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文化漫谈] 河东廉政文化资源挖掘的可贵尝试——《贤相裴度》观后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5 09:24: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河东廉政文化资源挖掘的可贵尝试——《贤相裴度》观后感

河东廉政文化资源挖掘的可贵尝试——《贤相裴度》观后感

11月20日晚,由运城市纪委监委、河津市委、市政府主办,河津市纪委监委承办的新编大型廉政历史剧《贤相裴度》在市区盐湖会堂成功首演。河东先贤裴度通过蒲剧的艺术形象,栩栩如生地呈现在舞台上,让我们再次穿越历史烟云,心怀敬意地走近这位老乡。

致敬河东先贤

激扬清风廉韵

作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廉政文化占有相当重要的分量。这其中,河东元素分外夺目。2017年4月,在北京全国人大会议中心,由山西省纪委监委、山西省委宣传部主办的《齐家治国·传承致远——从裴氏家族看家规家训的当代社会价值》座谈会隆重召开。会议间隙,笔者采访了著名文化学者、北京大学教授张颐武先生。张先生对运城的裴氏家族文化表现出浓厚的兴致。他从裴氏家族文化的活化和转化角度讲,现今传承、转化、弘扬裴氏家族文化,对建设家风家训与传播优秀传统文化、净化社会风气、促进精神文明建设大有裨益。

近年来,由中纪委着重挖掘、整理的裴氏家族、司马光家族家规家训家风文化在全国范围内引起广泛影响。这是河东地域文化对全国廉政文化的一个积极贡献。在省纪委监委和市委的坚强领导下,市纪委监委坚持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思想工作,做实做精后半篇文章,深入挖掘运城优秀传统文化中的廉政基因,先后打造了10余部反映运城籍历史名人廉政史迹的作品,以蒲剧为例,有《铁汉公薛瑄》《宗臣史家司马光》《公而忘私姚天福》等等。新近推出的《贤相裴度》更是这方面的有益尝试。

《贤相裴度》以裴度力排朝堂众议,不顾身家安危、平定淮西叛乱等真实史料为主线,刻画了裴度忠心报国、敢于担当、清正廉洁的名臣风范。同时,展示了河东裴氏一族先贤英才在优良家风家训熏陶下,一代族人一步步成就辉煌的真实场景。

历数裴氏家族历史上众多名臣名将,他们是集中反映中华民族优良道德的典范,也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精神标识。近年来,众多学者都在深入探寻和深究裴氏一族代代绵延的文化密码和精神基因,无论从哪个方面切入,最终大都指向该家族千年沉潜结晶出的历久弥新、独树一帜的裴氏家族文化。蒲剧《贤相裴度》的适时推出,本身就是一种文化担当。众所周知,裴度是再造大唐的三大贤相(狄仁杰、裴度、郭子仪)之一,是时人敬仰、名垂史册的中兴名臣,后世尊称“裴令”“裴晋公”。其威望远达四夷,号称“以一身维系国家的安危”,对时局产生重大影响达20多年。这样一位名相,要在地方戏剧舞台上呈现,其难度不难想象。

以文化人,以廉润心。在当下,弘扬优良的家风家规家训,对涵养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具有积极的借鉴意义,对净化政治生态、倡树新风正气更具有鲜明的现实意义。

主角形象生动

气韵荡气回肠

该剧把历史人物的激荡人生,通过平淮西这一重大历史事件,聚焦式、特写式集中展示了出来。把一个忠心报国、刚正无私、敢于担当、清正廉洁、勤勉敬事的廉相风范成功还原,让人们近距离穿越到历史情境,感悟到这位河东先贤在历史进程中的铿锵足音。剧中通过反面人物的反衬、身边亲友的担心和体恤,尤其是意涵丰赡、一脉正统的家规家训文化滋养,展示出了由此而培植和化育出的裴氏家族文化代表性人物精神内核。

由蒲剧名家郭安存领衔主演的裴度,气宇轩昂、一身正气。在唱腔处理上,他将蒲剧的高亢苍凉发挥到了极致。同时,又兼具行腔的舒缓、错落,与剧情的发展脉络相契合、相呼应,形成有落差、有对比、有节奏的舞台效果,调动了观众的情绪和看点,随着历史人物的情感起伏而引发强烈的共鸣。在表演方面,郭安存准确把握人物内心世界,在装扮算卦以察敌情,在得知王义和武大人被害时,他缜密、智慧、刚毅、执着的品性得到完美呈现。面对杀机四伏的险境,他沉着无畏的气概与老母、夫人的担忧和爱怜,于舞台方寸地,充分展示出强大的内心世界和勇毅担当的家国情怀。

真实的历史事件,在文艺创作中不见得省事。越是观众耳熟能详的,相对讲,观众对出新预期越高。这给编导等主创人员的想象空间更加逼仄,创作中的约束、拘谨也可想而知。但编导知难而进,勇于探索新的创作手法,在人物设计上,以险取胜,令人耳目一新。对应人物关系时,吴元济夫人出淤泥而不染,心怀正义、正气,宁死也不同流合污的刚烈形象,更比对出叛贼吴元济的失道寡助和众叛亲离。而裴氏家中,裴母、裴夫人也明大理,晓大义,但面对儿子、丈夫的险境,所流露出的优柔、迟疑、恐惧也不难理解,也正是复杂的人性底色中更为真实的一面。

吴元济曾经尝试拉拢裴度,给他送田宅,裴拒绝时,没有丝毫犹豫,在义利、公私、安危选择中,意志如磐、信念似钢,以强大的定力彰显了裴氏一门良好家风长期熏陶而成的高标人格。郭安存依托扎实的表演功底,紧扣人物性格发展走向,利用抬步、扑卧、仰倒、帽翅功、髯子功等传统蒲剧绝活,细腻、完整地刻画了裴度的舞台形象。

角色不分大小

守正才能出新

司崇晋饰演的反派也很成功,他把一个凶狠、阴险的叛将吴元济演得真实、可信。在府中生活场景中,他通过大段蒲白,把内心的恶欲、性格的暴戾、处事的狡诈表露出来,与夫人几段对唱和对白中,更将外强中干、色厉内荏的真实表露无遗。这场戏在细节处理上极其生活化,演出非常成功。各个角色在使用水袖、髯口、台步、梢子功等方面,都十分娴熟,于传统程式中又多有创新,让古老的蒲剧艺术焕发出新的生机。

几位旦角的精彩表演也为本剧的成功增加了角色分量。剧中裴母、裴夫人、吴元济夫人,包括瞎婆等,都把小角色演出了大光彩。本剧还有一个亮点即武生的强势亮相。多年来,因种种原因,地方戏剧中的武打场面渐渐式微。在当晚的演出中,整个打斗场景的设计、演员的精彩对打等,都让喜欢看武戏的观众眼前一亮,心头一振。为了打磨每一个角色的每一个动作,尤其是武打场面,在舞台上,市艺校高级讲师李凯对包括主演在内的演员的一招一式皆有强化式训练。

为了打造戏剧精品,在前期创作当中,主创团队就下足了“笨”功夫:组织主演深入闻喜县裴柏村参观裴氏宗祠,现场感悟家规家训文化。编剧裴军强作为裴式后裔,一头扎入浩繁的文史典籍中,查阅大量资料,请教专家学者……联排、彩排后,市纪委监委专门邀请有关专家召开了研讨会,把脉问诊,集思广益,整理讨论后,主创团队再进行剧情的调整和修改。

在裴度被吴元济爪牙刺杀受伤后,裴母豪迈宣示:“我裴门祖有训家风久远,才有这忠臣孝子世代传……要知道人间正道方致远……”这段激越的唱腔,升华了裴氏一门严守祖训、传承家风的可贵精神,进一步点染和深化了作品的题旨。

音乐设计和舞美设计的成功让蒲剧吸附了更多年龄层级的观众。一些青年观众对结尾的合唱非常认同,这种基于传统文化的大胆设计,吸引了地方民歌中的舒缓、抒情、柔美,丰富了蒲剧音乐的内涵,拓展了唱腔的外延,增强了传统戏曲的感染力。(樊峻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