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民国官场生态和贪污哲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5 20:20: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著名华文作家王鼎钧回忆录四部曲之三《关山夺路》中有一个专门的章节名为:贪污哲学智仁勇。一个官中小贪官,特地给王鼎钧讲了他的“贪污哲学”:“合情仁也,合理智也,不必合法勇也。”贪污需要勇气,“合情合理不能合法”,这是王鼎钧当年同事长官的共识。

王鼎钧详细分析了当时的官场生态,以及贪官们的三道防线:

大家有不成文的盟约,若是一个贪官倒下来,揭开来,所有的加盟者都成一网之鱼,他们必须互相保证人人可以全身而退。也正因为如此,依法的数目必须竭力扩大,他必须计算各方打点之后还能剩下多少,他必须筹划怎样使加盟者皆大欢喜,结果贪得越多越安全,这是第一道防线。

第二道防线,万一官司上身,推给部下承担,只要部下说一句“这是我干的,上司不知道”,上级顺水推舟,贪官金蝉脱壳。东方文化有“替死”的传统,首长平时注意物色人选,以备不时之需。如果有一个年轻人,朴实率真、讲忠讲义,没有才能见异思迁,有一点把柄可以掌握胁持,首长就提拔这个人,把他放在他自己不能达到的位置,由他感恩戴德,火中取栗。如果首长坐牢,他也该坐牢,他一人坐牢可以大事化小,首长还可以照顾他的家小,供应他在狱中的需要,安排他出狱后的工作。王鼎钧一度特别担心,自己被选中。

最大的恐惧是部下挺身检举。倘若“常在河边走,怎能不湿鞋”,法网恢恢,那就启用第三道防线,没什么了不起!抗战时期,国府本有《惩治贪污条例》,明文规定要没收贪官的财产,胜利后检讨战时法规,认为这一条很像是专制时代的抄家,不合时代潮流,于是彻底修正,贪官失去权位,仍可以保有财富。“我曾听见一位官太太在打牌的时候说:‘我们这一辈子和下一辈子吃不完也喝不完,什么都不怕!’她的丈夫因贪污判罪,正在狱中服刑。”

作为基层军官,王鼎钧深知国民党腐败已如绝症,作为国民党和国民政府“第一人”的蒋介石,知道吗?其实他完全知道,但他又有什么办法?他没有信心也没有能力来改变。


1944年,案值高达20多亿国币的“美券贪腐案”被披露后,蒋介石暴跳如雷,但对此案腐败之源头、时任中央银行总裁的孔祥熙,他一点辙都没有。孔是他的姻亲。他只能在日记里怒骂孔:“可耻之至”“此人之贪劣不可救药,因之未能午睡。”是的,他气得都不能午睡了,但也仅此而已。

国民党全方位的腐败,已经整个绑架了国民党,无论是高高在上的蒋介石,还是沦落尘埃的王鼎钧,都无可奈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