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两穗玉米——-陈晓霞散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27 10:38: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两穗玉米

陈晓霞

每年秋天,玉米快成熟的时候,我总要买些嫩玉米回家煮着吃。剥去外层老叶,留下里层三四片叶子和玉米一起洗净,水开下锅。十几分钟后,一股清香沁人心脾,捞出稍晾几分钟,便迫不及待地啃着吃,当然也有悠闲的时候,一排排、一粒粒剥着吃。有时也在炖肉锅里放几个玉米段,黄澄澄、亮晶晶的玉米不仅给滋补的炖肉增添了视觉上的享受,更挑起了味蕾的跃跃欲试。

记得小时候,玉米成熟的季节,我爸会开着手扶拖拉机,载着我和妹妹几个,“突突突”地开到离家三里地外的玉米地里。成片的玉米青纱帐已开始泛黄,一行行排列整齐,就像身披飘带的妈妈抱着玉米娃娃,在欢迎我们呢!我爸进行简单的分工,大人一人两行,小孩一人一行。手脚快的能左右开弓,手脚慢的一手抓玉米秆,一手掰玉米。隔上两三米,摞成小堆儿。


大人们还一再叮嘱我们要掰仔细些,别漏下穗子。有时我自己都觉得干净了,偶尔一回头或一抬头,“呀!那么大一穂,刚刚怎么就没看见呢?”秋天的玉米地里,玉米叶仍然非常茂盛,闷热闷热的,玉米叶划在人脸上、胳膊上、手上,有些生疼。每个人脸上浮着一层夹杂着汗液的灰土也全然不顾,用衣服一抹继续干话。当然,孩子们也有孩子们的乐趣。

休息空隙,寻几棵甜玉米秆子,坐在地堰上嚼起来,享受着丝丝甘甜带来的惬意。说起吃甜玉米秆,我爸最会挑,他看中一颗指给我们,一尝保准甜。我们姐妹都争着让他挑,有时候我们自己也赌着挑,不管谁挑的,不用问甜不甜,一看他皱眉撇嘴的神态,就知道结果了。

玉米拉到家户院子里,天黑了拉开院灯,老人们也纷纷上阵,和大家围在一起剥玉米叶子。大人们一边干活,一边拉着家常,“张家的玉米今年收成最好”“李家的老二是个逛鬼不进地头,草都长过庄稼啦”……一会又期盼今年的玉米能卖个好价钱,浇地的电费、买化肥的钱都还没出哩!

两个月后,自然风和阳光已把玉米穗儿吹干晒透,再剥成玉米粒装袋摞好,等着商贩来收。没多久,巷子里传来悠长的吆喝声“收玉米喽……”,东家张大伯,对门他二婶都会拉着小商贩看货谈价,有时候心里不踏实怕吃亏了,会叫上我老爸帮着称。老爸是个热心人,也乐得帮人算账。每年称玉米,总有人庆幸一斤多卖了五分钱,也有人后悔贱卖了三分钱。

老爸总会留上几袋玉米,打些玉米糁子,磨些玉米面,送一些给城里的亲戚外,大部分留下来喂些猪呀、鸡呀。寒冷冬日,奶奶会给全家熬上稠稠的玉米粥、玉米糊,她说玉米经历一春一夏,最养人啦。女孩子缝几个装玉米粒的沙包玩去啦,男孩则想着雪天用筛子套个麻雀来,用线绳绑着麻雀玩。

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物资相对匮乏,农村孩子们除了几个糖块,也没什么别的零食。腊月里快过年的时候,爆玉米花便是一大乐事。老头儿在大巷口一支起炉架,孩子们互相转告,老头儿引着炭火后,一手拉着风箱,一手摇着锅炉转盘。用铲锨拨弄炭火时,喝斥着锅炉边捣蛋的男娃。


十来分钟后,时间一到,老头儿下了锅炉,撵走跟前凑热闹的孩子,用力脚蹬炉盖儿,只听得“砰”的一声巨响,香喷喷的玉米花就出锅啦。每到过年前,我都会在大巷口排队、期待,爆好玉米花后乐颠颠地拎回家,晾凉后装在塑料袋里。那可是整个春节孩子们必不可少的零食,现在想来仍回味无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