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我要把你焊在身边——袁省梅散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前天 10: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我要把你焊在身边

袁省梅

下班了,人们到更衣室换衣服时,发现窗台上放着一幅画,白如雪的钢板上,用黑的细铁丝焊了个推自行车的女孩子。女孩一双大眼睛笑意盈盈,弯弯的黑发长长的,似乎有一点风就会飘起来。人们指着车轮上的辐条,都说跟画上去的一样,整齐,端直,一根是一根的。

张师傅端着个大茶缸子过来了,站在钢板的左边看看,又站在钢板的右边看,耸耸鼻子,嘿的笑一声,真尿性。嘿的又是一声,真尿性啊小俊。

常小俊只嘿嘿笑,不说话。

赵洪武从人伙里挤了过来,连声怨怪张师傅没个好话,赵洪武说,人家这是艺术品,从您老人家嘴里出来咋就带上了一股子尿臊味。张师傅笑道,您懂个屁,俺们东北人说谁尿性,是夸谁厉害。赵洪武讪讪地笑,扭脸对常小俊说,职工艺术节快到了,到时咱把这幅画送去参赛,肯定能得个一等奖。赵洪武以前也是焊工,后来坐到了车间办公室,成了车间通讯员。常小俊的这幅铁丝人像,他想好好写写,争取在《工人日报》上发表。他心说,要是能在大报上发表,我就找领导调到厂办去。题目他都想好了,“巧手绣钢铁,丹心焊春秋”, “绣针行走钢铁,焊条饰成梦想”。他问小俊哪个好?小俊牙缝里挤出个“切”,乜了他一眼,骂他夸大其词,虚张声势,然后扭头欲走。赵洪武却不让他走,说是要采访他。

常小俊说,拉倒吧,我可不想当劳模。一闪身走了。

采访不成,赵洪武急了,他把铁丝画抱走了。他心说,我把你的画拿走我看你找不找我。

赵洪武抱着画,路过女工休息室时看门开着就进去了。他找小米去了。小米正和欢子阿平在手机淘宝里逛,没理赵洪武。怎么说呢?这个赵洪武虽说说话做事虚头巴脑的,可没有坏心眼,家境也不错,听说他父母在城里已经给他买了房子。可自己咋看他就不顺眼呢?姐妹们都说她是鬼迷心窍,劝她不要迷失方向,要现实,要择优。然她怎么就放不下常小俊呢?说到底,她和常小俊在一起,就觉得有说不完的话,况且,小俊喜欢的徒步旅行、拍摄,也都是她喜欢的。小米记得很清楚,常小俊第一次约她出去玩,就带她去了茶馆。那天,茶馆里的小舞台上正在唱蒲剧。她真的非常开心,身边的朋友几乎没有一个人喜欢这些哼哼唧唧的戏剧,每次去看戏都是自己一个人。她不知道小俊是为了迎合她还是也真的喜欢看戏。她没有问。有的是大把的日子,不急。但那次以后,每天小俊都说要加班,再没找过她,看戏,更是别提了。虽说天天有微信、有电话,有时也给她微信里发个蒲剧视频,可这些,能跟两个人在一起一样吗?小米知道小俊他们抢修大窑,可再忙,连见个面的时间都没有吗?想起小俊,小米是又气恨又喜欢,还是不舍得啊。

欢子用胳膊碰碰小米,努努嘴,送礼物来了。

阿平看见赵洪武怀里的钢板,骂赵洪武送这么个破玩意就把小米打发了?阿平说,哪有生日不送鲜花的?

赵洪武愣了一下,转眼就嘻嘻笑,骂阿平心急,说是鲜花有的是,你们见过这个稀罕物?说笑着,就把铁丝画摆到女孩们的眼前。

几乎是同时,两个女孩尖叫了起来。她们一左一右地摇着小米,说,小米快看啊,这不是你嘛。欢子说,你看这发型这眉眼,多像呀。阿平立即说,左脸蛋上的痣也焊上了啊。画中女孩的左脸蛋上焊了如针尖大小的一点铁丝,远看,真的像是女孩脸上的一点痣。

小米看见了。小米脸上的欢喜如春风般荡漾开来,暗骂,这个憨货还真焊成了呀。那天在锅炉车间,张师傅说,小俊啊你别看你把薄如纸的钢板都能焊住,得这荣誉得那奖项的,我觉得都没个啥,你要是能把小米焊在你身边,我才佩服你。

赵洪武也发现了。赵洪武已经后悔把画拿给小米了。赵洪武对小米说,下班了请你看电影,《芳华》,好看哩。

小米淡淡一笑,对不起啊我还有事。

赵洪武扭身走时,欢子喊他拿上他的画,赵洪武没有回头。

小米看着画,说,这不是他的。

小米抱着画去找常小俊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