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书缘——李新潮散文

[复制链接]
散文小屋 未绑定微信 发表于 2021-4-20 10:45: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社区,走进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x
书缘

李新潮

与书结缘是人生一大幸事。

书是作者社会阅历的总结、人生智慧的结晶,是前人留给我们的精神财富。读书能使人长知识、明事理、增智慧;读书可以陶冶情操、拓宽视野、开阔胸襟、提升气质。尤以在青少年“三观”形成初始阶段,好书必然是前行道路上的指路明灯。

小时候,当我开始识字后,受舅父薛荣福的影响,就爱上了读书,先是小人书、连环画,随着识字增多,便看小说。在我少年时期,除了四大名著,当时社会上流传的小说,我几乎看过一大半。

舅父在姥爷家排行老四,仅年长我10岁,因此从小到大,我一直称呼他为“小舅”。当我上小学的时候,他在学张中学读书。他不仅爱看书,而且喜欢买书,家里有满满两抽屉的藏书。舅父家与我家只隔着一条沟,他们村的孩子上小学就在我们村里,因此,我经常会在放学后随着几个表妹去舅父家蹭饭吃。

起初,每次去舅父家时,只要小舅在,他就会打开桌子抽屉给我取一两本小人书看。后来,我慢慢开始看他藏的一些小说,印象比较深的有《雷锋的故事》《林海雪原》《欧阳海之歌》《红旗谱》《播火记》《把一切献给党》《三家巷》《三里湾》《野火春风斗古城》等。那时候书中有些字我还认不全,但主要故事情节能够看懂,尤其是书中的主要人物,像《林海雪原》中的203首长少剑波、侦察英雄杨子荣、“小白鸽”白茹、“飞毛腿”孙大得、“坦克”刘勋苍、“夹皮沟”民兵李勇奇、姜青山和他的猎犬“赛虎”,以及雷锋、欧阳海、朱老巩、金环、银环等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成为我崇拜模仿的偶像。而“蝴蝶迷”“座山雕”“一撮毛”等也成为我最憎恨的反面人物代表。

是小舅引导我与书结缘。他是我从小热爱学习、热爱读书的启蒙人,他的藏书对我来说犹如甘霖雨露,在我渴求知识的成长过程中起到了巨大的推动帮助作用。

那时候没钱买书,全是借书来看。幸好小舅结婚时把他的藏书全都送给了我,这样我就有资本拿书去和别人交换来看。像《苦菜花》《迎春花》《烈火金刚》《青春之歌》《红日》《平原枪声》《平原游击队》《敌后武工队》《暴风骤雨》《吕梁英雄传》《晋阳秋》《保卫延安》等,这些书都不知经过多少人的传看,到我手上时,有的有头无尾,有的有尾无头,甚至有的无头无尾,尽管如此,只要能得到一本书,我都如获至宝,经常晚上做梦梦见得到一本没看过的书。

在学校里是不能带课外书的,我只有放学回家后利用吃饭和晚上时间看。好在那时没有家庭作业,放学之后的时间完全可以由自己支配。

那时候没有电灯,晚上在昏暗的煤油灯下看书,早上起来,鼻孔都是黑的。小时候我和奶奶一起睡,她怕浪费灯油,总是不停地催促我熄灯睡觉,我就钻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筒偷偷看。为此,我还自己发明了所谓的“小电灯”,也就是把手电筒的灯泡卸下来,把电池用纸卷住,然后用一根导线连上灯泡和一个铜麻钱,铜麻钱放在电池底部,灯泡对住电池的阳极就能点亮,就是瞎折腾。有时候吃饭时被书中的故事情节吸引,母亲做好饭叫了我好几遍,我都没听见。

那个阶段,我像疯了一样到处找书看,本村的、邻村的、亲戚家的,认识的人、不认识的人,但凡只要看到一本好书,总要想方设法淘到手。吃饭时看,走路时看,睡觉时看,因为看书入迷,出过不少状况,没少挨骂。过去村里用石磨磨面,都要先把麦子用水淘洗干净,然后在场院空地里架起的苇席上晾干。“淘麦子”时,我的责任就是看住小鸟和鸡、猪,不要让它们吃了麦子,这时候我就一边看着麦子一边看书。我家有只大红公鸡最狡猾,常常悄悄靠近看我有没有反应,若被我发现,就赶忙逃走,有时候我被书中人物故事所吸引,一不留神,它见我没反应,就迅速跳上苇席狂吃几口。最可恨的是,它那几个藏在暗处的“三妻四妾”也趁火打劫,纷纷上来抢食。

还有一次,我家场院靠近崖边有几棵枣树,枣儿快成熟季节,当时只有三四岁的小堂妹和一群小朋友在枣树下打枣吃,我在不远处的门楼下看书带招呼这几个小孩。因为看书入迷了,几乎忘记了这几个孩子的存在。忽然听见一片哭喊声,原来是小堂妹只顾仰着头看打枣,从崖边倒退着掉下去了。崖有十多米高,幸好底下有个粪堆,比较松软,堂妹掉在上面,无有大碍。这次事件在我心里留下了好长时间的阴影,后来父亲赶紧找人沿崖边筑起了一道土墙。

那时候农村里少有人拥有国内四大名著和世界名著,唐诗宋词、四书五经更谈不上。少年时代没能读到这些古典名著成为我最大的遗憾。记得那时唯一看到的外国小说是苏联奥斯特洛夫斯基写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书中的主人公保尔·柯察金整整影响了我国几代人,他的那段名言“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属于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忆往事的时候,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愧……”还有一部大部头的前苏联小说《教育诗》,写的是二战后苏联一个儿童教养院的事。里面让我印象最深的一个情节是一位教育工作者患有肺病,且身体非常瘦弱,他练习冬泳,开头差点要了命,但他坚持锻炼几年后,身体很棒,病也好了。受他影响,我有几年时间也坚持用冷水洗脸,可惜没有一直坚持下来。

1977年高考制度恢复,由于当时的我思想有顾虑,就没有抽出时间充分复习备考,仓促上阵居然能一次成功,顺利考入大学,这全靠自己原来爱学习、爱读书打下了基础和功底。工作后,由于共同的爱好,我又结识了不少文学界、新闻界的朋友,也收藏了他们赠予我的不少新作,都使我获益匪浅。多年来,除了工作内容之外,我也尝试着写一些散文,偶能见诸报端。如今虽已退休,爱看书、好动笔的习惯仍初心不改,有好的东西还是喜欢与大家共同分享。
72365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