇滑铁卢,心灰意冷,坚决不去复读,还向父亲抱怨:“受苦就受苦吧,这就是我的命,我认了。”临近开学的一天,父亲很晚才回家。他微微笑了一下对我说:“明天咱俩上山给果树打药。”那时给树杀虫主要靠人背着药箱喷药。以前喷雾器都在父亲肩上,这次他主动将喷雾器给了我。一路打、一路洒,3天下来,我的肩膀被背带勒得通红,全身都是农药味,头被熏得晕乎乎的。打药结束后,父亲带我又平整了3天水渠,我平时握笔的手起了不少水泡,虎口也磨出了血。6天的劳动,彻底消磨掉我当初的“豪言壮语”,我逐渐怀念起读书的日子,也理解了父亲起早贪黑、艰辛养家的不易,考大学的念头又在我心中点燃。

更让我意外的是,几名同班同学来到我家,鼓励我和他们一起复读。就这样,我重新走入县中学。后来同学们说是父亲找到他们,让他们劝我复读,言语姿态谦虚得像一个小学生。听着同学们的述说,我泪流满面。为了让我求学,父亲竟想了这么多办法。

1996年高考,我顺利考入山西农大。接到通知书那天,我和父亲正在山上干活,父亲扔下锄头就往下跑,我在后面怎么也追不上。随后几天,父亲一直随身携带着通知书。入学那天,父亲每个窗口都自己排队办手续……我的入学,弥补了家里没有大学生的遗憾。

2000年大学毕业,我被武警山西省总队特招入伍,成为一名武警警官。入伍后,父亲反复叮咛,“不要拿公家和别人的东西”,这句话一直作为我坚守的底线和红线,铭记在心,丝毫不敢越界。

2004年4月,父亲突发脑溢血病倒了,第一次,怕影响我工作,他反复叮嘱家里人不要让我知道。等第二次出血严重时,我见到他,他已不能讲话。第二天,父亲永远离开了我们,享年60岁。

父亲没有给我们留下多少积蓄,却给我们留下了丰厚的精神财富。他让我看到那代党员把对党的忠诚与信仰植入灵魂的传承,那代农民将质朴与善良融入血脉形成的家风,以及在艰苦岁月不惜一切代价供养子女读书的心血……

父亲,有幸成为您的儿子是我今生最大的骄傲。感谢您的教诲,感激您的给予,感恩您的养育。
74249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wechat_login qq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