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荒园——安武林散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3 10:38: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荒 园

安武林

久违了,荒园,小小的荒园。

去年冬月,大槐树的落叶覆盖了整个园子,我种花养草的园子。叶子枯黄,蜷曲,密密麻麻,犹如被撕下的一页页日历。踩在上面,柔软,厚实,沙沙作响。我不是一个喜欢悲秋伤冬的人,那落叶的响声,在我听来犹如亲切而又温暖的问候。

凋谢的几株月季,像标本一样供我检阅。

几株豹菊和一丛千头菊,花瓣依然停留在枝头,给人一种美丽冻人的感觉。更多的月季的叶子,绿色还没有褪尽。它们努力的样子,大概能坚持到春天吧。

紫苏的叶子完全掉落了,只有光秃秃的枝干。成熟的紫苏壳,最能体现冬天的严酷。那小小的包裹着籽粒的壳儿,真像米粒一样的茵陈壳,掐上几粒,放在鼻子下面,醉人的芬芳像炒熟的芝麻一样,浓烈而又沁人心脾。

可怜的小榕树,叶子已经枯干。也许我有些残忍吧,进行这个小小的试验。不知道榕树是否能在北方的户外过冬,我只能把两株榕树搬进室内。我轻轻地叹息,如果它经历不了严寒的考验,那就成了我试验的牺牲品。我会把所有的热情放在那两棵榕树上,这是对它最好的回馈。

我扦插的那些小小的月季,已经活了,它们向我眨巴着眼睛,似乎在说:“不要担心我们!”

两株漏斗花让我惊喜,它们的叶子依然绿莹莹的,好像春天刚刚从泥土里爬出来的样子,翠绿、嫩绿,绿得发亮。我差一点把它们当成刚刚破土而出的三叶草。但我知道,三叶草可没有这么大的耐寒能力。

几株竹子,摇曳生姿,如果没有做栅栏的黄杨深绿衬着,大概只有它绿得生机勃勃了。它就像蓬勃的年轻人一样,有着无限的生命力,疯长和蔓延的速度惊人,我只能控制着,让它不要侵犯别的花草的生长空间就好。

在这厚厚的落叶下面,我知道还有无数的种子和果实。它们在冬眠,犹如我此刻的心情一样,它们正在做着甜蜜而又美丽的梦吧。尤其是鬼子姜和薄荷,它们肯定梦见自己又拓展了多少撒欢的空间。

没有风,阳光暖暖地照在我身上。

我们对视了一眼,彼此都在笑。那是会心的微笑,默契的微笑。

我们都看到了春天荒园的灿烂景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