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最亲的人——张筱苑散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18 11:36: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最亲的人

张筱苑

当得知姥爷遇车祸时,我和母亲刚吃完饭。尽管听到小姨一直在电话那头说“没事”,但我仍看到母亲的脸上挂满了焦虑与不安。

母亲姐弟三人,她排行老大。母亲一直是个很要强的人,平常雷厉风行的她还是没能招架住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她一直在掩饰自己的脆弱不愿表露,但是给姥爷拨通电话的那一刻,泪水还是没忍住。

挂了电话,我们商量着回老家的时间。母亲说:“不能太着急回去,不能让你姥爷觉得我们很紧张,不然他会更担心。”

周末我们一起赶回老家,推开院子大门,烧锅的灶台上少了往日的烟火气。平常我们来了,姥爷都会出来迎接,而那天他安静地坐在靠椅上,一只手挂着绷带,另一只手时不时捂一下胸口,讲话也有气无力的。

看着眼前的他,我的心隐隐作痛,“珍惜眼前人”这几个字不断闪现在我的脑海里。

我悄悄到旁边房间给小姨打电话,询问姥爷的详细病情。她说:“坐在驾驶位后排受到了撞击,就是吓着了。”

母亲在外面停好了车,脚步铿锵有力、假装坚强的她刚进门就说:“没事!”然后故作轻松询问起当时的情况。

姥爷一直持续低烧,吃过午饭,母亲就带着姥爷去医院看病。

大中午正是休息时间,姥姥说:“现在是冬天,天黑得早,我得给你们摘菜去,你们早些回家。”不听我的劝,姥姥推着自行车步履蹒跚地向另一个院子走去。

母亲虽然很淡定,但我明白她内心的挣扎。

回到运城的第二天一大早,我把孩子安顿好,就又回老家看望住院的姥爷。因为低烧不退,医院建议姥爷先输液。

去之前没有给他们打电话,谁知刚进门就被姥姥说了一通:“我都告诉你妈让你们别来了,路上多操心,你过来,我还要担心。谁让你过来的?”

我笑着没讲话,一直在找活儿干。吃饭时,姥姥给姥爷剥了一个鸡蛋,也给我剥了一个。虽然我已是一个孩子的妈妈了,但姥姥对我还是像小时候一样,疼爱有加。

看着液快输完,姥姥让我赶紧回家。住院部门口有人正在搬运新的医疗设备,姥姥就站在门口的角落。她还是像在老家大门口一样,一定要看着我走远才肯离去。

那天回去时飘起了小雨。在路上,我想起小时候和姥姥、姥爷一起生活的情景。一个仲夏的午后,姥爷为了给我修理一个坏了腿儿的小板凳,顾不得烈日当头。我坐在地上,靠近姥爷,抬头看着他,尽管汗如雨下,但他依然专注地敲打、摩擦。

雨越下越大,我的思绪一直被拉回到儿时,和他们一起生活的画面不断重复播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