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野菠菜的春天——李淑娟散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4-8 15:16: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野菠菜的春天

李淑娟

三月初的一天早上,我像往常一样去步行。我去的这条路是一条村路。说是村路,却没有巷道和集中民居,它就是属于一个王家营村子的地方。一条路从中间延伸出去,向西可以连接到乡级公路,向东连接着密集的几个大小区。

这条路比较特殊。从东向来时,先下一个坡,坡下地势较低。以前这里简直就是垃圾场,各种垃圾堵塞,难以下脚,每次走到这里,想往前深入,就会望而却步。还有,因为是土路,遇到下雨,道路泥泞,一片烂泥塘,更下不去脚。雨过天晴,土路会留下车碾过的坑,所以这里坑坑洼洼,实在是不适宜散步。但是,也不能说这里一无是处,因为这里有田野,有桃树,有法桐林,还有房屋。

去年春天,我透过肮脏污浊的空气,一路小心翼翼地尽量别踩在垃圾上,跌跌撞撞地穿过了这一片垃圾区。然而就在旁边的田野上,我看见了一家三口正在荒草萋萋的地里,埋头寻找着什么东西。我很好奇地看着他们,终于明白了,原来他们在挖野菜,比如蒲公英、白蒿等。面对他们,我觉得自己太矫情了,一点不洁就限制了前进的脚步,不如他们活得实在坦荡,也不如他们懂得生活乐趣。春天就应该到地里识野菜,一边挖,一边玩,呼吸春天的味道,多么好。

从这次以后,我偶尔也会到这里步行。从这条路一直向西走,大约50米以后,路一下子就平坦了,视野也开阔了。路南大部分是田野,麦田居多,也有桃树、桐树、油菜和一些路边树。路北,大多是出租的厂房、库房之类,也有一片法桐林,更远处有一片金叶槐。但这里的房子不是平常意义上的民居,是用来做生意的房屋。这里通常都很安静。偶尔遇见一个人、一辆车,都是各自走自己的路,擦肩而过。但这正符合我的心性。

过去十多年来,我走这条路都是屈指可数的事情。因为环境的缘故,我步行多选择其他线路,但是心里并没有忘记,因为它少车安静的田野风总是令我惦记。庚子鼠年过去,辛丑牛年来了。春风吹拂、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我像许多人一样,到户外踏青。我又走到这条路上来,意想不到的是,站在入口的坡前,眼前的景象着实令人惊喜,这里的环境发生了很大的改观:道路畅通了,垃圾得到了清理,一条看上去比较干净的路面,一眼可以伸向远方了。正是麦苗返青的时候,麦苗从冬天醒过来,焕发了新绿,站直了腰,精神抖擞起来。路边的荒草像是一道篱笆,围住了麦田。但是,当我靠近路边,仔细看荒草下面,却忍不住喜悦,因为下面已经涌出了许多新生命——野草。我很好奇,每发现一种野草,我都俯下身去辨认。其中有一种草,墨绿色,叶子很像小时候割的猪耳朵草,但又不能肯定。于是,我用手机确认,确认的结果,是叫野菠菜。确实像菠菜,但是它的叶型漂亮,像羽毛,长圆形,边缘具波浪纹,四五片叶子围在一起,贴着地,长得踏踏实实。我为认识一种野生花草而高兴。

阳春三月,田野上到处涌动着生命力。桃花梨花桐花渐次开放,新叶开始长出,金叶槐的颜色像刷了一层漆分外鲜亮,油菜花无比纯净,麦苗拔节。每次走到这条路上,眼前都有新变化、新景色。太阳每天都是新的,春天的田野也是如此。道路畅通,环境改变,行人和车辆比往日稍微多了一点。田野上,时不时看见农人在地里除草,隔着稍远的距离,人影在桃林麦田里弯腰劳作的情景,颇有远古气息。希望的田野上,时而有大鸟鸣叫和飞翔,时而有麻雀躲在草丛里叽叽喳喳,时而有一辆运货车驶过,一切静而有序。路边的荒草被新生的野草挤得破败不堪。野草一天天长大了,变模样了。我认识的野菠菜已经不是贴地,而是站起来了,长圆形的叶子有一尺高了,像菠菜一样,一棵就是一大捧,颜色绿得像潭水。我一眼就能抓到它的形象,不会再认错了。

野菠菜在春天里,到处都能看到它的身影。有时候它在路边,有时候在河堤上,有时候在冬青丛里,有时候在我们小区小广场花圃中。我抬眼一看,就欣喜地认出它来,仿佛儿时的玩伴,是一种相见欢。从资料上得知,野菠菜味道酸酸的似醋,可以炒,可以凉拌。我很敬佩神农尝百草敢为天下先的勇气,但我终究没有品尝野菠菜的味道。我是一介凡人,在春天的田野上,相遇并认识了野菠菜,并为它身上聚集的生命力而感动。我想,作为人,我不应该只为满足口腹之欲,也不应该仅仅是“三人行必有我师”,还应该从植物花草身上学习一种精神,不拘环境,向乐而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