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乌 米——菩提花散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4-7 11:11: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乌 米

菩提花

乌米像一丛雨后艳丽的蘑菇,突然在半截巷冒出来。

之所以说乌米像一丛蘑菇,而不是一朵蘑菇,是因为她腰系鹅黄围兜,一袭白裙,被眼前几个红蓝绿紫的筒子炉呈半圆状一围,可不就是生生的、挨挨挤挤的一丛雨后艳丽的蘑菇。

这一丛雨后艳丽的蘑菇,一冒出来,就遭半截巷居民的集体围观。

半截巷居民对新鲜事物,历来抱着极大的好奇心,且不对此好奇心,做任何掩饰。乌米不怕围观,笑眯眯地和所有人打招呼,乌米说:“大哥大姐,喜欢吃煎饼吧?咱家的煎饼摊今天开张,欢迎捧场哦!”

“你家的煎饼好吃吗?”人群里有人问。

“好不好吃,我说了也不算,稍后煎饼出锅,我送大哥大姐一人一张,先品尝,也算做个广告。”乌米嘴里搭着话,手脚也不松懈。众人打眼看去,围着乌米架子鼓一般排开的四个筒子炉,却原来是4个袖珍蜂窝煤炉子。炉子里炉火正旺,红彤彤的,正到火候。乌米扭身,搬出4个乌黑油亮的铁鏊,“啪啪啪”一炉放一鏊,摆好,低头掀开跟前的塑料桶,右手掌一把铁勺,在桶里顺时针搅几圈,面糊旋起一个旋涡,只见她手腕趁劲一抖,顺波纹舀起桶里飘着花椒叶末的面糊,依次倒在4个鏊里,放下勺子,再依次端起铁鏊一旋,鏊里的面糊糊顺势流下,一张薄如草纸的煎饼就成型了。稍等两分钟,煎饼在炉火的烘烤下,“滋啦滋啦”翘起边角,乌米两个指头捏起边角,一提再一甩,煎饼就翻了个个儿,又服服帖帖地铺陈在鏊里,继续“滋啦滋啦”冒着气泡。面糊里的花椒叶子被火一煎,香气朝鼻孔里钻,好几个人忍不住打了个香香的喷嚏。

且不说煎饼味道如何,光乌米这一套麻利的操作手法,立马就征服了半截巷围观的人群。大家纷纷拍手叫好,好几个人举起手机,围着乌米拍照,准备炫朋友圈讨赞。

等图片发至朋友圈,立马有人秒评:“嗨,这不就是个活脱脱的煎饼西施吗?”

众人再看乌米,端庄俏丽,一条乌黑的辫子,一副镶红边的眼镜也遮不住的浓密睫毛,还有那粉里透红的嘴巴……呀呀,这煎饼西施,真真名副其实啊。

乌米煎饼摊的生意可想而知。半截巷因了乌米的煎饼摊,立马活色生香起来。

当然,不排除有的人是因了乌米,才去光顾煎饼摊的。不过,乌米的煎饼也确实好吃,薄若草纸,却柔韧筋道。半截巷会摊煎饼的婆姨不少,但能像乌米一样,一人对付4张煎饼的却没有。

婆姨们好奇,围了乌米,问:“你这手艺了得啊,怎么练出来的?”

乌米笑眯眯道:“熟能生巧,不难,你要天天摊,也能行。”

时间久了,大家从乌米嘴里知道,她男人跑货运,她因为要陪5岁的女儿上学,只能一早一晚摆个煎饼摊子。乌米说:“赚个小钱补贴家用,也给自己找个事做,他跑车也好辛苦的,我替他分担多少是多少。”

半截巷居民都觉得乌米很贤惠。

又一日,乌米的煎饼摊边多了一个油饼摊,摊主是个和乌米差不多年龄的小伙子。小伙子干净利落,油饼炸得不错,酵子起面,宣腾腾的十分可人。半截巷的居民嘴刁,懂的人伸鼻子一嗅,就知道这油饼用了上好的菜籽油,好菜籽油炸的油饼,黄亮黄亮的,喷香。有的人也喜欢吃油饼,搭几样凉拌小菜,喝一碗豇豆米汤,一顿饭就解决了。油饼摊子的出现,并没有影响乌米的煎饼摊,反而带来了更多的客人。也有人买了乌米的煎饼,不蘸乌米配好的蒜泥,试着卷了油饼摊的凉拌小菜,硬是吃出另一番风味。

就有人开玩笑说:“乌米,干脆你俩两家和一家,生意保准更兴隆。”

乌米不吭声,只眯眯笑。

小伙子爽快搭话:“只要乌米没意见,我就没意见。”

有人说:“资源整合,更利于发展,乌米有啥意见?小伙子你估计是想歪了。”

众人都哈哈笑。

小伙子和乌米也跟着笑。

好几日,不见乌米出摊,半截巷顿感萧索不少。

等乌米再露头,早有心急的婆姨凑上去喊:“乌米、乌米,你这几天跑哪去了?我家孙女天天闹着要吃煎饼,你再不出摊,我就准备自己动手呀。”

乌米还是笑眯眯的,她说:“公婆从老家过来了,公公身体不好,我带他们去医院做了个检查。”

“哦,看这媳妇,里里外外一把手,不容易啊。”

乌米只笑,不吭气。

没人留意,乌米的笑里含了一丝隐隐的忧郁。

又几日过去,乌米煎饼摊前多了个妇人。妇人约莫六十上下年纪,冷冷地坐在煎饼摊前,也不招呼客人,也不打扫盘盏,只拿一双眼,探照灯般上下扫视众人,看得吃煎饼的人浑身不舒服。

有人悄悄问乌米:“谁啊?这是?”

乌米答:“孩子的奶奶,我婆婆。”

“哦、哦……你婆婆咋看着不高兴啊?这脸色,吓得人都不敢来了。”就算压低了嗓门,乌米婆婆还是听到了。

乌米婆婆冷冷地说:“好话不背人,背人没好话。”

乌米赶紧安慰婆婆:“妈,你别多心,我们在瞎聊。”

“我眼不花,耳不聋,谁也别想糊弄我。”乌米婆婆扫一眼众人,抬高声音说。

“哪有?妈,谁敢糊弄你啊?”乌米强赔笑脸。

“嘁,看看现在的媳妇,我说一句,你倒有好几句现成的等着我。”乌米婆婆眼看着围观人群越多,愈发来劲了,一拍巴掌说:“想我们那时候,哪敢这样和婆婆说话?我年轻时候,你公公给偷偷我买了双塑料底子凉鞋,被婆婆发现了不高兴,我再也没敢穿。”

“切切,那是啥年代啊?”人群里有人接话。

“啥年代,女人都得守妇道,我儿子不在家,你描眉画眼给谁看?知道的,说你爱漂亮,不知道的,你道人家会说啥?”

乌米放下勺子,转头看着婆婆,认真地说:“妈,这话可冤枉我了,谁规定你儿子不在家,我就不能打扮了?我打扮不是给谁看,我是为自己打扮,我化个妆心情好,有错吗?”

“我没说你有啥错,我光知道干啥要像个干啥样,你这打扮,哪像卖煎饼的?”

人群里有人看不下去了,站出来替乌米说话:“我们大伙可以作证,乌米是个好媳妇,她起早贪黑,还不是想给你儿子减轻负担?你做老人的,可不能这样打击小辈呀!”

“呦,这看热闹不怕事大,是吧?这城里啥地方?当我老婆婆不清明?我们庄里多少小媳妇,一进城就变了个样,烫个头发,画个嘴巴,妖孽一般。”乌米婆婆说着话,一眼一眼挖着隔邻油饼摊的小伙子。看到这,众人明白了,乌米婆婆是有的放矢。

人群慢慢散去,乌米摊上的煎饼已经摞起好高一沓,这在平日里,是绝无仅有的,半截巷居民都知道,乌米的煎饼总是供不应求的。

那一天,乌米早早收摊了。

又是好多天过去了,还是没见乌米出摊。

直到某天,半截巷居民突然看见,那几个架子鼓般的筒子炉,又摆出来了,依旧红蓝绿紫迎人眼眸,但摆摊的人却不是乌米。筒子炉后面是一张满月般的圆盘子脸,红润喜人,依旧是笑盈盈的一个胖丫。胖丫腰身粗壮,穿暗红色阔大围裙,搓着肥厚的手掌,笑呵呵地对着围观人群说:“乌米说半截巷人好,生意也好,丢了可惜,就让我接手煎饼摊子了。”

有人问:“那,乌米呢?”

胖丫答:“不知道,乌米没告诉我。”

再问:“乌米就被婆婆拽回去,啥也不干了吗?”

“哪能?乌米说她肯定还要干别的,至于干啥,乌米没告诉我。”胖丫一边搭话,手脚一边忙活,胖是胖,手脚倒也利索,一看流程,就知道是乌米手把手传授的。

“这回这个,倒真像个卖煎饼的。”

“只是不知道这煎饼味道,比起乌米做得怎样?”

“尝尝,尝尝不就知道了。”

“尝尝!”“尝尝!”……

于是,大家你三张,她五张,胖丫的煎饼摊一时间也热闹起来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