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小说] 新娘逃婚记——李英利年度小说推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2 09:39: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新娘逃婚记

新娘逃婚记——李英利年度小说推荐



十月里来桂花香,谷子高粱登了场。天高云淡空气爽,大雁南飞菊花黄。

永乐县梨花湾蔡翠枝家。院中摆一方桌,右侧一溜新瓦房,墙中央贴着“囍”字,新房摆设焕然一新。

翠枝在闺房里,几天来她愁眉不展,前几年母亲去世,她和爹相依为命。只是自己的婚事老爹爹不该包办。夜深沉,月牙弯,翠枝愁的吃不下饭。明天她就要出嫁,嫁给自己并不相爱的人。一想到这里,泪花便“扑簌簌”在眼眶儿转。

蔡老耿拿着新嫁衣,走到女儿蔡翠枝房里,说:“我的好娃哩,你的婚期已经来到,嫁妆已经置办妥当,木墩儿家的客人已经通知到。你让爹的脸儿往哪儿搁,爹求你了。”父亲欲跪。

蔡翠枝痛肝欲裂,“爹——”扶爹起来。

蔡老耿坐在凳子上,一阵心酸,他哽咽地说:“孩子,爹知道木墩儿配不上你,知道你俩说不到一块儿,爹知道你喜欢峰峰。你从小就和木墩儿订了娃娃亲,为了爹,你就将就着结婚吧!爹和你娘脾气不投,还不是过了半辈辈……”

蔡翠枝捂着脸,一串泪珠溢了出来。

这时候,表妹李翠花来了,她走进来喊道:“舅舅,表姐。”

蔡老耿说:“哦,翠花来了。”

“哎,舅舅。您不能给表姐包办婚姻,如今都二十一世纪了,您还用过去的老办法咋行?”

蔡老耿白了翠花一眼,说:“你懂啥?”

李翠花伤心地苦诉衷肠:“舅舅,我的婚姻很不幸。男朋友考上大学把我给抛弃了,呜呜呜——”

蔡翠枝安慰李翠花:“表妹,别难过。”

李翠花说:“舅舅,我的父母早已去世,兄嫂和我分开另过,我的婚姻大事可由你来做主啊!”

蔡老耿问道:“翠花,你和峰峰谈谈,怎么样?”

翠花忙接茬:“舅舅,我可不敢,像峰峰这样有知识的好青年,打着灯笼也难找哇!表姐和他是一对比翼鸟,挺般配的”。说完,她起身走了。

蔡老耿沉下脸叮嘱道:“翠枝,这是你的新嫁衣,给。别想不开。”说完,他把新嫁衣放在桌子上。

天已泛亮,东方的曙光照射在窗玻璃上,远处传来“嫁妆走啦——”门口一声花炮响,唢呐“嘟嘟哒哒”地响了起来。

阳光明媚天已亮,唢呐声声锣鼓响。爹爹把爱情来断送,争取婚姻自主张。逃却樊笼匆忙走,管它新郎咋收场。

不,我不嫁给他,现在还未举行结婚典礼,我跑!想到这里,蔡翠枝望见后窗,踩凳打开窗扇,“咚——”地跳了下去。



清晨,蔡老耿穿一身新衣服,忙里忙外,他乐哈哈地笑着,他兴冲冲地摆放桌凳。

中午,一阵唢呐喜乐声,迎亲人马来到蔡老耿家门口。新郎木墩儿头戴蓝帽,身穿崭新的蓝色新婚衣服,披红戴花,随着鼓乐走进岳父家,来到客厅里,坐在那里。

蔡老耿递烟,倒茶,招呼着迎亲的人们。

来帮忙的王小虎神色紧张地说:“大叔,不好了,新娘子不见了。”

蔡老耿说:“不会吧!”

常永林说:“大叔,新娘子房间放着一个凳子,她从后窗逃走了。”

“啊!翠枝——”蔡老耿急忙走出内外。

新郎官木墩儿悲伤地:“唉!没想到落到这个份上。”

伴郎安慰道:“木墩儿,别难过,说不定一会儿会找到的。”

蔡老耿蔫搭搭地走进来,他想:翠枝她不言语悄悄出走,弄得我前思后想难开口。如今迎亲人马进了家,叫人家是走还是留?

伴郎问道:“你们找到啦?”

王小虎说:“没有找到。”

常永林也说:“没有找到。”

蔡老耿无可奈何地说:“唉,真是女大不由人哟!”

伴郎看看天已经不早了,新娘子一时半会是找不到了。他说:“大叔,看来今天是成不了亲了,我们回去吧!”

“唉——”蔡老耿长叹一声。

迎亲队伍没有娶到新娘子,只好回家去了。新郎木墩儿眼泪汪汪的,难过极了。

王小虎和常永林说:“大叔,不要难过。”

蔡老耿气哼哼地说:“这个不争气的闺女,等我找到她,非打断她的一条腿不可。”他气得回里屋去了。



蔡翠枝出走后两眼黑茫茫,不知道南北和东西。爹找到后好言相劝,回家后爹逼她和木墩儿成亲。越思越想翠枝心烦乱,和愚昧思想坚决作斗争。村里污言当空卷,说翠枝怀孕流过产。污浊恶言翻过天,弱女子怎能抵挡恶污言。昨晚找峰峰拿主意,他推诿胆小难周全。苍天无路心欲碎,不如跟娘去黄泉。“呜呜呜——”她伤心地哭着,在屋里寻药瓶想自杀,准备了结终生。

永乐县的县委书记姚刚在梨花湾检查工作,忽然,听到一位姑娘凄惨的哭喊声,他急忙走进蔡翠枝家探明原因,姑娘究竟为那般?走进翠枝的房间,看见翠枝将一瓶农药打开,正要喝下去,姚刚书记喝道:“姑娘,慢——”他打掉药瓶。

翠枝愣了一下,忙问道:“您是——”

姚刚说:“我是永乐县委姚书记。”

翠枝泪流满面说明原因:“姚书记,我叫蔡翠枝,我爹逼我嫁给一个不相爱的人,我真是无路可走了……”还没说完,她早已泣不成声了。

姚刚大吃一惊:“啊——,多少年封建枷锁来束缚,多少年买卖婚姻风泛滥,多少年青年相爱难成双,多少年棒打鸳鸯旧剧重演。听姑娘一席话心已震颤,事情严重令人心酸。我和你老爹倾心交谈,热情帮助来解疑团。封建包办要根除,彻底抛弃遗臭万年。姑娘,你受委屈了。来,坐。”

蔡老耿在屋外喊道:“翠枝,你想通了吗?”说完,走了进来。

蔡翠枝摇了摇头。她说:“爹,这是咱们的县委姚书记。”

蔡老耿扑通跪下,说:“青天大老爷,劳驾您的光临。”



姚刚连忙扶起蔡老耿,说:“老人家,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快起来。老人家,您女儿的婚姻大事让她自己决定,刚才我若来晚一步,翠枝就没命了。”姚书记指了指药瓶。

蔡老耿大吃一惊:“啊——”

姚刚说:“您的女儿受委屈,难道您就不心疼?”

蔡老耿说:“看见女儿伤心流泪,我的心比刀剜还要难受。可是订下的娃娃亲,我对不起木墩儿的爹——”

姚刚耐心劝道:“娃娃亲应该彻底根除,您就给木墩儿另寻个对象,成全他们的婚姻吧!”

蔡翠枝给姚书记和爹沏茶、递烟。

突然,蔡老耿一拍脑瓜说:“噢,对了,我的外甥女李翠花和男朋友吹了,不知道她愿不愿意?”

从门外走进来李翠花和木墩儿,李翠花喊道:“舅舅,这是——”

蔡老耿说:“这是咱县的姚书记。”

李翠花和木墩儿喊道:“姚书记——”

姚刚说:“哦,你们是——”

蔡老耿介绍道:“姚书记,这是我外甥女李翠花,这是木墩儿。”

李翠花把蔡老耿拉到一旁,悄声说:“舅舅,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不知道行不行?”



蔡老耿问道:“什么事?”

李翠花指了指木墩儿说:“我谈了一个对象。”

蔡老耿乐哈哈地说:“行。姚书记,翠花和木墩儿谈上对象了。”

姚刚兴奋地:“好哇!”

李翠花羞得捂住脸庞。

蔡老耿邀请道:“姚书记,您还要做大媒哩!”

姚刚逗趣地:“好,那么峰峰和翠枝的婚事——”

蔡老耿悔疚地说:“姚书记,您给做大媒吧!峰峰是个好青年,今年我种棉花,多亏他的技术指导,棉花大丰收,卖了两万多元,我让翠枝当面致谢活神仙,给他一千元,他怎么也不肯收——”

姚刚夸赞道:“这样的好青年打着灯笼也难找哇!”

蔡老耿吩咐道:“木墩儿,你去叫峰峰。”

木墩儿说:“好!”说完,他走出门外。

姚刚说:“翠枝,你该满意了吧!”

蔡翠枝羞涩地点了点头,她的脸“唰”地红了。

一会儿,木墩儿和峰峰来到蔡老耿家。

峰峰亲切地说:“姚书记来了。”

姚刚说:“哎。峰峰,木墩儿和翠花谈上了,那么你和翠枝的婚事也该办了吧!看来我的大媒人是当定了。”

峰峰满脸通红,激动地说:“姚书记,我们到县民政局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然后您给我们主持隆重的婚礼吧!”

姚刚说:“好,我等着喝你们的喜酒喽!哈哈哈哈——”

这真是:十月里来艳阳天,桂花飘香金黄闪。谷子棉花好收成,今年又是丰收年。青年男女择佳偶,相亲相爱到永远。爱情甜蜜结硕果,科技星火山村燃。改革开放好政策,小康路上比蜜甜!

新娘逃婚记——李英利年度小说推荐
作者简介
新娘逃婚记——李英利年度小说推荐
李英利,1964年出生于山西临猗,运城市作协会员。临猗县庙上中心学校教师,喜欢文学,酷爱创作,多篇小说、散文、童话、儿歌发表,出版童话集《三个气球》。

小说投稿、散文投稿、诗歌投稿,包坛发表作品合作电话18636392123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