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一方天地——姚冰散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28 10:19: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一方天地

(姚冰)

乡村厕所就是为人们提供方便的场所,城市家里的卫生间又给人们提供了冲澡、洗漱、画眉、施粉的便利。而我家的卫生间,也是我的另一方小天地。

去年参加中国作协在石家庄的培训,其间到西柏坡参观,给妻子和两个女儿一人买了一小盒雪花膏,栀子香、茉莉香、桂花香。当时一看到这小盒子就喜爱,想起小时候母亲从小盒子里用手指轻轻弄出一点,抹在手心,搓开了又抹在我们姊妹兄弟脸上的情景。唉,雪花膏,那些漫长寒冷的冬季,你带着母亲的体温给了我们多少的温暖啊!

不想,母女三人对那小小的雪花膏不屑一顾,甚至嗤之以鼻,扔在了卫生间的墙柜里。

近几日,微恙小憩,每天除了三顿面汤,在躺椅上翻看《王阳明传》《最后的鲁班》等书籍。今儿个起来,用香皂美美地洗了三遍这张老黑脸,呀?似乎白了许多。忽然想起那雪白的雪花膏,便又美美地擦抹了好几遍。啧啧,果然,这副黑脸“魔术”般变得又白又香!

从医院回来时,医生交代说,多活动,要开心。我便时刻记在心里,一定要开心!王守仁也说,要格物,要知行合一。以前吃过饭就躺、一坐就是几个钟头的习惯必须得改。不能光知道就是不改正,不能做语言的巨人,行动的侏儒!

抹完雪花膏,打开手机的全民K歌,扯着嗓子,唱《从头再来》等老歌,又唱《可可托海的牧羊人》等新歌。唱着唱着,竟浑身发热,身心舒畅。小小卫生间,就像是我的录音室。

唱不动了,就拉二胡。二胡,就如我的知己,伴我30多年。琴弓和毛笔一样,也是由竹子与毛发做成的。

小小的卫生间,构成了一个独立的音乐大厅。二胡的音色变得更加浑厚,音量也大了许多,竟然纠正了我一直持弓用力过大的习惯,弓毛适度地贴在琴筒上,如笔毫在宣纸上的轻松感,沉着而痛快。一切艺术,都应是轻松的。二胡的练习,快弓慢练。生活的惬意,忙而不乱。生活就如一首旋律,要有铿锵有力的快节奏,更需悠扬舒缓的慢板。手头这本二胡曲,就是一首首优美而凄婉、悠扬而激越的诗,我不止一次在心里赞叹,作曲家,为你敬礼!

《山村变了样》《江河水》《月夜》《良宵》《二泉映月》《赞歌》《草原牧歌》,每一曲都使人如痴如醉。人的感情会随着曲子,丰富而深沉,只要你懂得。

在卫生间拉琴,的确是件美妙的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