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古今运城] “参天之树,必有其根”威县人去山西寻根实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25 14:55: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寻根山西

王伟凯

“参天之树,必有其根,怀山之水,必有其源。”

任何一个人来到世间,肯定都在思考着同样的问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而这也是人生的终极追问。

600年前,山西平阳府洪洞县城外西北广济寺,来自平阳府、沁州、泽州等地的人们扶老携幼,陆陆续续来到这里,其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按照官府安排,移民他乡,这其中就有我的先祖。

按威县潘固王氏家谱载记,“始祖讳字士能公,明洪武十六年(1383年)自山西平阳府洪洞县酒务兔村迁居于威县城东北潘固,初来时系叔侄伯仲四支,才兴系叔辈迁居于北胡章(帐),士选系兄迁居于北章台,士果系弟迁居于黑胡(虎)庙。”

本谱修于中华民国三年(1914年),在序言中曾云,“详查家谱,修明统系,毫无紊乱,”这至少说明此谱之前肯定有老家谱可阅,所以才能使得传承“毫无紊乱”,那么关于祖居之地的记载肯定也是沿袭于老家谱。而家谱作为一个家族发展历史的载体,潘固王氏家谱记载世系传承如此清晰,说明至少自始祖下传五代子孙时就开始有了记录,否则过了五代就很难清晰知道高祖之前的先辈名讳,特别是先辈祖母的姓氏。

平阳府,位于今天山西省南部的运城、临汾等地,既然家谱上记载了平阳府,所以祖居地当也在今天的运城、临汾等地,但据清康熙年间的《洪洞县志》所载,并无“酒务兔村”。那为何记载为洪洞县,推测也和当时的情况有关,人们统一集中在洪洞县办理各种移民手续,故土难离,在一步一回头的泪湿衣襟中远离了故土,来到了陌生的地方,为了抱团取暖,“同乡情”自然是一个纽带,而“洪洞县”恰恰就是这个纽带。但移民后代随着这种传说的递减,也就逐渐淡忘了具体的祖居地,将记忆的思路定格在了洪洞县,定格在了大槐树,似乎洪洞就是自己的原居地,这也是为什么大部分家谱都把家乡记载为洪洞县的原因所在,这不但是很多家谱共同的特性,而且也是思乡情结的归宿,潘固王氏先人当然也存在着这样的情结。

但可喜的是,潘固王氏先人牢牢记住了自己村庄的名字——酒务兔村,这就为后代子孙寻根提供了线索。虽然洪洞县没有酒务兔村,但在同属于平阳府的闻喜县,却有个村庄叫“酒务头村”,这个村庄很是古老,最迟在宋朝时就已出现,而在当地人的发音中,“头”和“兔”又很是接近,在旁人听起来很难分清。

同属平阳府,村名又是如此接近,难道这就是先人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寻根是一种幸福,更是一种快乐,因为如果能够亲密接触先人生活过的土地,也是替他们回家了。初冬的闻喜,气候怡人,在县文化馆馆长支健康兄的陪同下,笔者驱车前往酒务头村进行实地走访。

酒务头村属于半丘陵地带,现在已经发掘的酒务头商代贵族墓葬证实了本地居民的久远。村庄不大,前后两条街道,仅有几十户人家,300多口人,现在村里的王姓因为没有家谱,也说不清楚自己的传承,一位从事村史编写的蔡姓老人言及,本村最早的居民就是王姓、张姓和杜姓,现在张姓和杜姓已没有了。但在酒务头村,还是感受到了和威县潘固王氏一些很类似的风俗,比如在房屋门口挖个小洞作为龛位供奉天地,比如春节祭祖时供奉的神布等等。在一位王姓宗亲的家里,听说我姓王,大娘拉着我的手,脸上露出了发自内心的那种灿然之笑。虽然说的话我没有听得太懂,但从她的眼神中看出了对同宗的那种情感,老人给我们倒了碗白开水,因为没有喝,老人送我们到大门口时还一直惋惜地念叨,“连口水也没喝”,这种真挚情感的流露根本是装不出来的,其就是一种真,实实在在的真!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能到先人曾经生活过的地方走一走,也是对先人的一种慰藉,而看到酒务头村的自然条件,也就能够理解我的先人举族搬迁的理由,土地不是那么肥沃,完全靠天吃饭,在600年前生产力落后的情况下,王氏先人能够勇敢地走出去,历经千辛万苦,翻太行,渡黄河,来到威县繁衍生息、开枝散叶,其也是为了子孙后代之幸福。岁月沧桑,今吾王氏族人已达数千之众,潘固、北胡帐、仁里集、北章台等村王姓皆流着同样的血脉,先人若泉下有知,定当欣欣然矣,而吾辈更应以“上不辱祖宗,下不羞子孙”为训,修身立德,善行大道,永远铭记先人之辛劳与付出!

漫步在酒务头村的街道上,笔者很是亲切,尤其是看到了千年的黄土,600年的古槐,200年的窑洞,更是引起了笔者的深思。如果我的先辈真的生活在这里,那我就很有可能踏上了先人曾经的脚印,脚印的吻合意味着不但传承着先人的血脉,更传承着他们勤劳质朴、开拓进取的家风。酒务头村前后两条街道,不是很长,在路过前街的一座破旧的房子时,笔者很是怦然心动,心跳加速,总是感觉和这个破旧的房子有交叉的故事,也许我的先人曾经在这里活动过,留下了生活的气息,也许是我更早的先人长眠在这里,静静等待着后人的祭拜,也许是这块土地生产的粮食养活了我的先人,也许这里就是先人曾居住的窑洞,发生过很多很多的故事……很多也许,难以表述,有人说可能是心里感应,也有人说是心理作用,心里感应也好,心理作用也罢,都是说不清楚的东西。

酒务兔村,酒务头村,真真地希望就是同一地方,是先人留下过生活印迹的地方,这样我们就有了寻根的情怀,心灵也就有了寄托的归宿!

“参天之树,必有其根”威县人去山西寻根实录!

“参天之树,必有其根”威县人去山西寻根实录!

“参天之树,必有其根”威县人去山西寻根实录!

“参天之树,必有其根”威县人去山西寻根实录!

“参天之树,必有其根”威县人去山西寻根实录!

(作者系天津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秘书长、研究员、博士)

文中所有照片,均为笔者在山西寻亲,实地实拍照片。

发表于 2021-2-25 21:00: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2018年去过延安,看到窑洞挺好的。
发表于 2021-2-27 14:15: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喜欢这样的窑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