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老罗脱贫记——骆作华散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22 10:28: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我认识老罗,还是两年前的事情。我在城西的小院需要拆除砖墙,要雇个打零工的帮忙拾掇。我就到西矿路口劳务市场找人,遇到了老罗。我问他一天要多少钱,他说,重活干不动,轻活的话一天50块。我就领他到小院,我俩一起拆墙、斫灰、平地、起摞。

老罗身矮骨瘦,衣着不洁、言少声低,看着有些木讷,但干起活来比我麻利,一刻也不停歇。我干累了就喊他也歇歇,吃个解渴提神的苹果,他总说不累。中午,我叫他一起吃饭,他也不肯去,说离家几步远,自做自吃简单,各自都方便。我只能把炒鸡店里卖的鸡肉挑选出几大块给他送到家,他表示十分感谢。他给我帮了两天忙,结账时我多付了几十块钱,也算是对他多出力干活的回报吧。

闲聊中,我了解到他属龙,今年68岁,家住阳城镇北里庄村,与我是同茬人又是同乡,并且也是农民出身,自然就有了共同语言。他说,老婆十六年前得了癌症,到西安大医院花了四万多块钱,结果人财两空,丢下了两男一女三个孩子。


他艰难地办完了儿女的婚事,只剩下一屁股外账。如今,两个儿子都在外打工,丢下十几亩地,还得自己搭手收种,所以离不开农村。不过现在收种都是机械化,“可轻松哩,用不了几天时间。剩下时间就是镇政府组织农民既搞一村一业、多种经营,又搞新技术培训和示范园。

挣钱的门路多着哩,有养鸡、养猪、养蜂的,有栽桑养蚕的,有种植苹果、核桃、杏的,有栽花椒、枣树的,有栽香椿树的,有种菊花、黄花菜的,五花八门。年轻人大多出去打工了,村里剩的女人和老人们都不闲着,一个个拿着劲,都想着发财致富哩。

我也是给大儿子管理4亩香椿、4亩花椒,还有少数的苹果、核桃和枣树,再种一亩多麦子,一年也要忙六七个月。咱没文化也没啥本领,跟不上潮流,只能在农闲时到县城打零工,早些年给人装卸洋灰、肥料,想多挣钱快还账。如今老了,只能干些零星小活,挣些小钱罢了。儿子买了单元楼住进去了,我一个人住小院,出门一把锁,进门一把火,光景过得倒也自由自在”。

经过那次交往,我们便成了熟人。若是农闲时节,我晨练时总能碰到老罗,他稍弓着腰,一颠一闪地向劳务市场走去。照面时打个招呼,我就说:“人老了,少干些,身体要紧。”他总自信地回答:“身体没麻达,干活的功夫不敢丢!若不动弹老坐着,身体老得更快些!”

前不久一个大清早,天气阴沉沉的,还刮着冷风。我晨练时路过劳务市场,只见老罗一个人站在寒风里。我说:“天气又早又冷,眼看就要下雨了,年轻人嫌冷都不出来了,你咋一个人还在这儿等活干?”他说:“昨天在华岳村给人修院子,活没干完。


临走时,主家说今天还叫我在这里等他,他用车接我。人可不能失信呀!”我见他有等人的空闲时间,就同他闲聊起来。就问:“一天能给多少钱?”他说:“主家人不错,一天管两顿饭,给一百二十块钱,见我干得殷勤,又叫我干哩!”说着,他瘦削的脸上泛着红光,显露出自豪感。我就问:“你的外账还完了吗?”他说:“去年都还完了。

我是建档立卡贫困户,政府每年都有照顾。我们几个小村合成一个大村,是县财政局帮扶着,那位驻村第一书记叫高小朋,人可好哩,每个月不是打电话就是上门,还总问我:罗师,你在哪儿,身体还好吗?有什么难处就说,我给你解决。春种送肥料、秋收换种子,冬天送来崭新的一套保暖内衣,过年时还送米、面和食油。

去年,我利用政府危房改造补助款在家盖房,他们还来祝贺,不吃不喝还给我带来一大袋子鸡蛋,真是好干部,比亲戚都好!”我又问:“你几时能脱贫?”他说:“我已经脱贫了,你细算算,自家种的粮食一家人吃不了,香椿、花椒及苹果、枣,一年收入两万多块钱,外加政府的种地直接补助款,每亩有六七十块,一年也有一千块。农闲了,我进城打零工,咱年老干不了重活,就靠年轻能干的小伙子揽下活咱搭下手。人家舞弄电锤、洋镐,肩扛身背,咱就装卸、打扫。

一次活干完,人家分两三百块,咱分一百多块,就是少些都行,我只干小活。秋季抽空给人摘菊花、摘黄花菜,一天挣个五六十块,还管咱两顿饭,冬季给单位掏炉灰、清理垃圾、有空捡拾废品卖钱。


只要人勤快,总能弄下几个钱,一个月挣个一两千块钱,五六个月也能挣个万把块钱,一人挣钱一人花销,所以早就脱贫了。”我又问:“平时咋吃住?”他说:“住在儿子的小院里,他按时三天一次送米、面和馍馍,自己则到菜市场买鸡蛋和各种蔬菜,价格都不贵。


女儿经常送牛奶和糕点。家里有煤气灶、自来水,自己想吃啥就做啥。街口有手工饺子铺,肉的二十块钱一斤、素的十几块钱一斤,一斤能称60个,分三份放在冰箱里,想吃随时取出一份下锅,几分钟就是饭。

没空做饭了,我就到街口吃碗面或买上一个热火烧子夹肉,喝碗免费米汤就是一顿饭。穿的盖的是女子管着,不时给添置和洗涮,都富足有余。夏天有电扇,冬天有电褥子和暖被子。


今年,儿子给家里接上了天然气,气门打开,屋里热烘烘的,一切都美着哩!”我进一步追问:“有多余的钱吗?”他自豪地说:“当然有啊!你看我就不甚花钱,每年都交社保也就二百多块,有病去医院能报销。

去年,我肚子疼得厉害,到县中医医院一查是肾结石,动手术住院10天,花了4800多块,合作医疗报销了3500块,自己出了1000多块钱,保住了命还掏钱不多。


今年年初,右腿疼得走不成路,当护士的孙女把我接到了乡医院住了十几天,病好了一算账,才掏了200块钱,都不够吃人家的饭钱啊!社会真好,我老婆若能享受到现在的政策,说不定还能把病看好,多享几年福哩!”说着,他眼圈有些发红,表露出遗憾和感恩之情,接着又说:“再花销就是人情门户钱,过年给里外孙子压岁钱,加上平时的零星花销,剩下的钱就存到亲戚开办的信用服务点,随时存取,挺方便的,咱也吃个利息嘛!”说着话,他笑出一脸的阳光,我也为他的乐观豁达和知足之心所感动。

停了片刻,他正色告诉我:“老了手里多少要有钱,心里才不慌,没钱是要受恓惶的!”我再追问,干不动了打算怎么办?他说:“我现在每个月还有一百多块钱的农村给老年人补助的钱,因为我有两个孙子正上学,我还让儿子领着呢,听说以后还要增多,我要自己领了就更不愁吃喝穿戴了。


我们村已办了老年照料中心一年多了,管吃管住一顿饭两块钱,住宿不要钱还有空调。我老了就回村,有吃有住有熟人,儿女们再帮衬点,就美着哩!那是远话,眼下我还能干,能干就要干。


在村里开会时,干部讲习主席都说了,‘幸福是奋斗出来的’,咱现在就是不停地奋斗哩,老了怎么能不幸福呢?你说是这个道理吗?”我笑着点了点头逗他说,你爸给你起了“存发”这个好名字,该你存了该你发了!他说:“那是老人的心愿。早年间过的是缺吃少穿的穷日子,没念几天书,家里穷得叮当响,在山沟里下了一辈子苦。


看现在,儿女都住在城里,几个孙子都在上学,大的大学毕业都工作了,儿子、女子都在县城买了房,有摩托车和小车,确实是存下的、发大了,这都是我们一家人踏踏实实干,才脱了贫。你再看看农村,家家户户哪年不收入几万块?尤其是有文化、脑子活的能人,一年收入都在十几万块。”说着话,他眼睛瞪得又圆又大地看着我,只怕我不相信他的话。

我俩正谝着,他的老年手机响了。接完电话,他对我说:“主家问我在哪里,他用车接我,咱闲了再谝。”说完,他向街东望着,然后一颠一闪地向一辆小车走去。

望着老罗瘦小的背影,我心中生出了敬佩与欣慰。我佩服老罗六十多岁的老人了,还不愿歇息,还硬撑着劳作的精神;欣慰的是,我们这一茬善良本分的农民兄弟和姐妹,在党的脱贫攻坚、精准扶贫的举措之下,终于挣脱了贫困,晚年确实有了幸福的生活保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