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古今运城] 最美河津,遇见樊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14 09:27: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你谈到樊村的时候,眼睛里都有光。”每次和任康乐兄闲谈,我都会对他说这句话。

任康乐乃运城市河津樊村人,对生于斯、长于斯的老家,有很深的感情。那里的阳光、田野、虫鸣、微风、远山、老屋、古庙会,让他无比怀念;那里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让他无比留恋;生活在老屋的母亲,更让他无比牵挂。乡邻乡亲,鸡犬相闻,垂髫和乐,其乐融融,樊村已在他心里扎下了根,这或许就是老家对他这个在外游子最深的吸引。

今年农历九月十六,应任兄之邀,我回到河津老家,参加了樊村举办的首届德孝文化节及古庙会活动,再次感受了一番当地民俗风情,体验了一把久违的家乡亲情,见证了久违的古庙会热闹场景,品尝了久违的家乡饭菜味道……

樊村位于河津市北坡腹地,历史悠久、人文厚积,土地肥沃、交通便利,从隋代起,就是周边两省八县货物集散市场,明清以来,逐步发展为河津北坡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被誉为河津的“旱码头”“铁码头”,与永济卿头镇、稷山翟店镇并称“晋南三大商业重镇”,是熠熠生辉的晋商明珠,享有“三晋历史古村”“文化名村”殊荣。

任兄的家是一座北方常见的典型农家小院,四分大的院落,被一圈青砖盖就的房屋、院墙包裹着;房顶上,兀自独立的烟囱青烟袅袅;屋檐上,几只麻雀叽叽喳喳飞起又落下;青砖铺就的小院里,一畦菜地种着辣椒、茶豆,正值深秋,红红的辣椒调皮地从绿叶间探出头来,紫色的茶豆爬满了墙头的藤蔓;屋内,樊家老妈妈坐在土炕上,双手麻利地搓着猫耳朵,嫂子在灶间忙活炒菜。

樊村历史悠久、人文荟萃,古迹众多、市场繁荣,而最让村民们引以为豪的就是樊村戏台、玄帝庙以及被当地人沿袭数百年的古庙会。樊村戏台和玄帝庙是当地人的骄傲,这两座记录樊村历史的古建筑群均建于明代,被村里人誉为“国之瑰宝”“村之骄傲”。

樊村戏台建于明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后于明成化四年(1468年)重修,此后还经多次修葺,1986年被公布为“山西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樊村戏台原为樊村关帝庙中轴线上的主要建筑,关帝庙其他建筑早期已毁,现仅存戏台和春秋楼。戏台坐南朝北,建筑面积160余平方米,面阔三间,进深四椽,单檐歇山顶建制,是河津市保存最为完整的戏台之一,为研究明代早期建筑形制和建造艺术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也为研究当地民俗文化提供了相应的参考资料。新中国成立后,樊村戏台仍作为舞台使用。2015年,河津市文物局按照“修旧如旧”的原则,组织对樊村戏台进行了全面修缮,将戏台整体抬高了1.5米,使得戏台再次蜕变和华丽转身,重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

樊村玄帝庙是一座祭祀玄武大帝的道教庙宇。据碑文记载,该庙创建于明隆庆四年(1570年),至明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竣工,前后历时34年之久,此后于清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重修。现庙院占地面积3000余平方米,其中古建面积为820余平方米。玄帝庙坐北朝南,整体布局古朴庄严,建筑主次分明,沿中轴线自南至北依次为山门、香亭、玄武殿、圣公圣母祠四座建筑,属典型明代建筑。玄帝庙最大的特点是所有建筑屋面均为琉璃覆顶,故又称“琉璃庙”。


河津是中国灰陶琉璃的重要产地,玄帝庙是灰陶琉璃艺术博物馆,整座庙宇流光溢彩的琉璃构件,诚为色彩斑斓的河津灰陶琉璃历史锦上添花。现存的明代琉璃螭吻、脊筒、猫头、筒瓦、滴水等遗构,工艺精湛,色泽历久不衰,碧绿、金黄、孔雀蓝交相辉映,凝结着河津人的智慧与心血,记录着河津灰陶琉璃的悠久发展史。玄帝庙的琉璃筒瓦、琉璃板瓦、琉璃龙头、琉璃脊兽,色泽以绿、蓝为主,雕饰造型别致,图案内容丰富,虽历经数百年沧桑仍色泽鲜艳、釉面光滑,实属上乘之作,对研究明清时期的河津乃至全国的琉璃烧制技术都具有十分重要的科学价值。

正是因为琉璃光灿,玄帝庙于2013年6月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并于2014年由国家拨款,起用河津当地烧制的光彩夺目的琉璃构件,对四大建筑进行了保护修缮。2020年9月14日,河津市被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命名为“中国灰陶琉璃文化之乡”,这就为源远流长的河津灰陶琉璃文化发展史和玄帝庙的科学艺术价值作出历史性定论。

樊村从唐代起就形成小集镇,人称樊村镇。宋代逐步繁荣,至明清鼎盛时,400余户商家和村民分布在三街九巷,士农工商、百业兴旺,店铺林立、商贾云集,集市繁华、欣欣向荣。民国初年,仅店铺坊馆即达70余家,小商小贩上百个,樊村街号称“平地三尺金”。在三条大街两旁,有5个大炭园、3个大饭店、15家粮店、70多个店铺,光禄瑞票号、庆成源染坊、贵兴银楼等字号,闻名遐迩,誉满河汾。


古时,樊村逢一、六集会,还有七月十五、九月十三、十月十五等庙会、行会。每逢集会、庙会、行会,三条大街摆设有几百个小摊点,行人摩肩接踵,热闹非凡。樊村羊汤、羊肉胡卜、热锅豆腐在当地最是出名,已有1700年历史,是河津最具特色的名小吃,远近运煤、运犁铧的客人和赶集上会的乡民,都争着品尝油热香辣的樊村羊肉胡卜和醇香爽口的热锅豆腐。那时,龙门被称为河津的“水码头”,樊村被称为河津的“旱码头”。时至今日,樊村每逢集会仍然车水马龙、熙熙攘攘,韵味不减当年。

早饭刚过,樊村古庙会就热闹起来了。来自周边县市、村镇的乡民们或开车,或骑车,或步行,扶老携幼齐聚在这里,把原本就繁华的古庙会市场主街道拥挤得水泄不通,街道两边的小吃摊、水果摊、衣服摊、玩具摊围满了购物的人群。穿行于摩肩接踵、熙熙攘攘的古庙会市场,回忆的大门瞬间被打开,这样的热闹场景,我还是儿时那会儿见过。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变化的是时代,不变的是初心与坚守。二者交相辉映,互为补充,恰到好处地勾勒出一幅极具河津当地特色的民俗文化图卷。

今年的樊村德孝文化节举办地设在村子中心的玄帝庙。临时搭建的戏台下,观众人山人海。戏台上,村党支部和村委会干部正在为首届德孝文化节揭幕,向为家乡捐资献爱心的人士颁奖,表彰“大孝子”任长廷、任银廷兄弟二人及“好媳妇”张桂云、张梦珍。樊村人自古以来就有敬老爱老、事亲行孝的优秀历史传统。这次受到表彰的两对夫妇是诸多“大孝子”“好媳妇”中的典型代表,也是樊村文明村风的一个缩影。开幕式结束后,久负盛名的绛州锣鼓为本次文化节擂鼓助兴。绛州锣鼓精彩绝伦的华美亮相,赢得台下观众阵阵掌声。凤凰今来朝,金龙飞九天,锣鼓震天响,樊村续新篇。

在主会场,我邂逅了河津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任罗乐老先生。任老已退休,他是这次文化节活动的总策划,玄帝庙会场悬挂的大门联“高扬旗帜,率先蹚出创新路;丕振村风,合力助推改革潮”和玄帝庙殿堂对联等均出自他手。因为是同行,我们两人的话题多了起来。任老本身就是樊村人,对老家有着极深的感情,提起家乡的历史渊源来如数家珍。他说:樊村古时又名凤凰村,传说古时候有一只金凤凰在樊村地界盘旋,先民们认为凤凰乃神鸟,无宝不落,认定樊村是一块风水宝地,就按照凤凰飞行的形态建村,金汤堡(今樊村堡)为凤头,金汤堡至樊村北衕为凤颈,北衕至南衕为凤身,南衕至南关蓝衕为凤尾,东街为凤翅,因为凤凰一翅受伤,所以称“凤凰单扇翅”,樊村也因此美称“凤凰村”。

樊村东高西低,势如行舟,站在沙樊头村西西长涧西岸东望,村庄酷似一艘沙土巨船在西长大涧扬帆挺进。沙樊头村为船头,谐音“沙船头”;樊村为船舱,先民遂取“樊”字谐音“船”,称樊村为“船村”,并在街心建了船舱庙,寓意“同舟共济,一帆风顺”。古时有传说:船里要坐人,樊村要出“任”家;船身比水面高,樊村要出“高”家;做船要用铁钉,樊村要出“丁”家;划船需要槽板,樊村要出“曹”家。后来,樊村果然出了“任、高、丁、曹”四大家族。如今樊村108姓,百“姓”同村,同舟共济,天时地利,政通人和。

攀谈间,一声声震天的锣鼓响彻耳畔,回过头去看,一支穿着金色绣边衣服、足有二十多人的写有“义唐锣鼓”的表演队威风凛凛地进入了玄帝庙广场。刹那间,广场上锣鼓声、掌声、叫好声不绝于耳,直冲云霄。一旁的任老告诉我,今年是村里首次举办德孝文化节,为了弘扬和传承好当地优秀传统文化,把村子打造成特色文旅融合景点,樊村新一届党支部、村委会经协商,择定把每年的农历二月十五、九月十六定为玄帝庙庙会日,农历九月十六为樊村德孝文化节。这次盛会,村里面专门请来了临汾眉户剧团、绛州鼓乐表演团队以及周边村镇比较有影响的民间文艺团体,来为这次活动添彩助兴。玄帝庙修缮期间,该村在外干部职工及父老乡亲纷纷捐资,慷慨解囊,回报家乡。说到这里,任老指着我身边的任康乐说:他就是捐款者之一,这次活动他给村里面捐了一万元呢!听闻此话,站在我身边的任康乐有些不好意思,他脸一红答道:“能为家乡做事是我们在外人员的应尽之责,这不算啥,不算啥!任老他们祖孙三代都为家乡捐资献爱呢!”

樊村设立德孝文化节,不仅是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一种传承,也是孝亲敬老优良村风的一种延续。有党的富民政策作保证,有国家乡村振兴战略作指引,相信樊村未来一定会越来越繁荣,樊村人民的生活会越来越美好!

相遇的时间是短暂的,也是美好的。离开樊村回来的路上,我思绪万千、心潮难平。玄帝庙精美绝伦的古琉璃建筑艺术、古庙会川流不息的人群、樊村人干事创业的豪迈激情以及他们浑身上下迸发出来的冲天干劲始终在我脑海萦绕。

这是一次美丽的邂逅,更是一场华美的相遇。一个人一生中,会经历各种各样的遇见,但不是所有的遇见,都可以刻骨铭心,但与樊村的遇见,可谓是一场最美的遇见,它已然渗入我的骨髓,深入我的灵魂。(杨永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