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玉壁古战场四章——王建文散文

[复制链接]
散文小屋 未绑定微信 发表于 2021-4-14 11:23: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社区,走进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玉壁古战场四章

王建文

南北朝时期,在稷山县太阳乡境内,东、西魏之间发生过历史上“规模最大、时间最长、战术最杂、伤亡最多的战争”,史称“玉壁大战”。高欢兵败,使骁将斛律金作《敕勒歌》。其后由于双方攻防转换,战场后移至玉壁城北的平陇。——题记

早春的黄昏

鸟无声兮山寂寂,夜正长兮风淅淅。魂魄结兮天沉沉,鬼神聚兮云幂幂。——李华《吊古战场》

早春时节,汾河尚未醒来,爬上最后一道土岭,我独自寻访玉壁之战古战场。凭高远眺,西边的黄河也慵懒惺忪。汾水两岸的稷王山峰和吕梁山麓云雾翻涌,近处土堐上迎春花丛金星点点、暗香浮动。

高欢从小流落鲜卑族,从一个传令兵成长为东魏权臣,并为随后的北齐开国做了铺垫,人生完美逆袭,堪称教科书级。对纷纭战乱的南北朝时期,我想用尽量平和的眼光看待这场战争。历史风云际会,乱世枭雄高欢,不幸在此先后遇上西魏“救火队长”王思政、一代名将韦孝宽,留下战死在玉壁城下7万余具尸骨,人称“万人坑”。

透过时光通道,眼前幻化出一场厮杀景象,诉说着生命的脆弱。此刻,我静静地站在时光的这一边,沟渠里向阳的土堆旁,一株西府海棠开在酸枣丛中,吐出粉红的花蕾。暮色四合,我转身离去。我痛恨以正义之名发动的所有战争。

曾经的兵营

高出军营远映桥,贼兵曾斫火曾烧。风流性在终难改,依旧春来万万条。——薛能《柳枝四首》

我寻访到的兵营,不管是“高欢城”还是“斛律光寨”,都被柳树包裹着,难不成他们都是周亚夫的拥趸?初春时节,无边无际的柳树林远望氤氲如烟,思绪如柳絮,飘然纷飞。

风从远古吹来,吹过士兵的营帐,有烤肉的味道,伤者的怒骂,劳累的鼾声,夹杂着脚臭、汗酸、潮湿被褥的霉腥。

风从山谷吹来,吹过狼藉的战场,硝烟未曾散尽,残戈在星空下发出幽幽寒光。风看见了波澜壮阔,见证了一群又一群人生命的流逝。

风从梦里吹来,吹过每个士兵的憧憬,进攻者的梦里是一片辽阔的草原和白云般飘过的牛羊,还有放牧的亲人;守城者的梦里是温暖的土炕,妻子依依不舍的留恋,倚门母亲的叮咛。

黄昏把夜晚带给大地,思念把希望托付星星,士兵把伤痛架上篝火,战争把绝望和酒倒进碗里一饮而尽,束紧沉重的铠甲去进攻或者守城。曾经的兵营,应该有很多故事。

忧伤的思念

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敕勒歌》

站在掩埋着累累白骨的土堰之下,我试着用低沉的声音吟诵这首诗民歌,但表达不出游牧民族汉子那特有的明朗豪爽的风格。黄庭坚说,这首民歌的作者“仓卒之间,语奇如此,盖率意道事实耳”。看来,真正的艺术,有时候是不需要雕琢的。我们都有过思念,但还是无法体会军人那种转瞬生死、心有不甘、念兹在兹的忧伤,就像戈壁滩上的疾风骤雨,一眨眼云收雨散犹如惊鸿一瞥、不着痕迹,却动人心魄、扣人心弦。我想,这歌曲里不仅有思乡,还有饥饿、伤痛、向往以及爱情。

混乱的年月,战争以最原始、最野蛮的方式在各地不断上演。进攻和守护、征伐与反抗、扩张与忍让,有些争斗不管当时看上去有多正义,事后看来或许毫无意义,有些战争不管当日看上去多邪恶,无形之中,推动了人类迈向未来的进程。站在现在的时间节点来看,我们不得不相信这都是历史的选择,作为个体的人,不管是英雄还是枭雄,都很无助。

玉壁之战中,进攻者一首《敕勒歌》,让人得以窥见他们内心不为人知的一面。那一面,柔软地让人心碎;守城者,不管初衷是什么,毕竟,他们心存正义,守护了善良。

相传的爱情

尘世是非,躲不开人间风月;人间风月,躲不开情深意长。

——长宇宙《南北往事》

在民间传说中,听到过一名东魏士兵与村姑的爱情故事。生逢乱世,没人知道这个小伙子的名字,也没有关于这个村姑的记载,只知道高欢退兵的时候他选择留下来,可惜的是,后来被守城军抓住并作为敌军斩杀,引来后世无数人的唏嘘。

其实喜欢一个人,就像是一只飞翔的鸟儿自愿把自己关在笼子里,矫健的猎豹自觉捆上枷锁;因为喜欢一个人,就放下了所有的防御。

我费尽心机想找到这个故事的线索,可惜无从着手。我相信,那个村姑一定很爱他,所以他才放弃了求生的种种可能,只为能够守在她的身边,死而无悔。

经历过战争和绝望,一无所有的时候,爱情还原了它本来的模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