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听春——雪温散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28 10:55: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听 春

雪温

夜里一片寂静,在这冬夜的漆黑里,蓦地,地里出现了一声低沉的嘶喊,那是地气氤氲的声音。时令快到立春了,但在黄河两岸,人们身上的冬装依旧没有脱去,小麦依然还在熟睡。这是春季到来前的严寒。

此时的人们正忙着准备年货,以淳朴的礼仪迎接春节到来。这时候,村里人谁也没有听到土地中春的声音,只有狗感知到了,“汪汪”叫个不停;自有星星感知到了,眼睛眨呀眨的;还有门前的红灯感知到了,在清冷的东风里轻轻摇晃着,向春天招手。


它们齐声呼喊:“春天,您终于要来了!”只是,熟睡中的人们没有感知到,也没有听到。但是在不远处的大河里,可以听到“咔咔”的声音,这是河面上的冰层在断裂,在告诉人们,生命的活力永远都是从水开始!

这时,村里人已按捺不住心里的喜悦,抬出了大鼓,拿出了小钹,咚咚嚓嚓,敲了起来。鼓声震天,惊动飞鸟。人们放起鞭炮,在噼噼啪啪的声响里,在不知哪位老汉沙哑的,却充满野腔的歌声里,用自己的方式欢庆春的到来,走进春的怀抱。在不远处的大河里,可以听出轰隆隆流凌的声响。破碎的冰块碰撞着、拥挤着,争相向下游流去。

不知不觉,出了正月,进入二月。东风劲吹,带着口哨,从人们的耳边掠过。这枯黄的大地远远望去还没有一丝生机,但是树木的脉络已经通畅,可以听到树木内部运送水分的声音——它在悄悄积蓄力量,准备着新一轮的萌动。地里的麦苗返青了,挑野菜的人多了起来。女孩子高唱着春的歌谣,银铃似的歌声传得很远很远,惊飞蓝天上的白云。她们将春天装进了篮子里,并将这新春的第一层绿色带回了家。

在一个漆黑的夜,蓦地,闻到一股清新的味道,细听,还有些许沙沙的声音,如蚕吃桑叶,如麦粒洒在纸上。推开窗,哦,下雨了!不知不觉间,雨水带来了新一年丰收的憧憬,降临了人间。天亮,走进田间,麦苗青绿滴翠,空气清新怡人,深吸一口,缓缓吐出:“哎嗨……哎……”让人不禁心情舒展开来。

轰隆隆,打雷了,惊蛰春雷遍地开。不经意间,杨树的毛毛穗长出来了,柳如烟了,地上碎如繁星的小花也悄悄地绽放了。地里没了农民喊叫牛的声音,但春耕的马达声依然不断,现代化的机械将农耕的效率不知提升了多少倍。

随着春的深入,不知什么时候,耳边多了小鸟清脆的叫声,环顾四周,却不见它们的靓影。回家路上,在电线上见到了久违的燕子,它们歪着脑袋看着行人。麻雀也不甘寂寞,叽叽喳喳。“小燕小燕穿绸缎,喜虫喜虫麻袋片片!”喜虫是故乡人对麻雀的称呼,在村里人听来,麻雀没有忧愁,永远都是欢声笑语。那一身土黄色的羽毛,可不就如麻袋片片?麻雀开始下蛋、孵蛋,村里人叮嘱孩子,这时候可不敢掏麻雀窝,不然老雀会啄破你的脑袋!

走进田间,侧耳倾听,可以听到“唧唧啾啾”细碎的叫声,儿童立即喜上眉梢,“田鼠出洞了”!可不,冬眠了一个冬季的田鼠醒了,在明亮的阳光下,它们前爪下垂胸前,立在洞口,相互打着招呼。相传孔子不入晋的原因就是,在田间见到立在洞口的田鼠,似有作揖状,孔子大赞:“此地鼠都如此知礼,何况人乎?”小孩子贪玩,他们抬着水,准备灌田鼠去!

随着春花的次第开放,天地间变得五彩缤纷起来,蜂蝶嘤嘤嗡嗡,飞绕其间。在开满杏花、桃花、苹果花的树下,女人们忙着梳花,粉红的花瓣挂在漆黑的头发上,垂于眉宇之间,真是人面桃花相映红!孩子们也在打麦场上,放风筝。蔚蓝的天空热闹起来,嘭的一声响,线断了,风筝扶摇而去,放飞了。

不知不觉间,天过谷雨。随着气温的升高,风急雨骤的天气多了起来,地里的庄稼也蓬勃起来,随着麦黄杏红,夏收季节到了,没有了春的舒适,所有的一切“急吼吼”起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