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熬菜——刘玉栋散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3-11 10:55: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熬菜

刘玉栋

熬菜就是把猪肉、马莲、油炸豆腐、粉条、白豆腐、白菜、萝卜等放在一起翻烩熬煮,使各种味道充分融合,具有造价低廉、营养丰富、味道醇香、烹制简便等特点。在老家,不管哪家办红白喜事,事主都用熬菜招待前来帮忙的乡邻。熬菜成了家乡一种标配、一道风景、一种特有的饮食文化。

庄户人厚道,无论谁家办事,乡邻们总是提前两天到事主家帮忙,事主需用饭食招待大家。久而久之,熬菜成了一种习俗。

做熬菜时,左邻右舍的大婶子小媳妇们聚拢在一起择葱、剥蒜、剁姜,围着大案板切葱花、切蒜片,然后在盘子里整齐码放好,再把成捆红薯粉条放进大盆里用温水泡软,把白菜切成一寸见方的块状,把嫩白的豆腐、块五花肉切成均匀的薄片大盘盛装,提前炸好马莲、豆腐。

一切准备妥当,只见厨师像胸有成竹的将军,先往头号大铁锅里倒入几大勺食用油,待油冒烟后,再倒入五花肉和花椒、葱花、蒜片、姜末、干辣椒、细盐、酱油等佐料,抡起勺子翻炒。待肉片炒熟,厨师一声令下,站在旁边的帮手把马莲、白菜、豆腐、粉条、萝卜通通烩入锅里,兑上适量的水,用铁勺上下充分搅匀,然后盖上锅盖开熬。

熬菜用的灶火很旺,不多时,铁锅就沸腾了,香气沿着锅盖边溢出来,直往空中喷。个别性急的乡党耐不住了,催问厨师:“大师傅,熟了吧。”厨师笑着宽他心:“急啥,还未熬到劲哩!”

又过了一会,锅里的肉菜熬到劲了。厨师掀起锅盖,刹那间,香气弥漫了院子。无须任何人召唤,乡党们不约而同地拿着碗筷,一拥而上,把熬好菜的铁锅团团围住。

这时,厨师高叫:“甭急!还要做油泼辣子哩。”

油泼辣子是熬菜中不可或缺的点睛之笔!助手把一盆红殷殷的辣子面递了过来。但见厨师烧热半铁瓢油,往盛辣子面的盆里一倒,只听“滋啦”一声,红彤彤的辣子面顿时青烟升腾,洋溢出特有的 辛辣香味,馋得众人直咽口水。

开饭了,乡党们自己动手,在锅里舀上满满一碗熬菜,再抄上一大疙瘩油泼辣子,往熬菜里一搅,熬菜立时变得又红又油。乡党们看一眼禁不住舌根溢出口水,迫不及待地走到冒着热气的笼馍锅里抓上两个热腾腾的馒头,蹴在地上,狼吞虎咽起来。

搅上油泼辣子的熬菜,香中有辣,辣中有香,几口下肚,脑壳上就冒出了汗。越冒汗,食者吃的速度越是加快,不等一大碗熬菜吃完,食者已是红光满面,大汗淋漓,那痛快、那满足、那惬意是用语言无法形容的。

笔者离别家乡几十年了,许多记忆逐渐淡漠,但家乡熬菜的味道一直铭记于心。只要乡邻们家里过红白喜事,总要回去看一看熬菜的热闹场面,吃一碗香喷喷的熬菜,吞咽下去的不只是熬菜,还有浓浓的乡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