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唱支山歌给党听——苏久康作品

[复制链接]
散文小屋 未绑定微信 发表于 2021-5-18 11:28: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社区,走进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x
唱支山歌给党听

苏久康

2017年2月9日,对我们一家来说,是一个无比黑暗的日子。患肾病41年的母亲又因为脑瘤,与病魔抗争了仅仅33天之后,就永远离开了我们。从此,我的世界再也没有母爱。


给母亲求医治病40年,每每在我感到精疲力尽、快要陷入绝境的时候,亲爱的组织和伟大的祖国就会毫不吝啬地接过挽救母亲生命的接力棒,给了我坚持下去的勇气和力量。母亲走后,我曾无数次想到,如果不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就不会有母亲的第二次生命,更没有儿女此后13年报达母亲养育之恩的机会。

母亲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农村妇女,心地善良、温柔贤惠,却命运多舛,多半生都与病魔为伴,受尽了病痛的折磨。1976年,身怀六甲的母亲得了慢性肾炎,医生一再建议终止妊娠,但倔强的母亲坚持用生命做赌注熬到瓜熟蒂落。我刚一出生,父亲就带上母亲走上漫漫求医治病之路。在父亲的精心呵护下,母亲的病情一度得到了很好的控制


但由于家里负担重,从不惜力的母亲因为长年累月的辛苦劳作,病情不断反复,到了2003年4月,更是彻底病倒,住进芮城县人民医院。俗话说“屋漏偏遇连阴雨”,2003年5月,祖国大江南北笼罩在一片“非典”阴霾之中。眼看病床上的母亲病情一天天加重,却不能去西安大医院求治,我欲哭无泪、心如刀割。

5月29日,母亲已陷入断断续续的昏迷状态,对外界的感知除了我两岁半的儿子喊奶奶时还能哼一声外,就是我每次走到病床前,她努力睁开双眼,用浑浊的眼光看我一下。从母亲的目光中,我似乎能读出一种责怪,怪我不想尽一切办法去挽救她的生命。我的心几乎都要碎了。在和父亲商量之后,经过县人民医院领导和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沟通协调,西安的医院同意接收我们送母亲去治疗。

5月29日晚上,县医院的医生连夜为我们所有要去西安的医护陪同人员作了体检,并按要求办理了相关证明。5月30日早5点,蓝灯闪耀的救护车,载着病重的母亲和全家的希望风驰电掣奔向西安。说心里话,这次去西安为母亲治病,我已不抱太多幻想,甚至做好了半路折返的最坏准备。因为在我的潜意识中,按照当时的医疗技术,终末期尿毒症几乎可以和死亡画上等号。当时的母亲已陷入深度昏迷,救护车上,二姐不停呼唤着母亲,生怕母亲坚持不住。

苍天有眼,好人平安,在强烈的求生欲望支撑下,救护车终于安全抵达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提前联系的医生早早就等在医院门口。让我们喜出望外的是,进入新世纪之后,我们国家的医疗技术和力量得到了飞速发展,血液透析技术已成为挽救终末期肾病患者最有效的途径。经过一周时间抢救和透析,母亲的生命体征逐渐平稳,我们再一次成功地把母亲从生命的边缘拽了回来。

后来参与抢救的医生告诉我,如果没有血液透析技术的应用,母亲去西安当天就会失去生命。值得庆幸的是,在决定母亲生命的十字路口,我作出了值得我自豪一生的选择。改革开放二十多年,我们国家的医疗技术产生了质的飞跃,人民的生命安全得到更加有力的保障。

经过16个月的住院透析治疗,母亲身体的各项指标得到不断改善,2004年9月10日,幸运的母亲成功地在西安接受了肾移植手术。就在我们认为屡经磨难的母亲将幸福地度过后半生的时候,厄运再一次来临。母亲又一次被巨细胞病毒感染,当医生找我谈话,告诉我说,如果不做进一步抗病毒治疗就会前功尽弃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在病危通知书上签了继续治疗的意见。


但是,再一次面对天文数字般的高额医药费,我一个27岁的大小伙子,眼泪还是不争气地夺眶而出。无奈、忧伤、不可名状!在母亲透析的一年半时间,每月都需要一万多元的医药费,做手术又花去20余万元,如今又需要10多万元去买进口药抗病毒。

母亲没有工作,农村合作医疗那时还没有实施,我和姐姐都刚参加工作,巨额的医药费压得我们几个工薪阶层家庭喘不过气来。再次面对巨额的医药费,医院长廊下,我们姐弟三人相向而坐,个个泪眼婆娑、无语凝噎。

当时我还在人行芮城支行工作,回到单位再次筹钱的时候,领导看见我神情沮丧,多次找我谈心,不仅在原则允许的范围之内对我的工作给予照顾,还给予了我一定数额的困难党员生活补助,让我在最无助的时候感受到党组织的关怀和温暖。母亲的感染控制住了,2005年2月,母亲痊愈出院。

俗话说得好,妈在家就在。尽管母亲术后服用抗排异药物,每年还需要花费五六万元,我们的日子仍然过得倍加艰辛和清贫,但生活却因有母爱,平添无尽的幸福。

有一句话说,当生活为你关了这扇门,一定会为你打开另一扇窗。2008年,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落地实施,肾移植病人术后治疗的费用纳入了报销的范围,每人每年只需要缴纳10块钱,吃药的费用就能报销一半还多。后来,随着个人缴纳费用的增加,报销的比例逐年提高。这对于为母亲求医治病多年、经济非常困难的我们来说,简直就是做梦都想不到的大好事。


后来,国家也大幅度提高工薪人员的工资待遇,我和爱人的工资也增长了好几倍,给母亲治病不再是什么难事。我们的家庭又恢复了欢声笑语。母亲虽然上学不多,但却知书达理,懂得感恩。看到每次为她买药,都能报销那么高比例,她都会念叨:“我一个农民老太太,没有为国家作一点贡献,国家却要为我报销这么多的药钱。”心情好的时候,她还会情不自禁高歌一曲:“唱支山歌给党听,我把党来比母亲。”当唱到“母亲只生我的身,党的光辉照我心”时,乐观的母亲还会把歌词改成“母亲生了儿女身,国家管我医药费”。

孟子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如今,母亲虽然离开了我们,从此我不再有母爱。但当我看到我们国家社会保障政策惠及了天下更多的患病母亲,让她们尽管身患重病,还能不愁吃、不愁穿,住房医疗、子女上学都得到有效的保障;看到新冠肺炎疫情还在其他国家和地区疯狂肆虐,而华夏大地却在党和国家的领导下取得了决定性胜利。我不再因为失去母爱而孤单,而是对我们的党、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制度更加充满自信和希望。

如今,我不再惆怅和彷徨,因为母亲哼唱红色歌曲的余音总会萦绕在我的耳边,不断激励我在本职岗位上,为党、为国家的金融事业努力工作、不懈奋斗!

73633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