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小说] 十七岁的爱情——薛国英小小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2 09:45: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那个午后,全班同学趴在教室的书桌上午休,有个别同学拿着一个麻袋或尿素袋铺在空地上睡觉。当然我就是这个别人之一。

睡在麻袋或尿素袋,睡着舒服,更不怕从桌凳上掉下来。

午休时间,班主任一般不会在教室里,只让班长或纪律委员负责登记。违反纪律的,就会被等级上册。午休后,总有那么几个因为说话而罚站在教室门口,会被同学们光荣地指点指点。我从来没有在教室门口罚站过,因为我是好学生,因为我胆子小。

可是,那天午休,我和老黑偷偷说着前一晚上看的电影《武林志》。

我说,车轮是铁皮做的。

老黑说那时就有铁皮车轮。

双方互不服气。说着说着,就恼了。

你叫我一句"白铁",我回你一声"黑炭"。我的绰号是"白铁",他的绰号是"黑炭"。我白的惊人,他黑的怕人。那时候,被人叫出家长名字是対他最大的侮辱,是不能容忍的,其次是当面叫人绰号了。

谁知动静过大,被班长小红发现了。她用眼睛狼狼瞪了我俩一下,又拿起黑板擦学着班主任在将桌上敲了敲。只是我俩忘情地蹬踢着,没有把她的警告当一回事。我见她在值周笔记本上登记着,我和老黑瞬间安静下来,眼睛闭上,装作睡着了。

午休下了,班主任进了教室,我忐忑不安,老黑提心吊胆,我知道我俩一定会被罚站到教室门口的。被同学们指指点点,那一定很丟人现眼的。

班主任把那天午休违纪同学一个个叫出教室站在外面,晒着毒辣辣的太阳。奇怪的是,那天班主任竟然没有让我站出去,当然也就没有老黑了。莫非是班主任不愿意让我这个好学生乖学生站出去丟人现眼吧?

下午放学时,我把那本《逃学记》送给小红,让她先阅读。


小红说,这啥时候太阳从东边出来啦?!

我文邹邹地说了句,东边日出西边雨嘛,呵呵。

小红说,还有一句,你没说出来。

我说,道是无晴却有晴。

听得我这一说,小红的脸微微红了,很好看的样子。

过后不久的一个周末,我忽地想请小红看一场电影。

十七岁的爱情——薛国英小小说

县城露天电影院每天都会用髙音喇叭反复播送放映的电影名,惹人心痒痒的。我向来爱看打仗的、侦破的、武打的电影,対于爱情片向来是嗤之以鼻的。


那天听到电影院放映《五朵金花》时,我竟然有了一种冲动,想看看这爱情片到底有怎样的魅力,让那些男孩女孩如痴如醉。

可是,和谁_道去看电影呢?让我心里很是作难,叫老黑吧,怕他不肯去,而且会讥笑我;况且刚刚和他闹了一架,还没和好呢。

叫谁去呢,总不能和女生一道去看吧。让班里男生知道还不笑死我了。

唉!

星期六下午最后一节课上历史课,原本是我最喜欢的课。今天却因了一场电影搅扰我不能专心上课。


忽然,我眼睛竟然盯在我前排的小红身上。我有了人选。

快下课的时候,我将写好的纸条夹进三毛的《沙漠观浴记》里。

课下了,我将书递给小红,说,你不是要看《沙漠观浴记》吗?我看完了,给你看吧。小心拿好。

我脸红红的,心咚咚地跳着。

下午六点,我急匆匆吃完饭,跟妈妈说和同学玩去,就忙忙地跑到村口的槐树下。

我眼巴巴地盯着,渴盼小红能如约而来。等啊等,眼看离晚上的电影开演只有半个小时了,可是小红连个人影都没有。

正当我懊恼自己自作多情,人家凭啥跟你看电影。


哎,等急了吧!小红不知啥时候站在我身后,当然,和她一同来的还有她的好朋友丹妮。走吧,买了三张电影票,进去没多一会,《五朵金花》就放映了。

我和小红中间隔着丹妮。我无心地看着屏幕,小红和丹妮叽叽咕咕说笑不停。值到电影放映完,我竟然没记住里面都播放的内容。

那天晚上,花了我一块五毛钱。哦,対了,还有三毛钱买了三袋葵花籽。

那天晚上,原计划和小红边看电影边聊聊天,谁知和小红也就仅仅是在村口分手时,说了句,天黑,你俩小心些而已。

那场电影以后,我竟然和小红生疏起来。不说话,也没了借书往来。

初中毕业,我去省城上了一个中专学校,小红没能考上中专,上了髙中。

再以后,我没了小红的联系方式,只听人说,她嫁到了外省。

十七岁,总是那么幼稚。

【作者介绍】薛国英,运城市作家协会会员,全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文学作品发表于印尼《国际日报》《中华日报》《百花园》《微型小说月报》《诗选刊》《咸宁周刊》《当代中学生报》《企业家日报》《长江诗歌报》《西南商报》《洛阳晚报》《精短小说》《小小说家》《河南经济日报》《新校园文学》《运城日报》《河东文学》《黄河晨报》《发展导报》等报刊杂志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