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和风吹草轻——李耀岗散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3-18 16:01: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和风吹草轻

李耀岗

学习平台答题中,常出现一道选择题,问“布谷飞飞劝早耕,舂锄扑扑趁春晴”是描写什么时节的场景?

答案是:春耕。

这是清乾隆桐城派代表人物姚鼐姚惜抱的一首七言绝句《山行》:
布谷飞飞劝早耕,

舂锄扑扑趁春晴。

千层石树通行路,

一带山田放水声。

从“布谷”“舂锄”“山田放水”便可探知,此春耕乃是江南一带的山乡图景。此地春来更早,春日煦暖,和风徐徐,较之北地春意更浓。春耕时日,有飞翔的布谷殷勤劝耕,有洁白的鹭鸟扑打翅羽,千层石树、山田水声,南方的水田人勤春早、波光涟滟,一派耕田耕地真忙的春耕图景尽入诗情画意。这是南人熟悉的乡情乡景,久居北地,风物虽与此有别,然春来之际,也是草青、农忙,水润、山泽的一片春意融融。

这一时节,我所熟悉的北方,料峭春寒愈不讨人喜欢,棉衣厚服愈渐累赘臃肿,天地间仿佛正被一道符咒点化开来,普天之下都着实长舒了口气,待到暖气停后,户外比室内温度更加宜人,这便是人们常挂在嘴边的话语:温暖如春。

接着,鸟鸣了,山润了,河开了,草绿了,拂面的杨柳青绿如烟,满目的生机苍苍如幻,鸣声四下响起听不出来处,人们的筋骨舒展开来正在寻找去处……正是春耕好时节,千里无闲田,四海皆农忙。耕农早已迫不及待地把手伸进松软的土层之中,探知墒情,果农架起高梯钻进林木密处,疏枝整形。麦田的第一道水正汩汩流注进来,这墨绿了一冬的冬麦愈发妩媚起来,舒展开来,几乎按捺不住地要拔出一节。熟谙土地的农人正脚踩青绿,手捻虚土,眯眼寻思这一年的农事,一锄一剪下去,蕴了一冬的地气,倏然弥漫,生机荡漾。

接着,桃红杏粉梨白,绿杨青柳碧草,纷至沓来,相携唱和。风来吹面不寒,雨疾沾衣欲湿,每个毛孔都躁动着不安,每个生命都不安分于这一时的春光乍泄……

春日尤短,还犹豫什么?

就那么一瞬一眸的惬意美意天意,就那么一天一地鹅黄柳绿烟波,一眼看尽,都是旧时相识,想怎么做就赶紧去做,想播什么绿就赶紧种去,想看哪里的柳眉赶紧看去,时日无多断是不等人的。难道还要等到梨花落尽成秋色,燕燕飞来问春在不成?唐人李德裕也有一首《忆平泉杂咏·忆春耕》,说的是北方的事情。李德裕心心念念的平泉山庄在洛阳,离吾乡运城纬度接近、风物相投,西行不足二百公里:

郊外杏花坼,林间布谷鸣。

原田春雨后,溪水夕流平。

野老荷蓑至,和风吹草轻。

无因共沮溺,相与事岩耕。

杏花是让人期待的,它是南北通吃的小家碧玉,可筑坛布道,可插幡卖酒,可携了春雨临幸江南风物。布谷也是让人期待的,它嘀嘀咕咕,“呼来了清明,和满山满谷的雨雾”,又化作了杜鹃啼血与凤鸣春,从南飞到北,从春飞到秋,一路按节气飞来,一声声催劝,苦口婆心。还有春雨、和风、溪水,这是让人站在春日的旷野之中才能得到的春天,这是抵达春天深处才能收到的春的讯息,而春天是无论如何不能辜负的。还有这一句,“和风吹草轻”,真是端端的好。春和景明,万物向阳,本是春之名状,但一个“轻”字,有了柔软,有了嫩绿,有了初萌的春意,有了低在地皮的谦卑。春草真是春天派来打探的先锋,俯仰之间,拍马赶来,说到就到,一刻不羁。

去年冬末,已在向阳靠暖气井的地方见到城市一角的青草开始露头,逐热而去的野猫就靠在周围抱团取暖,一个井盖上烙饼一样贴着一群喵星人,它们端卧在青草翠绿之中,似乎是提前享受了春天带来的福利,却对近在眼前的嫩绿无动于衷。惊蛰前的一个周日,竟然又从一处空地上发现了一簇一簇刚冒出来的野菜,嫩得让人心疼,采回来洗了便吃,完全是野性未及的甘美,朴素的滋味胜过一切青菜所赐。有理由确信,《诗经》里的“堇荼如饴”,食之者恐怕也是在春天里,如此才把苦菜品出了甜美的味道。

春天,真是让人要做回食草者的节奏。想到了接下来的荠菜、苦菜、苜蓿菜、婆婆丁,想到了春日餐桌上的一席青绿野趣,禁不住心驰神往。原来那些铺天盖地的草,寸草遮丈风的草,疾风知劲草的草,风吹草低的草,此刻完全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一副楚楚动人的样子,一副值得怜爱的样子。它们正值妙龄,草中豆蔻,一身清白的处子之身,一袭青衣的倜傥风流,正携了天地灵气,被和风轻轻抚摸着,像轻柔安抚正在生长的孩子,像短暂而羞涩的一段喜悦。

春天,总是这样,似曾相识、百感交集,仿若是被什么托着,载浮载沉,逸出凡尘。此际,有花、有叶、有草,可以,看花、看叶、看草,甚或,食花、食叶、食草,都是春来景致。如此难得时令,管它诸事奈何,何如与天地万物在这和风阳光的对接中,走过一段轻柔的时光。四季,唯春常被喻作姑娘,人家姑娘来都来了,岂能让她白来一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