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蒲公英随想——董松龄散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3-25 15:30: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蒲公英随想

董松龄

二月末,一场大雪突袭了河东大地,阳光被寒冷多次驱赶,又多次潜回。前行,后退。跌倒了,再爬起来……慢慢地,成为春天的一部分。鸟儿站在枝丫上,一粒一粒地嚼着风,嚼着嚼着,风软了,阳光暖了,春天才缓缓发酵,一点一点漫过来,春柳亮了,杏花白了,桃花红了,田野绿了……

盐池边的早市,是早上最热闹的地方,窄窄的街巷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空气里飘荡着浓浓的市井气和烟火气。巷子出口的马路旁摆放着绿油油的野菜,我一眼认出是蒲公英,它们正蜷缩在一个个塑料袋子里。坐在旁边的老妈妈,啃着自带的干粮,长得好像我老家的一位亲人。她说,五块钱一袋。要找多久,才能找够这五块钱的蒲公英。心不由得一软,买了一袋。一切小的事物都是柔软的吧,再坏的情绪,到了花草跟前,也会慢慢稀释,百炼钢化为绕指柔。

蒲公英,带着春天的气息,顽皮地在汤锅里翻滚,烹调后的情愫,比任何语言都令人震撼,嘴里嚼着蒲公英,味虽苦,但觉不妨忆苦思甜,也是春天里的一大幸事。

这种匍匐地面不起眼的野草,味苦性寒,可以清热祛火。网传它能够防治好几种疾病,于是这几年成了信者的盘中餐、杯中物。

看,随便一块绿地,蒲公英黄色的花、白色的种子,都是一道小小的风景。它虽无桃李艳丽夺目,也不像玫瑰、月季芬芳扑鼻,但它有着强大的生命力,荒野、山谷、路旁、田间、公园随处可见它的影子。绿茎擎起黄色的精灵,如一个精美的袖珍花碟。一棵植株,次第花开。阳光下、黄土上,活泛起一种生命的明亮。昂首挺胸、精神饱满的蒲公英,燃烧着光、美好和信仰,默默地向大自然传递着爱,传递着温暖,传递着力量,年复一年,生生不息。

我想,这大概和风的魔力有关吧——但凡被长风培育过的事物,都跌宕而柔韧、蓬勃而绵远。

花儿是温暖的黄,种子是轻柔的白。一朵花会孕育出好多种子。成熟的种子身披冠毛,结成绒球,浑圆而丰盈。我惊叹于大自然的造化,有谁知道它是怎么魔化般转化的?面对这般神奇的美好,我禁不住弯腰掐起一朵,孩童般地把它举于额前,轻轻一呵气,洁白的绒毛瞬间四散,乘风而去。瓦蓝的天空下,梦像天上的云朵,飘来飘去。

飞,是蒲公英的梦想。等待飞起的日子,每个小生命都在努力生长,默默地忍受着世间的寂寞和风雨的磨砺,充分利用母体的乳液,静修飞的技能。风起,成熟的种子绒球飘飞,每一个细节都在展示饱满的力量。没有谁可以驾驭风的走向,不问东西,争先恐后,借力出行,舞向高空,不嫌弃近,更钟情于远。

生活是流动的河,唯流动才能生生不息。看吧,每一个逝处,都是生命重新开始的地方,只要脚下有一点儿泥土,蒲公英的种子便落地生根,重建家园,来年春天,定能噌噌地长出一簇新绿来!

想起堂妹那天给我传来的一段抖音:和着《财神驾到》这首歌欢快的曲子,天空中正簌簌地飘着雪花,老家一农户的院子里,两只可爱的小狗在雪地上你追我赶,调皮地嬉闹着,不远处的大山静默着,布满了岁月青苔的老屋构成了画面中温暖的底色。看着这熟悉的镜头,心头不禁涌上一股暖流。可听堂妹说,大部分村民已搬到三十公里以外的县城新建的移民社区居住了,一些老房子已朝夕不保,顿觉心里怅然。

我用心勾勒着亘古乡韵的缕缕炊烟,鸡鸣犬吠仿佛从远古的《诗经》穿越而来,不经意地撞击着我的耳膜,让我的呼吸与小村的梵音共鸣。

白云生处有人家。直逼苍天的中条山巅有我一个家。

二十多年前,我走进了这个家。多年来,村民们一直延续着传统的农耕模式,春耕秋播要靠牛马犁地,镢挖锨铲,肥料要用担挑肩背,至今保持着原始村落的模样。贫瘠的土地养不起和它相依为命的人,一拨一拨的乡亲怀揣着梦想,走向自己向往的诗与远方,在城市的一角挥汗如雨。每当夜晚独对星空时,一切名利和浮华都被掠去,他们的心里最惦记的还是老家那两扇柴门。那是故乡的眼睛,铁锁锁不住故乡牵挂的眼睑。回家过年是一年一次的心灵皈依,推杯换盏中,酒是生活温情的搀扶,吞下的苦辣和咽下的酸咸都在酒杯中慢慢融化。春节一过,一户户空荡荡的门扉,又追着打问号的山路:你要去哪里啊?

梦里,曾无数次推开家门,栖居在曾经厌倦的窄仄小炕上,也曾在梦里哭出声来,原来闭着眼都可以走进的家门,那么远那么远。城市的喧嚣和忙碌,让曾经脆弱的一颗心变得 坚硬无比,因为心中有梦,生活泛起明亮的底色,生命永远充满了阳光。他们守旧的思想,在经历了流水线作业的刷新、异乡风雨的砥砺和对留守儿童的思念后,变得更加鲜活、生动,灿烂如朵朵桃花开。

故土的美好,母爱的温馨,团聚的欢乐,都难淡化对未来的憧憬。建设美好家园,追求幸福生活,蒲公英的梦是如此,小村的梦亦是如此。蒲公英所经历的,小村也必将经历。几年前,政府在县城规划的脱贫攻坚移民工程的开建,如一道亮光照亮了村民脱贫的路……

故土难离。离了,生根之地,即成故乡。生活被短暂撕裂,是为了蓄积力量,更好地静修,迎接更加浩荡的长风。由此,我想到了一幅名画——波提切利的《春》:水星神指引生命最珍贵的美、春、爱向无终的大路上迈步前进,虽然生命的仇敌——西风——在后面追捕,他们仍勇往直前。有人说此画可叫作《生的胜利》!

漫卷的长风从来不是困顿,应该是梦想!任何时候,我们应怀着珍惜和感恩,无论岁月如何的沧海桑田,在乡村和城市日新月异的发展变化中,永远也不要放弃对美好生活的追求……

祝福我的乡亲们,愿他们像蒲公英一样怀揣梦想,无惧风雨,扎根新域,辟出一个新天地,活出一个新世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