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顶替——翟世康散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3-30 15:27: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顶替

翟世康

那年哥哥是村主任,雄心勃勃,为了村民不知吃了多少苦。对于哥哥的吃苦精神我理解,村干部身先士卒,这才能有扎实的群众基础,有了扎实的群众基础,不说发号施令会一呼百应,至少说出的话大部分人都会听。可是,哥哥一开始就要在荒沟栽桑树这个事,大部分人都不理解。虽然哥哥一再强调,等桑树长大了咱们就养蚕致富,但祖祖辈辈都靠种粮养家糊口的人,有谁信养蚕能致富?

时光荏苒,看着长成的桑树叶绿肉厚,哥哥让大家报名养蚕,可等来等去,报名的一个没有。无奈,哥哥买回蚕种上门去送,但真正把蚕养活直到有了蚕茧的就村东张向阳一户。

有了张向阳的蚕茧,哥哥又请人把蚕茧弄成蚕丝。蚕丝虽不多,但卖下来一算,每斤蚕丝也有500多块钱收入。这个消息就像水井里投入了巨石,惊动了村里所有人。

眼看着养蚕有了希望,哥哥又贷款给桑田装喷灌。因为只有桑树旺长,养蚕才有保障。但万万没有想到,装喷灌那晚,哥哥进屋就说:“妹啊,村东老张叔去医院陪他老伴住院了,你去把他家的蚕养起来。”

不知哥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明知我看上了老张家的儿子张清源,可老张却说我头上有白发从来不染,18岁的大姑娘看起来比38岁的女人还要老,这哪儿能要?

是啊,在农村,别说是姑娘,就是六七十岁的老太太的白发也经常要染黑。可我不想染,不把白发染黑是有原因的。那年,我高三毕业考上了省城里的大学,爸爸说上初中、上高中可以不染头发,但上了大学就再也不是小孩,不是小孩就该将白头发染黑。可我顺口问爸爸,如果不把白头发染黑呢?爸爸说,不把白头发染黑,就别去丢人现眼上大学。

我生来胆小,知道同学茜茜染发过敏差点送命。看着茜茜的痛苦,我咬破舌尖狠心发誓:一辈子都不染发,若染发就不是娘生爹养的。

自然,我也就没有上大学,爹却急火攻心,不到半个月就眼斜嘴歪,不会说话了。

为了不染头发,老张不答应我做他的儿媳妇;为了不染头发,大学没上不说,还把一个好端端的爹气成了半残。可眼下,哥哥又要我帮张家去养蚕。虽然我嘴上答应,但心里却翻江倒海不情愿。因为全村人都知道,当年张向阳不同意我做他的儿媳妇,我这一去,村里人肯定都会说,慧慧这才是真的巴结张向阳,做不了人家的儿媳妇,急得见空就钻。面对我咂嘴低头脚尖蹭地的不安,哥哥好像看出了我的心事,刚转身要走却又回头严厉地对我说:“妹啊,不管你心里咋想,老张家的蚕你一定要按时去添桑叶把它养起来。”

养蚕虽不是体力活,但却得格外操心,桑叶不能湿也不能脏,湿了,蚕吃下去就要犯“痔疮病”,脏了,蚕吃下去就会“闹肚子”。特别是大蚕期,室温要求控制在27℃,如果低上一点也还行,但绝对不能高。

去老张家的路上,我心里真是五味杂陈。当打开蚕房门的刹那,一股很浓很浓的湿热味道扑鼻而来,我急得眼都没眨就打开窗户通风降温,接着又晾出保鲜的桑叶,散去叶面上那微弱的水分。

就在等待叶面水分散去的时刻,我盯着成千上万条仰头蠕动、寻找食物的蚕儿,忽然心生怜悯,因为想到了那句作茧自缚的成语。

记得老师讲过这样一段话:我们做事情不能像蚕一样,用自个的丝把自个困住。就像我,痴迷地看上了张清源,但却不能得到,还在冬去春来傻傻地等。可转眼又一想,蚕作茧自缚是为了更好地繁衍生息。蚕经过茧内蜕皮成蛹,然后化蛾破茧出壳,再拿出生命的全力繁衍出新的一代。

想到此,我忽然兴奋不已,哼着小曲将晾干了的桑叶散落在蚕床上。不一会,屋里就有了美妙的蚕食沙沙声。这沙沙声给人希望、给人力量,只有“作茧自缚”才有化蛾破壳。立马有一道闪电划破了我郁闷的心窝:为了清源,我就得染发!

可是,茜茜染发死去活来的阴影又浮现在眼前。无奈中,我只有默默长叹,长叹中期望老张叔观念转变的那天早点到来。因为老张叔已经看到城里的姑娘、小伙都将黑发染成一绺一绺的白发。可就在老张叔陪老张婶出院回家的当晚,哥哥很是严肃地对我说:“妹啊,老张叔家里的蚕你还得继续喂养。”

听了哥哥的话,我没有问为什么,也不想说“老张叔他们都回来了,为啥还让我养?”我只是拉着脸嘟囔:“你就知道让人家帮老张叔养蚕,却为啥不给老张叔说,让我做他的儿媳妇?”

哥哥两眼含泪边递信边说:“就在老张叔陪老张婶住院的第三天下午,部队上来了一封信,哥以为是他们的儿子清源从部队上写来的,没多想就顺手拆开,但内容却是清源牺牲在越南边界战斗中……”

我接过哥哥手中的部队来信,泪流满面,边看边抽泣,很快就不省人事。

记不得我从不省人事中是怎么挺过来的,只记得我在哭泣中对哥哥说,这事先别告诉老张叔和老张婶。哥哥问,为什么?我说,老张婶身体虚弱经不住打击,老张叔心力交瘁、情绪不好。哥哥再问,这咋办?我平生第一次鼓足勇气不假思索地说:“我顶替清源的爱人去部队。”

听了我的话,哥哥立马就问:“你的顶替是一时还是一辈子?”

哥哥的提问不是多余,因为老张叔的大女儿出嫁日本,她不会回来照料老人。而我,早就看上清源,要做他的爱人。这就是缘,这就是选择,哪怕是作茧自缚,我也下定决心,一辈子顶替成清源的爱人,做好老张叔、老张婶的儿媳,绝不改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