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一只陪我过冬的甲壳虫——孙云苓散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14 14:33: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那年冬天,还在老报社西楼的办公室,之所以记得,是因为一只带翅膀的小虫子。它像一位身穿燕尾服的绅士,又像一位身披盔甲的武士,在我种的红薯蔓上,陪伴了我半个冬天。

那年最冷的季节,朋友中流行种红薯来做盆景。我也把家里发芽的红薯种在各种瓶子里,并将长势好的一棵带到了办公室。

一天早上,我正给办公室那棵红薯苗换水,突然发现叶子上趴着一只灰褐色的甲壳虫。它身材修长,有两厘米大小,头上有两条长长的须,发着银光的甲壳下有双隐形的翅膀,像个西方绅士穿着儒雅的燕尾服。当我靠近它时,它没有慌乱地飞走,而是抬头审视着我。我们四目相对,我竟然从它小小的黑眼睛里看到一缕狡黠的光,那光带着某种警惕和迷茫。

于是,我友好地和它打招呼:小虫子你好,从今天起这棵红薯苗就送给你当家了。你可要好好的,别随便飞走,外面可冷了,会把你冻僵的,你要好好地待在这里才安全,我们明天见。

它好像听懂了我的话,两条细长的须子抖动了一下,算是也和我打招呼了,还真有几分高冷的绅士风度。

离开办公室时,我特意轻轻地把装红薯的瓶子从窗台挪到桌子上,怕冻坏了我的虫子朋友。

回到家,我竟然有了一丝牵挂,怕那只小虫子不自量力地飞走,冻死在冰天雪地里。带着这份牵挂,第二天我早早上了班,一进门就在红薯叶里找我的虫子朋友。只见它依然趴在一片叶子上,好像静静地思考着什么问题。

就这样,我写稿子累了,就会和小虫子说话。我说,总叫你小虫子不礼貌,我就给你取个名字吧,以后叫你小侠客吧。它的须子舞动着,好像对这个名字很满意。

大半个冬天过去了,小侠客一直没走,红薯叶子也在它的餐食下有几片枯萎了。但它的力量太微小,整个红薯依然枝繁叶茂。

有时候我发现侠客不见了,就慢慢地在叶子里找,原来它躲在叶子下面睡觉。偶然来了陌生人,它很机敏,总会躲藏得很好。

一天我早早上班,却发现侠客不见了。我心里慌慌的,整个红薯叶子都找遍了,不见它的踪影。我想它大概是飞走了,因为已经快立春了。正在我心生遗憾时,忽然听到窗台上有细微的声音。我忙看过去,只见侠客在窗台的阳光处,锻炼它的翅膀,做飞翔的姿势。

我看它做得很认真,翅膀也能舒展开了,很替它高兴。它一直在锻炼自己的翅膀,等待再次飞翔。看它累了,我把红薯又放到阳台上,它飞了上去。

就这样锻炼了几天,我发现,侠客的翅膀已经能完全打开了,甲壳也愈发黑亮,感觉它的身体硬朗了不少,也长大了不少。

我的直觉告诉我,侠客要飞走了。于是,每天下班时,我就会轻轻地和它告别。我说,小侠客,别着急走,外面的温度还低,你会没命的。它好像听懂了我的话,扑闪着翅膀和我告别。

因为出差我外出了几天,等回来后,发现红薯叶子蔫了,侠客也不知去向,我失落了好几天。

再后来我宽慰自己,侠客陪了我半个冬天,已经够意思了。如今,它的翅膀硬了,一定是去找寻属于自己的春天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